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雕塑公園讓中共若芒刺在背!我對陳維明說,在自由雕塑公園留我的墓地

作者:戈壁東

題記:
「如果能給中國帶來台灣一樣的自由民主,今晚我願意第一個成為江南!我毫不吝惜我的血肉滋潤這自由土地!願她開出最燦爛的自由民主之花!」——戈壁東寫於06/28/2021

前幾天就有個朋友告訴我,洛杉磯一個叫陳雷的是中共特務,他為被FBI抓捕的紐約特務王書軍工作。今天我在推特上正式看到了這個消息。有人發的照片是這個人在自由雕塑公園聚餐的圖片,寫的是「自由雕塑公園」義工向FBI自首。「自由雕塑公園」打了引號。

我不會無端去猜疑使用這張圖片是為了吸引眼球還是有其他指向?或許只是偶然。但是我必須告訴大家的是:

顯然自由雕塑公園讓中共感覺芒刺在背,就是中共攻擊的重要目標。因為自由雕塑公園已經成為中國民眾反極權爭民主的歷史性地標!共匪不斷地攻擊,正好證明這是它們害怕的地標!這恰恰就是自由雕塑公園的價值所在!所以我們更要支持自由雕塑公園!

中共無論從紐約派遣特工「委託加工」、還是從洛杉磯派遣特工「做義工」目的都是潛入、收集情報、燒毀和破壞。這樣的事情一直在發生,只能說明雕塑家陳維明為代表的中國民運團體的反中共爭自由的抗爭,已經讓中共害怕了!這是中國民主運動一個成就!中共的瘋狂不惜代價的破壞,恰恰讓自由雕塑公園獲得了一個偉大的可以紀錄在中國自由民主歷史中的勳章!

中共派往自由雕塑公園的特務不會只有陳雷一個,在自由雕塑公園來來回回的那麼多各色人等中有多少懷有特別任務的中共匪徒?應該超過我們的想像!

從某種意義上說,公開的僑團社團這種親共組織,我們是不肖交往也可以防範的。真正的破壞者就是陳雷、王書軍這種!

前幾個月,在王書軍被抓後,我在追查去年六月14日,以熊炎競選辦公室名義打威脅電話的人,是不是就是被FBI抓捕的那個特務Frank。結果有人告訴我,那個打電話的人去了自由雕塑公園,我馬上給陳維明電話。但是陳維明說,他們這裡沒有人從紐約來。但是告訴我的那個朋友說,他還在微信發了雕塑公園的圖片。我覺得這樣詭異的事後面一定還有共匪黑影。圍繞自由雕塑公園,共匪影影綽綽,黑影幢幢!

其實,我們早就知道中共會瘋狂破壞自由雕塑公園!我們也一直在警惕地保衛自由雕塑公園!

去年我離開加州前的最後一個晚上,就是在自由雕塑公園通宵守夜!我在那裡持槍示威,並在臉書上發佈。我在那裡寫道:

「我就是來為自由和公義、為反共正義站台來的!我站在這裡,要用站直了的身軀大聲呼喝:匪徒和宵小們,來吧,看看誰會害怕!

我帶來了我的槍。我要告訴所有的邪惡勢力,我們不怕任何邪惡,為了自由民主我們不惜一戰!

來吧,看看在槍口下,我們會不會眨一下眼!擁有堅定信仰的亡命天涯者,不比你們這些唯利是圖的匪徒更有勇氣?

來吧,如果能給中國帶來台灣一樣的自由民主,今晚我願意第一個成為江南!我毫不吝惜我的血肉滋潤這自由土地!願她開出最燦爛的自由民主之花!

我剛剛從東部回來,我去訪問的一個州,州長辦公室有我們熟悉的六個字「不自由、毋寧死」!這就是我們的信條!」。這是我在守夜時寫的。

第二天我睡了兩個小時,然後從自由雕塑公園出發駕車移居東部自由州。結果當天我就在15號公路遭遇了一輛皮卡車的襲擊。開始我以為也許只是遇到了一些偶然的壞人。並不在意。只是第二天在70號公路上我遭遇了大卡車的未遂謀殺,九死一生!行車紀錄我還保留著!

我至今不敢再去看行車紀錄!我相信我活到今天只有一個理由:我信仰的神給我的庇護!我們的勇敢和信心都源於我的信仰!

不久,自由雕塑公園的習病毒雕塑就被燒毀了!後來發生的越來越多的事情,在時間線上理得越來越清楚了:共匪趁美國政治分裂,極左影響,在美國發起了邪惡的攻擊行動!而這種攻擊,今年以來無論在社交媒體和現實生活中,都在呈現上升和瘋狂態勢,打著各種旗號和偽裝的共匪的人,最近特別活躍!這與中共在國內的瘋狂是完全一致的。

中共的瘋狂會嚇倒我們嗎?恰恰相反,正好激發我們的鬥志。

我最近的身體有恢復。所以我已經決定回到加州參加今年的六四紀念活動!有朋友勸我不要去,理由一是,有可能在6小時飛行中發病,二是,加州共匪猖獗地區,我回去很危險。

我感謝朋友們的關心。他們的擔心也不無理由。但是,胸懷正義,就有神的庇護。我何懼之有?

去年我就對陳維明說過,如果我遭遇意外,我唯一的希望是在自由雕塑公園的一角留下我的墳墓。那裏插一塊碑,寫道:這個人因為熱愛自由而死!過往的朋友們為我們的自由在此點上一隻蠟燭!

就此餘心足也!

「不自由 毋寧死」這是寫在我的車牌上的也寫在我的生命裡!

正義必勝!自由民主必定戰勝獨裁極權!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