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美国华盛顿市悼念六四死难者活动感言

作者:陈士胜

昨天黄昏,杨鹏打电话通知我去参加六四悼念活动。我立马掉转车头,奔向DC,到达了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广场,去参加六四悼念活动。

每年六四,美国首都华盛顿市的悼念活动,大体上分为四个地点:国会山、白宫、中国大使馆、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广场。

往年的悼念活动会持续许多天,接近一个星期。各种政治组织和社会团体都参与其中。美国政客也进场抢镜。美国众议院议长南茜·佩洛斯更是当仁不让,大大咧咧,年年进场助兴。

但这几年,因为疫情影响,我们不再大规模聚集在室内空间了。在室外的聚集人数也减少了。美国政客也不出席了。

昨天黄昏的悼念活动,周锋锁、王丹、吾尔开希、陈立群、陈闯创、杨建利、吕京花、Logan、李恒青等人出席了。

看得出来,在所有的革命领袖之中,吾尔开希最受欢迎。记者们一直追着他来釆访,依依不舍,难分难离,趋之若骛。

每年的悼念活动,年年岁岁,依稀相似。先是各位革命领袖轮流演说,然后点燃蜡烛,然后默哀致敬,然后向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献花。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的那一年,加了一项致敬一张空椅子的仪式。

今年,没有献花仪式,却在最后添加了一项新仪式:致敬香港人为民主所作出的贡献和牺牲。

我便穿上了香港人送给我的T恤: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我便与一众香港人高呼口号和合影留念了。

年年岁岁,依稀相似。我们一年一度聚集在一起,在海外悼念六四死难者。然而,我们必须自问:啥时候我们能够回到天安门广场上悼念六四死难者?啥时候我们可以在长安街上兴建一座六四大屠杀纪念碑和一座六四大屠杀博物馆?

年年岁岁,依稀相似。我们似乎永远无法对未来有确定的答案。因此,我们的探索依旧是迷茫的。

但今年,情况不同了,历史性的转机似乎出现了。乌克兰战争突然打响了,未来两年,美国总统拜登可能杀了俄罗斯总统普京。

未来两年,俄罗斯独裁者普京如果死了,地球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俄罗斯将重新走上民主之路。而中国独裁者习近平也将独木难支,唇亡齿寒,奄奄待毙。

我们可以考虑一下,如何处置中国独裁者习近平。杀了他?关押他?饶恕他?

但是,如果未来两年,俄罗斯总统普京死不了,我们就只能继续干瞪眼睛了。

年年岁岁,依稀相似。未来两年,俄罗斯总统普京不死,就会继续执政十年。那么,中国独裁者习近平也会继续执政十年。我们也只能继续再等待十年。在未来十年之中,盼啊盼,盼星星盼月亮盼太阳,继续盼望着,盼望着独裁者习近平早日病死。

太上老君,阿弥陀佛,耶稣再临,真主安拉。我们求神拜佛,祈求独裁者习近平早日病死。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今年的六四悼念活动,许多年轻人都站出来了。至于未来,如何回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去悼念六四死难者,年轻一代必然成功!

我们老一代,曾经燃亮自己,光照世界。我们尽力了,就行了。

2022年6月4日。
美国华盛顿市。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