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去乌克兰打仗?

作者:陈士胜

我原本要去纽约询问一下旅行社,什么时候可以办理前往乌克兰的旅游手续。谁知,一些事情拖了后腿,我至今动弹不得,留在原地了。

前些日子,我实在忍不住了,便打电话给各大旅行社,怎么办理前往乌克兰的旅游手续?他们的答复异口同声:“现在不能办理前往乌克兰的旅游活动。至于乌克兰的领空是否开放,你应该打电话去航空公司询问,我们不知道。”

这一下子,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了。我干嘛要打电话去航空公司询问呢?我直接在互联网上订购一张前往乌克兰的机票,就行了。如果能够订到机票,就证明乌克兰通航了。

于是,这一个星期来,我不断地抽烟喝酒。烟抽得很凶。酒喝得很猛。我的心中浮现起了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我要不要尝试搬到欧洲去定居?

2015年我逃离中国,到达法国以后,就一直视法国为祖国。现在,我要搬回到欧洲定居,其实也是回到祖国去,叶落归根。这很正常。年纪大了,难免思乡嘛。

那么,搬回到欧洲定居,加入欧盟的国藉,需要什么条件呢?需要一本中国护照。

任何中国人都拥有中国护照,那么,任何中国人都可以搬到欧洲定居吗?是的。

当年我在中国,申请一本中国护照花掉了60元人民币。也即,任何一个拥有60元人民币的中国人,都可以搬到欧洲定居。

但我的情况稍有不同。我现在已经拥有了中国国藉,我正在申请美国国藉,将来我还想拥有欧洲国藉。这样一来,我就必须再申请一张回美证。待到乌克兰战争以后,就能回到美国来。

我到网上查询了一下。原来,回美证有两种形式。绿卡持有人,应该申请Re-entry Permit,其有效期两年。难民,应该申请Advance Parole,其有效期一年。

我申请的是Advance Parole,费用575美元,需要递交的材料有这样一些:1. I-131表格和递件费;2. 两张护照照片;3. 护照首页及盖章页;4. 工卡的正反面;5. 驾照的正反面;6. 阐述请假理由的申请信;7. 支持请假理由的证据电话号码。

从递交材料到收到回美纸,至少要等待两个月。

所有的美国律师一听说我要离开美国去乌克兰打仗,立即吓得汗毛倒竖,叫苦连天:“即使拥有回美纸,也不能保证你可以再次进入美国国境。美国海关可以拒绝你入境,叫你飞回中国。”——我在想,这样也行呀。回到中国,就肯定会入狱了。那时候,我就变成王炳章二世了。

监狱,是通向总统宝座的唯一捷径。再过几年,中国实行政治改革了。我这个二世祖,作为一个伟大的政治犯,就会从监狱里被释放出来了。那时,我就牛逼哄哄了。那时,我就竞选中国总统。

做一个中国的开国总统,不是挺好的吗?14亿中国人民正在等待着我回国做总统呢,我不是很想做总统的吗?

那时,我就到清华大学找一个18岁的姑娘做老婆,让她成为中国第一夫人,拉着她到天安门城楼上阅兵。待到我90岁的时候,再生一个小宝宝,不是挺好的吗?

难道,大家都不喜欢做传宗接代的事情吗?

好吧,美国海关会不会拒绝我入境,与我无关。它欢迎我回到美国,我就回到美国做一个老百姓。它不欢迎我回到美国,我就回到中国去做开国总统。这两个结果都可以接受。

那么,我们继续往下探索。这一次前往乌克兰参军打仗,如何让乌克兰军队接收我呢?我已经年近60岁了,年龄不合格,体检也肯定不过关。我的心跳、血压、脉搏,都不处于正常状态。乌克兰军队接收一个病人入伍,实在是给自己找麻烦。我会累己累人,连累同袍。

战场上,枪炮无眼。也就是说,我不但会害得自己白白丢了性命,也会害得许多战友白白丢了性命。

我原本的设计路线是,不去战场扛枪打仗。我有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护工执照。我到军队里应聘做一个医务兵,在战场医院里护理伤兵,就行了。那也可以获得乌克兰军藉。

现在,我设计了另一条行动路线。我把我在美国出版的书藉带到乌克兰,然后向国防部和文化部申请做战地记者。2009年我曾经在北京做过记者,我对这种工作,驾轻就熟。

我开宗明义,请求帮助。我想留在乌克兰做战地作家,写几本轰动世界的战争小说。

如果乌克兰政府录用了我,我就扛着摄影机走上战场了。然后,四年卫国战争结束了,我又应该怎么回到美国呢?

四年后,我的任何旅游证件都全部过期了,全部作废了,那时,我是绝对无法进入美国国境的了。甚至,我想从墨西哥偷渡进入美国国境,也不可能了。因为,飞去墨西哥,需要中国护照。我的中国护照也是过期了,无效了。我买不到机票飞往墨西哥了。

好在,到那时,乌克兰公安部又会给我派发一本特殊的军事护照。我可以带着乌克兰护照到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办理签证。一般情况下,美国大使馆会给予我办理签证,让我回到美国来。

当然了,最十拿九稳的办法是,未来三个月内,我先把婚结了。待到战争结束,我的理由就非常充分了。仗打完了,我的物业在美国,我的妻子在美国,我要回家,回到美国去。美国大使馆一看到我拿出合法的美国婚姻文件,立即会以家庭团聚的理由,批准我回到美国的。

先把婚结了,就可以100%在战后回到美国来。

那么,未来三个月,我就先在美国结婚,然后再去乌克兰泡妞,对吗?是的!

其实,待到乌克兰战争结束了,我再回到美国,意义已经不大了。那时,我作为乌克兰的卫国英雄,已经获得卫国战争的勋章了。我的乌克兰语的战争小说已经出版了。我的乌克兰语的战争电影也正在上映。我已经走上飞黄腾达的道路了。我正在乌克兰享爱着我辉煌的余生。回不回美国,不重要了。

那时,就算我回到美国,也只是作短暂的停留,不会长期定居了。我回美国只是为了促销我的英语版本的战争小说,也是为了促使好莱坞梦工场拍摄我的战争电影。事情办完以后,我还是会回到欧洲定居的。我会在瑞士买一栋山间别墅,每天每夜,看早晨的浓雾弥漫,看午间的浮云舒卷,看黄昏的残阳如血,看深夜的月明星稀,笑傲江湖,枕石漱流。

我从童年开始就浸淫在欧洲的文学意境里,长大成人。如今,回到欧洲去定居,真的很美好啊!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我全部的人生都失败了。将来,乌克兰政局突变,走向暴政和独裁,容不下我了,我又回不了美国了,怎么办?那时,还有新的选项的。我叫秦晋或盛雪,用民阵或者笔会的名誉,给我发一份邀请函,让我去澳大利亚或者加拿大参加会议。然后,我拿着邀请函,到基辅的澳大利亚大使馆或者加拿大大使馆办理签证。那时,我又可以搬到澳大利亚或者加拿大定居了。

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福利,比美国更好。

不过,走到那一步的机会,很微。微乎其微,不足为念。

好吧,从这个星期开始,我就要补齐材料,办理回美纸了。

以下是我穿着一件乌克兰时装在我家拍摄的一张照片。葵花,是乌克兰的国花。我穿着它,是不是很帅气呢?会不会迷死人呢?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