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親共政客也在改變口氣但他們始終迴避中共極權體制本質

作者:戈壁東

一早有朋友發來。《美國之音》的一個談話節目,是對一個著名的親共者,基辛格扶植的中美研究中心主任戴博(Robert Daly)訪談。題目是《習的中國變了我也在變》。

我對《美國之音》的中文節目非常失望。他們總是找不到事情本質還常常模糊焦點。但他們採訪的人還是能傳遞出一些信息。

這個節目的信息很簡單:在美國反共新動員形勢下,親共政客也在改變口吻。

在共和黨重新得到眾議院主導權以後,與中共之間的撥亂反正成了美國的主導。眾議院一天之間出台11項與清算中共有關的決議,接續了2020年蓬佩奧主導的針對中共的清算活動。美國在中共問題上的覺醒已經是不可逆的潮流。

這個時候,基辛格體系的一貫親共的戴博出來談改變,是一個很典型的順流信號。

這幾年與美國人接觸多了,越來越發現,美國是一個比中國人更喜歡順流的人群。這可能與美國的政治機構不斷更替,總是出現不同主張,而執行機構已經習慣跟隨改變有關。也可能與極左一直在推行的「政治正確」有關。所以美國的政治人物的觀點,常常會因政治潮流改變的。

親共者戴博也說因為習近平改變了,他也改變。這話聽起來有點淺薄,但從親共到不很親共改變總是好的。

但是戴博與美國所有親共政客一樣,儘管他們都號稱熱愛研究中國的歷史文化,但是他們卻從來不去正視中共一百年來的歷史。他們把每個歷史事件割裂開來,認為是一些領導人的問題,比如習近平的問題,而不是中共這個極權體制的必然邪惡。他們喜歡美化中國發生的事,在糞坑裡尋找寶物,把它們都歸於中共的功績。所以,他們歌功頌德的時候遠遠多於對中共的負評。即使在這個節目裡,戴博提到的中國夢,也只是有些不利別人。

我很理解這些親共政客。中共這幾十年裡對美國的滲透幾乎遍及每一個領域,它們怎麼會放過這些長期與中國接觸懂中文的中國問題專家。從人性出發,幾乎沒有人能夠抵抗住這種無所不用其極的滲透。就這一點而言,戴博他們沒有淪為中共代理人,已經很不容易了。但擁有大批中國「朋友」的這些中國專家不受影響是不可能的。

這其實也是美國現在存在的真正最嚴重的問題,連中國問題專家都不能傳達正確的中共本質信息,美國怎麼可能不被基辛格這種與中共本質一致的極左忽悠,以致於費盡力氣為自由世界培植了一個最強大敵人。

今天美國的部分清醒,並不是研究中國的美國專家告訴人們的,而是中共瘋狂的傷害刺痛了美國。直到這個時候,這些美國中國問題專家,還是沒有告訴美國人:這是中共這個極權邪惡政權的本質決定的。他們沒有告訴美國人:中共就是一個反人類政黨。他們只是說這是習近平的問題。好像習近平死了,中國就變好了。這就是戴博這些美國親共政客包括《美國之音》這些媒體的現狀。

好在美國不是由這些親共的專家組成的,美國還有對中共擁有清醒認識的政治力量。這次眾議院聽證會上,參議員盧比奧、對中共特委會主任加拉格爾都明確講了,美中問題是制度對抗的生死對決關係。這一點戴博、林培瑞這些人是不會告訴美國人的。不過還是有會說中文的政治人物會說出實情本質的。前白宮顧問博明就明確告訴聽證會,資本主義沒有改變中共,相反中共在改變美國!

現在這個世界所有的親共者,談得最多的是中國民眾比歷史上任何時期生活富裕,以及中國的經濟發展。他們把這件事算做中共的功勞。

我不知道他們是不知道還是故意隱瞞一個事實:讓中國經濟發展和民眾富裕的不是中共,恰恰是美國和西方。沒有大量的西方資本和技術進入中國,中國現在還在於非洲最貧困的國家同一個層次。我小時候即時出生在中國最大都市,都經歷過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日子。而作為自耕農的我的外公外婆這一代的年輕時期,卻沒有經歷過我的貧困少年時代。很顯然這是中共的政治運動和搶奪農民眾資源帶來的貧困。

中國走向富裕的過程,中共並沒有任何貢獻,只是在蘇聯共產主義解體以後,出於避免滅亡的恐懼以及快速牟利的以應對可能的逃亡的需要,做了一件事:剪斷了它們綁在中國人身上的謀生權這根枷鎖,放開了西方資本進入。

中國人急於擺脫極端貧困的渴望,加西方資本的催化才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根本。這個過程中中共不僅沒有任何幫助,相反邪惡的政治制度始終妨礙著經濟正常發展,讓中國變成了一個以極端利益為核心的恐怖經濟叢林!中國經濟在一個權力失去一切約束,人治決定社會走向的邪惡政體下,變成了一個邪惡巨人。這就是整個人類的威脅。

博明說資本主義沒有改變中共,只說對了一半,另一半是:資本主義培育了一個以廉價勞動力和巨大購買市場為動力特徵的龐大經濟體。但是因為沒有改變一個邪惡的統治階層,所以製造了一個足以威脅人類社會生存的妖魔。這一點,戴博這種自稱「支中」者以及偏左和親共的《美國之音》也是不會告訴美國人和這個世界的。

中共對美國的威脅是毫不隱諱的,大到大選和立法干預,政客和執法機構收買,小到燒毀一個雕塑和攻擊逃亡異議人士。木馬遍地,沒有一個領域不受它們的攻擊。

最近德州SB147立法過程中,中共更是直接干預,手段惡劣。它們發動木馬,上百人包圍支持立法的一個牧師家達幾個月,還在社交媒體公開煽動用狼牙棒直接攻擊支持法案人士。這個煽動者顯然是中共間諜。它們把美國當作了它們控制的無法無天的中國。

美國的頭腦、政治心臟、到肌體都佈滿了中共蟎蟲和細菌。但願現在清醒和清除還來得及。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