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一呼,希望应者如云,但有一重要观点,与你商榷

作者:方明全

否定革命的正当性就是否定共匪政权的合法性,这不是小事,所以我坚持向海外思想者们传递如下观点,并望各位在自己的频道上宣传,把革命彻底埋葬,中共就没有“光荣革命历史”而是“血腥杀人历史”,其合法性荡然无存,它能起到分化瓦解共匪的作用。

共匪以革命的名义杀人,罪大恶极!

在汉语中,革命就是杀人。古代以王者受命于天,故称王者易姓,改朝换代为“革命”比喻指改朝换代,例如:商汤推翻夏朝的行为称为“汤武革命”。《周易·革卦·彖传》:“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古代中国人相信上天授权统治者管理天下,乃为“天命”。当统治者失德,不敬天,不法祖,不勤政,不爱民,弄得天怒人怨,天命就要更改,这就叫“革命”,即“革除天命”。革,变革;命,天命。革命這個概念在過去一百多年里被國民黨共產黨及華文社會廣泛作為褒義概念宣揚,有沒有人重新審視它對人類社會所造成的傷害?

「革命」就是杀人,就是反人类,应当彻底抛弃。

100多年来中国将一个罪恶的行动宣扬为正义的行为,造成了数千万人的生命丧失。这个行动就是“革命”,而“革命”(中文)就是杀人,当代中国人已经习惯了这种是非颠倒的概念,并把它用于其它范畴,如:科技革命,和平革命等。如果我们现在不停止使用“革命”(杀人)我们将被后代评为“愚蠢”和“野蛮”。

“革命”一词,从可以查到的文字看,最早见于《易经》上的“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这里的“革命”,应指商代和西周的奠基人汤和周武王推翻旧朝代的举动。即使这里所谓的“革命”也是指“革天命”(政权)而非革人命。

而我们现代所说的“革命”,是一个多义词,它至少有下面几种含义:

一、指社会生活某一领域中所发生的重大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变革。

二、指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历史变革,这是它的本义。

三、指打碎旧的国家机器,组织和建设新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这是无产阶级所特有的内容,是“革命”这一概念的深化和延伸。

四、指实现革命任务的方法。

现代意义的“革命”一词,最早是由孙中山倡议采用的。1895年9月孙中山创立的革命团体兴中会,在广州运送军械,不慎走漏风声。10月,孙中山、陈少白、郑弼臣3人被迫经香港东渡日本。11月初,船抵日本神户,他们上岸买了一份日文报纸,上面赫然刊登了一则新闻《支那革命党首领孙逸仙抵日》。孙中山看后觉得“革命党”这个称呼很好,对他的同志说,我们党以后就称“革命党”吧,从此以后,中国的革命志士便把自己的行动称作“革命”。可见革命一词是100多年前由日本人从英语reverlution翻译的,英文reverlution是转变,并没有杀人的意思。

在这以前,除汤武革命之外,历代的农民起义或新旧王朝的更迭,都没有以革命相称的。近代的大平天国到兴中会,都把自己的行动称之为“造反”、“起义”或“光复”等等,而从来不用“革命”二字。自孙中山采用革命二字后,国民党即国民革命党,国军即国民革命军。

共产党步国民党后尘,以革命的名义大肆杀人,惨绝人寰,罪恶滔天。

现在,互联网上可以看到有人对“革命”一词的反感和质疑:“突然意识到‘革命’一词就是杀人,心情不好!”(原创发帖人:奥特曼怪兽于2013/6/24)

今天突然意识到在汉语中“革命”一词与“杀人”一词是同一个意思,在词典中是同一条目,心情很不好,我小时一直想做一个革命儿童,革命少年,革命青年,现在想想,其实是一直在想做杀人儿童,杀人少年,杀人青年。汉语真的太猥亵,“革命”一词明明就是“杀人”一词,给汉语搞得杀人还很有理了。

我是这样理解“革命”的涵义(2010-12-10 作者:龚道军)一、所谓“革命”,就是革除人的性命,也就是杀人;

二、所谓“干革命”,就是干杀人的勾当。

三、所谓“革命精神”,就是杀人精神。

四、所谓“老革命”,就是老资格杀人犯。

五、所谓“革命家”,就是专门革除别人性命的人(肯定不是革除自己的性命,这样做不叫革命,叫自杀)。即专门杀人以杀人为职业的人。专门杀猪的人叫屠夫,专门杀人的人就叫革命家。毕竟杀人与杀猪不同嘛,叫法就应该不同。

六、所谓“无产阶级革命家”,就是专门杀人的穷光蛋总代表或者专门杀人的流氓无产者总代表。

七、所谓“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就是专门杀人的穷光蛋总代表或者专门杀人的流氓无产者总代表是伟大的。杀人越多越伟大,非伟大不可,不伟大还不行!

八、如果革命家这个职业是合理合法的,那现在的穷人就可以合理合法拿刀拿枪上街去杀富人和贪官污吏了;如果革命家这个职业不是合理合法的,那他们通过杀人建立的政权就是——非法政权。

革命就是杀人不偿命,欠债不还钱(作者:北京101)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莫哈末认为,革命未必带来最好政府。

孙中山认为:种族革命和政权革命不难,但社会革命则大不易,只有人民从事伟大事业才能实现社会革命。革命是不得已而为,是破坏之事业。

钱穆认为:其实革命本质应是推翻制度来迁就现实,决非推翻现实来迁就制度。“若肯接受已往历史教训,这一风气是应该警愓排除的”。

蒋经国认为:所谓革命是推翻旧制度,建新制度,推翻旧不合理,创立崭新合理,所以革命负有创新之任务。“革命者的牺牲,不是毁灭,而是再生。”

毛泽东认为: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

方子(方明全Ming Wiseman)认为:革命就是杀人,是反人类的罪行。(全文完)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