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很安全!

作者:陈士胜

这几天,我家迎来了一个贵宾:高姊妹。

高姊妹是一个偷渡客。她不懂英语,大字不识,只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乡巴婆。然而,上个月,她刚刚完成了偷渡之旅,进入了美国。现在,她就生活在纽约。这几天她要到华盛顿市办事,就随着一个朋友一起入住到我家了。

高姊妹是一个伟大的基督徒。她勤读圣经,便自有硕果,深谙偷渡秘诀。圣母玛利亚生下耶稣的翌日,就展开偷渡生涯,从以色列的伯利恒偷渡到埃及的开罗。为了实践这一神圣的信德和贞洁的妇德,高姊妹必须从中国偷渡到美国!

我一直很崇敬那些偷渡客。为了追求自由和幸福,他们有勇气逃离中国,投奔怒海。这种冒险,九死一生,艰难险阻,实在令人佩服!于是,在某一天晚饭时,我就向高姊妹请教了她的偷渡秘诀。

她把她的偷渡路线告诉我了。大体的经历是这样的。他们一家三口人,两夫妇和一个孩子,先是到了新加坡。

他们在新加坡逗留了一个月,试图在新加坡获得美国签证,但失败了。于是,他们义无反顾,便飞到了厄瓜多尔。

他们在厄瓜多尔逗留了一个月,探索着偷渡的路径。然后,他们便决定毅然北上,乘搭各种长途汽车,历经哥伦比亚、巴拿马、哥斯达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再历时一个月,就进入了墨西哥。

他们在墨西哥逗留了四个月,就进入了美国。

整个历程,三个人,花掉了七个月,花掉了30万元人民币。终于,偷渡成功!

我听了她的偷渡经历,便问了几个问题。一,你们没有先在中国进行半年的预备期吗?说走就走的吗?高姊妹回答:“我们没有为这件事作任何筹备,说走就走了。”

我便问她。二,你们在路途上花掉了七个月,是不是时间太长了?高姊妹回答:“我们被别的事情耽误了。所以多花了时间了。”

我问:“如果想快一点偷渡成功,可以把时间缩短吗?”她答:“如果要快一点,两个月就可以完成了。”

我明白了,她说的两个月时间,仍然是先飞新加坡,再飞往厄瓜多尔,然后,哥伦比亚、巴拿马、哥斯达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墨西哥,最后进入美国。但是,我觉得,历时两个月,仍然是速度慢了。

我,作为一个旅行家,非常明白,路途上所花的时间越久,费用也就越多。其实,最便宜的旅游方法是,从深圳起飞,转机飞入墨西哥城,花了两天时间。然后,从墨西哥城坐长途汽车北上,进入美国,也无非两天吧。也即,五天时间就可以完成偷渡,脱胎换骨,把自己从中国人变成美国人了!

那么,一个中国人,变成一个美国人,其代价是什么?一万元人民币的旅游费用,一个星期的旅游时间,就完全可以办妥了!

我又问她。三,你们不需要交钱给蛇头吗?她答:“没有任何蛇头可以负责始终的。”事实上,她告诉我,这七个月的旅游,每一程都在不同的国家,每一程都可以在当地找到向导。他们都是当地的华人,会热心地带路。没有任何蛇头可以陪伴她走这么漫长的路。

也即,这一场偷渡行动,自始至终,都不需要交钱给蛇头。

我又问她。四,中国、新加坡、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巴拿马、哥斯达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墨西哥、美国,历经12个国家。那么,这12个国家,国与国之间没有边防检查站的吗?你们如何可以随便穿越国境?她答:“国与国之间虽然有边防警察,但很松散。”

也就是说,世界各国的边防警察只是做一个形式,只是一些摆设品。只要中国人有中国护照,就完全可以自由地穿行在拉丁美洲了。

我又问她。五,你们为什么在墨西哥逗留了四个月?她答:“我在墨西哥等待着我妹妹一家人的到达,等候了两个月。他们要从中国大陆赶过来,与我们一起进入美国。然后,我们离开墨西哥城向北进发时,在途中被警察抓捕了四次。每次他们都把我们关进监狱里,关押了许多天,这才释放。”

也就是说,他们一家人都是乡巴佬,墨西哥警察一眼就识破他们是偷渡客,就抓捕了他们。如果换作是我呢?我,斯文淡定,温文尔雅,玉树临风,胸有诗书气自华。我要墨西哥偷渡。我便背着一个大背囊,拿着一本书,一边看书,一边看风景,一边写日记,一边摄影。我这样一装逼,就不像是偷渡客了,像旅行家了。那么,我就可以随便偷渡啦。

没办法啦。我,人长得英俊,当然可以天下无敌,任意偷渡啦。

我又问她。六,墨西哥警察既然把你们抓捕入狱了,为什么不把你们遣返中国?她听了,便支支吾吾,答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看来,她根本就没有在中国的乡村做过村干部。她不知道,遣返偷渡客是需要支出行政经费的。

她答不出来,我却答得出来。墨西哥政府没有足够的经费,所以不遣返偷渡客。因为,不是10万个中国偷渡客滞留在墨西哥的问题,是100万个世界各国的偷渡客都滞留在墨西哥。那么,墨西哥政府即将要动用多少钱,动用多少交通工具,才能遣返100万人呢?

另外,偷渡客的存在,也繁荣了当地的经济。这100万个游客逗留在墨西哥,衣食住行,吃喝拉撒,都要花钱的。每天有100万个游客上门来送钱,太爽了!谁不欢迎偷渡客呢?

那么,一个中国人,花一万元人民币的旅游费用,花一个星期的旅游时间,就完全可以偷渡进入美国,把自己变成美国人了,你们干不干呢?——现在,必须要评估这一偷渡历程的死亡率。如果死亡率太高,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仍然是畏途,干不得的,风险太大。

偷渡美国的死亡率到底有多高呢?从高姊妹那平静的笑容来看,可以估算出来,其死亡率应该是万分之一和十万分之一之间。也即,他们在中美洲的热带雨林里,偶尔会遇上山泥倾泻,便陷入泥石流里,容易死亡。

也即,偷渡很安全!偷渡没有风险!

南海每年都会有台风。广东沿岸超过一亿人口。每年,台风都会造成几个人的死亡。死亡率是几千万分之一。

叙利亚内战爆发,几百万人偷渡出境。陆路很艰辛,欧洲各国都封锁了陆路,不让难民入境。海路很危险,地中海的风浪令到接近一万人葬身鱼腹。情况就是这样,几百万人偷渡,死亡一万多人。死亡率是几百分之一。

中国文革期间,大逃港浪潮爆发。中国边防部队在深圳边界开枪杀人。即使没有被射杀,被捕的偷渡客也会终生遭受游街、批斗、关押,逼其自杀。其死亡率是几十分之一。

半个世纪前,越南排华,华侨投奔怒海,死亡了100多万人。其死亡率几分之一。

那么,偷渡美国,几万人之中死一个,也只能说,很安全的。

我原本想好好地崇敬一下高姊妹,觉得她九死一生地偷渡到美国,其崇高品格,令人钦敬。谁知,她的旅游历程却是如此的容易。她根本就没有跟死神一起共舞过。这,就令到我索然无味了。

我再也无法崇敬现在的这些偷渡客了。我觉得,他们不是视死如归的伟大英雄。他们只是一群旅行家。

偷渡很安全!(图为我家门前的街道风景。深秋了,北美的枫叶全都变黄,变红了。大家喜欢北美那蔚蓝的天空吗?喜欢的话,偷渡过来吧。我会设宴款待你们。)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