“和理非”在海外民運爭辯了將近三十年

作者:蔡桂华

“和理非”在海外民運爭辯了將近三十年,每次爭辯都是和理非主導了反共人士的意識,在你看來,持和理非謬論都是勇武派境界看不透的。恰恰相反,楊佳就是因為看透和理非的懦弱,看透中共肆無忌憚的暴政,感到無論對中共還是和理非派都絕望,所以才選擇不得已的是一樣死的結果,何不大義凜然?魚死網破,留給這個世界是頂天立地的悲壯英雄氣概,他比你們認可的和理非在跪著做溫水煮青蛙式的求死,不知要情商高出千萬倍!真正目光短淺而自負的就是你們這些“和理非”愚蠢而可笑。

當然,我也沒有讓人家去做勇武派,我前面說詞也沒有提過勇武派,儘管我反對安全地帶秀勇敢,儘管我也曾經實實在在有過不怕死的坐過二次牢的經歷,出生入死,反共達半個世紀之久。在大陸和中共鬥爭中,從來沒有貪生怕死過,但我覺得,你們既沒有出生入死過,也沒有勇武派的精神,但至少也不要再批評勇武派的精神,更不要像祥林嫂似的不斷喧囂已經被事實證明的就是失敗的“和理非”論調。

中共最喜歡的就是貪生怕死的“和理非”,你沒有勇氣,就不要再非議別人的不怕死精神,中國人最缺乏的就是視死如歸,敢於殺出一條血路出來的氣概和精神,試問,你以前有過不怕坐牢不怕死的經歷嗎?沒有敢於不怕坐牢,不怕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付出,就不要再大放厥詞了。

我承認,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認可的方式方法,無論是針對中共失敗的和理非,還是頂天立地的勇武派,尊重每一個人的選擇,尤其我們更應該敬重頂天立地而不怕死的犧牲精神,絕不可以非議褻瀆這些勇武而犧牲的英雄,哪怕他們在放火燒殺中共政府部門和貪官污吏時,誤傷了他們的孩子朋友,就算這些惡人的未成年兔崽子,也決沒有無辜的。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