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人与立宪,哪个更重要?

作者:冬绿

立人与立宪都重要,但同宗同族同文化的南北朝鲜东西德国告诉我们:立宪更重要,制度更重要。它定义了社会生存发展的大环境。

三八线两侧的南韩北韩都是韩国人。因着制度的不同,国民呈现的是截然不同的精神风貌和富足差距,以及在国际舞台上的天壤之别的受尊敬程度。甚至连人们的个头都呈现出不同的高度。一边是让人们碗里有肉吃得饱穿得暖,另一边则是吃得好吃得营养均衡穿着个性时尚。一边是主体思想永放光芒,连发型都规定得清清楚楚,另一边是众声喧哗一人一票选出符合大众利益诉求的人做总统。

东西德国统一于西德主体之下。

如果没有台湾,或许我们也会如鲁迅先生一般,对于国民性中幽深的黑暗与丑陋痛心疾首并且无法证伪其与民主宪政的关系。

一群同宗同族同文字的大陆人,赢了抗战输了内战,亡命台湾。一年又一年的民主操练中,台大毕业生把坐牢美丽岛成为大学毕业的正式实习,不屈不挠的抗争终于宁静转型,从而有了选举的总统,自由的学术,信息的流畅,全民的医保,阳光的法案。台湾保留着温良恭俭让的诸多传统和正体字,没有血腥土改,没有阳谋反右,没有吃人的大饥荒,没有颠覆师道尊严千年传统的学生打老师的革命,没有达姆弹坦克车对准学生市民,没有对李文亮医生的夜半训诫,没有终身制的总统。虽然时常看到立委们难看的打架,但在难看中学习,逐渐变得体面。

台湾的道路告诉我们:所谓中国人民族素质差不适合民主选举是个真实的伪命题。

仅就大陆改革开放前后的巨大差异,同样的人、不同的政策,导致的结果也完全不同。人们频频回望八十年代,不是因为它多好,而是因为改革开放带来了生机与希望。可惜没有宪法最大,没有手中选票,不能化作选票的民心,被坦克车碾碎,不能化作选票的民意,用达姆弹射穿。

迈阿密的故事则是另一番风景。1980年卡斯特罗派人一次性把15万古巴囚犯、精神病患者和妓女送到那里,等着看美国的笑话。30年后,迈阿密从一个默默无闻小镇发展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超级大都市,有“中南美贸易金融之都”的称号。同样的一群人,在古巴是狱卒,在美国却是建设者。

想起那位曾为此话被判刑29年坐了近20年牢的电工,79年西单民主墙时期说过的话:没有政治制度的现代化,一切其他现代化的成果会随时失去。先知般的预言,四十多年过去,仍然为真。新冠横扫世界,人们看得更为清晰。

以前以为中国没有延续几百年的企业是因为国民性太差,缺乏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李嘉诚的决然离去,张忠谋的世界级前十大企业的地位,都让我们看见。

当然,如果没有公民教育没有公民素养,没有立人,即使立宪了,也会有再次失去的危险。

俄国人曾一夜之间拥有了选举权,却没有台湾韩国那样一波又一波的公民操练,没有公民观念水位的同步增长,没有立人,而是一再选择普京,以为他是恢复大鹅帝国荣光的不二人选,直到他们不再需要选举。

上层建筑的改造是艰难的,但一定是思想进步行动实际的精英推动和带领,才会有希望。这些精英,应该不都是和高学历有必然联系的,而是和思想进步与眼界开阔密切相关。如波兰的瓦文萨们。

党主,就是无主,就是逆淘汰,就是潜规则,就是不必对除了上级的任何人负责,就是官员不必公布财产,就是权力寻租,就是任意删帖封号,就是宪法虚设,就是终身制,就是权力大如上帝只接受赞美不接受质疑,就是只对成就独揽不与灾难有关。

鲁迅去世的是时候,胡适避走的是地方。不然,连沉默权都没有的地方,五七年难逃噩梦;文革难逃浩劫;六四难逃流亡;二零难逃新冠;……岁月悠悠,总有一款或N款难逃的劫数在阴暗的角落幽然等候。

什么时候宪法大于权力了,什么时候就有真实而持久的光明前途;什么时候公民观念水位提高了,公民身边站着的是公民们,而不是华老栓而不是精致利己,立宪之国才会得到确实的巩固,才会朝着公民的真福祉、社会的真进步的方向发展。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