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年聚會,我把朋友們講哭了

作者:戈壁東

清晨,我從窗口望出去,不多不少的雪地、若隱若選的鄰家居屋、最美的是無葉的參天大樹與晨曦未起青朗一片的天空構成的那幅畫。這是最日常的美國早晨。

今天在Lily Tang Williams家有個Party。主題是提前過春節。

我在考慮帶個什麼菜去,前幾天Lily說,有人不喜歡醬油,所以我說蒸一條魚去吧。結果翻冰箱發現有雞。就做了一個糟滷雞。

雞很入味,只是食材少了點。所以我今天順路買了整隻雞,下次就可以上一個完整的菜。今天我還買了蘋果派和節日蛋糕順路去看望Jed家的孩子們。現在距離他們一個多小時路程,就不常見到這些可愛的洋娃娃了。還常常想念他們。有時候覺得孩子們的純潔無邪,是我們心靈的最好清潔劑。

今年是兔年,所以就用雞蛋做了幾個小白兔。家裡留一個,兩個配菜。圖吉利是中國人文化的一部分,不管怎麼樣,中共的那個藍色地獄妖怪兔總是讓人感覺晦氣的。我們心目中的兔子是清清白白的純潔無邪的小白兔。就像那些孩子們。

Lily是有號召力的。我以為我開一個多小時過去已經很遠了,但最遠的客人來自麻省的萊克辛頓,就是打響美國獨立戰爭第一槍地方,路程差不多三小時。那是一對牧師夫婦Rick Stoppe。他們到來,對我而言是上帝的禮物,因為終於有人與我說上海話了。漂亮的太太是上海人。她對我說了一句我們現在經常說的話:我們以為到了美國⋯,而今天的美國⋯

她說,來美國這麼多年了,現在越看越害怕,那些妖形怪狀變態人都進入了美國國家領導層,這一點連最邪惡的中共都還不敢公開做呢。

我說會改變的,上帝不會讓美國被魔鬼控制。

聊天中有個來自台灣的朋友,與我談中國。她說那些建築真是漂亮啊。我們台灣都沒有。她的話讓我心驚。這也是我後來說了到美國以後從來沒有說過的那些話起因。人們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瞭解實在太少了,而西方那些可恥的主流媒體,做得都是選擇性報導。

餐後,大家交流,我實際有點疲累了,累的時候,人就像喝醉酒那樣不能自控,所以我推辭不想說了。自從去年大病一場以後,我已經告別了精力充沛的時代。但是,大家還是要我說一說。我就說了我所經歷的真實中國。

我只是挑了一些最典型的最容易表達的事情,而我實際經歷的遠遠超過那些事。結果就我說的這些事,把在場的好幾個朋友說哭了。

一個剛剛從波蘭移居到美國的醫生與萊克辛頓的牧師忍不住跑過來抱住了我。他們流著淚說,你要把這一切寫成書,讓人們知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他們說他們從來不知道在中國還會有這樣的事情。而我以為中共的罪惡已經眾所週知。我告訴他們,更殘暴的事情在中國還有無數,他們每天在發生。我以為大家都知道。而實際上,只有在關心的人們才知道!

這意味著我們所有在努力傳播中國真相的媒體做得遠遠不夠!我受到了語言和讀者範圍的侷限!

那位從波蘭移居來的女醫生,告訴我,她最近看到一個紀念碑,因為有這個紀念碑,她才知道曾經發生過的這段歷史。所以她鼓勵我一定要把經歷的東西寫成書。我說,我會記得,也會把她今天告訴我的話寫進去。人們關注歷史的時候也該關注鼓勵留下歷史的人。

這是一個喜慶的節日聚會,但是我把大家說哭了。我不停地道歉。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認真講這些事。連Lily都不知道我到底經歷了什麼。我也不想去說這些,因為不想揭開那份非人生活的無與倫比的痛苦。但是我覺得這次我一定要說,因為那位來自台灣的朋友說她看到的是精美的建築。我不希望人們繼續被矇騙。

我已經開始意識到自己老了。在聚會的朋友裡我的年齡已經排上了前幾位。我離開加州定居到一個偏遠山區,除了逃避中共騷擾謀害,也為了避開很多無效社交。我越來越不喜歡在人群中。大家可能也已經發現,我甚至很少寫正式一點的文章了。連美國政治評論也放棄了,儘管我對現狀非常憤怒和憂慮。我的心理已經承受不住任何可能帶來壓力大的事情了。但是這次聚會我是有收穫的,不只是有朋友們的友愛和鼓勵,關鍵是我嘗試了告訴了在美國生活的人們一些話。我告訴大家,有人問我為什麼那麼仇恨中共,我的回答是,我的個人仇恨早就放下了,只是中共這樣反人類的政權根本不應該存在。更不能讓美國也變成今日中國。一旦美國變成中國,那麼在座的所有人以及你們的後代,都可能經歷我這樣的非人生活和極度苦難!

我覺得這句話在今日美國非常重要,我們要經常說。

這是一個有意義的節日聚會。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