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誰有權剝奪他人的自由意志和合法權益?

作者:戈壁東

有人說,法輪功發生的事情,你少參與。你又不是法輪功,關你什麼事?

我說,我與虞超沒有見過,也幾乎沒有私下交流。我很敬重蕭茗,但也只是線上的朋友。我關注法輪功最近出現的一次次異常,並不出於私情。我可以完全置之度外,但因此我會看不起自己!

我關注和支持法輪功,只是因為它是一個反共群體。也是因為我有很多朋友是法輪功學員。對我而言,法輪功是一個有我很多好友的信仰群體。我一直相信它是一個倡導善良的正義群體。我能不關注嗎?

但是最近以來,一個又一個怪異事件出現,它突然變得面目全非完全認不出來了。這如何讓我不驚呼?

我在一件又一件事情裡看不到真善忍的存在,甚至看不到自由民主價值體系的影子,卻處處看到中共極權主義的痕跡!

虞超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嗎?他是中共特務嗎?他是極權主義和邪惡勢力的擁護者嗎?很顯然他不是!他最多就是個群體內部的異議份子。而這一點恰恰反映他擁有中國人最缺乏的難能可貴的獨立精神和自由意志!

在美國,憲法保護他的言論自由權。他有權批評美國總統,甚至連批評錯誤都是被美國憲法保護的公民權!因為他是法輪功學員,你們就有權剝奪他的自由意志?有權剝奪他的言論自由權?你們有權以群體名義組織一次各種形式的群毆?

你可以反對他的所有觀點,辯論是你們的權利,但使用群體打擊和剝奪個人言論自由權不是你們的權利。除非你們認為自己高於美國憲法!

打擊異議份子為什麼是一件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

因為我們其實都是異議份子!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也都是異議份子。我們都因為不接受中共剝奪我們的自由權而遭受迫害,所以逃亡世界各地。

我們都知道,我們每天都在揭露中共的邪惡,而中共也在時時刻刻用各種殘酷的手段殘暴迫害所有的異議份子。就是要把它的極權意志強加給所有法輪功成員,以及我們這些政治異見份子。我們遭遇這個世界最大的人權迫害,就是因為一個邪惡的政權,要剝奪我們的自由意志!

而現在用各種手段試圖讓虞超閉嘴屈服。甚至連不願意與他隔離的人,都受到各種打擊!這是在做什麼?就是在剝奪人們的自由意志和言論自由!這不僅踐踏了美國憲法,與中共又有什麼區別?!

如果你們現在的行為合理合法的話,我們這些在美國天天罵拜登的人,早就被關進牢裡了。法輪功系統的媒體,政治觀點也很清晰,是不是也應該被打擊?自由和極權的界線那麼清晰。但是,我卻一次次看到極權行動。

在中國,極權政權要剝奪我們的自由意志,要我們做服從聽話的奴隸。難道我們在美國還要在各種強迫下放棄自己的尊嚴和權利嗎?那些因為利益委曲求全的人,我從內心鄙視。而堅持自己獨立意志和尊嚴的蕭茗讓我肅然起敬!

你說我討厭虞超,他傷害了我的尊嚴和情感。在你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的時候,你作為個人,你可以與他爭辯,也有權拉黑他。但是當你以一個修煉群體的名義,號召他人孤立他,就是持強凌弱,就是威權行動。如果還因此遷怒和攻擊不與你同步的修煉人,甚至利用相關的利益和權力逼迫對方屈服,那就是邪惡了!

逃離中共,是因為要逃離威權獲得自由: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逃亡者到了自由世界,難道還要接受你的威權而放棄他的自由意志和權利?這不是豈有此理?!

作為一個自由民主的推崇者,一個極權中共的受害者,我對所有用各種手段試圖剝奪他人意志和權利的事情特別敏感!也特別不能容忍!

有人告訴我,我們是宗教,宗教規則與你們常人不一樣。你是在說,宗教信仰可以高於美國憲法?可以高於正義和良善?我就不說是真善忍了,因為有人對我做過完全脫離字詞意義的解釋了。

因為你是宗教,你就有權使用一切手段剝奪信仰者的自由意志和合法權利了?

中共是黨領導一切,其實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極度邪惡!你也要學這個?

我現在想。如果可以對信仰者隨意打擊,那麼我們這些常人就更不在話下了!這就是最恐怖的!

一個一直在倡導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變成了不容忍任何異議,無情打擊和連累無辜者的群體,這是要走向哪裡?

一個我心目中很高大的群體,突然在我面前坍塌,這是令人萬分痛心的。親痛仇快。中共應該很得意。

那些連最基本的自由和民主意識、最基本的人權意識、最基本的人際尊重都不懂的人,你們真的在修煉嗎?修煉了幾十年還在中共極權價值體系裡,不羞恥嗎?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