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了挺川現場

作者:戈壁東

昨天我去參加了川普在NH首府的競選活動現場。

因為身體原因,中選以後的一年多,我幾乎不參加任何政治活動。內心其實對那些骯髒的幕後操縱厭煩透了。

但是每次川普來NH,他們都通知我。中選前那次,我還約了康州和麻州的一些朋友。結果出門前血壓飆升,知道去不了了。就此放棄。

上一次川普到這個州最大城市,他們也通知我了,而且知道我的身體不好還留了座位。但是我還是沒有去成。一個朋友告訴我她夫婦下午兩點就去排隊了,但是最後還是沒有進去。

這一次川普在這個州有五場競選活動。我告訴我的朋友,這次哪怕是倒在現場送911我也去。我知道今年什麼事都會發生,在這樣的歷史時刻,我不能什麼事都不做。哪怕只是站在那裡表達我的立場,那也無愧於心了。

氣溫攝氏零下十一度。點水成冰的日子。路邊的雪早就凍成了冰。我知道參加這種活動意味我必須在冰天雪地站幾個小時。這對我的身體是一種冒險。

我在白天狠狠睡了一覺,穿上了最暖和的衣服。甚至包括穿上紙尿褲。

有朋友們接送,一路我還閉目養神。願通知是四點開門,七點開始。我跟朋友們說:4點多去,如果進不去也是心意到了。結果開門時間改為6:45。意味我需要在門口的冰天雪地站兩個多小時。我知道不行,所以就與朋友們輪流回車裏休息。我發現附近有一個Urgent Care (緊急護理),我就進去找個地方坐下來,如果身體出現問題,我就可以立即得到處理。

就這樣熬過了兩個多小時。最後是七點才開門,經過緩慢的安檢,真正進入現場已經八點了。

六點的時候,人們傳說川普還在紐約出庭應付那些纏訟。所以我估計他最早八點半可以出現。固然不錯。

昨天現場最少有三千多人在排隊。但是這是一個只能容納四五百人的會場。我進入會場以後,大約也只有一百多人進入。後面幾千人就只能在冰天雪地裡遺憾地回去了。我在想那是一種真愛,沒有人強迫他們這麼做。在這冰天雪地裡在無怨無悔在室外等待幾個小時,那些人內心如果不是有一團火,是做不到的。

2021年1月我說了一句話:如果川普是美國的唯一希望,美國就沒有希望。中選以後,我有一篇文章的題目是:川普是美國人的無奈選擇。現在我想說的是:神讓川普把美國愛國者內心憤怒的火焰引向希望。也許人們已經受夠了!爆發將是恐怖的。神是仁慈的,祂要人們在希望中化解仇恨。川普給了人們一些希望。我真誠祈禱這種希望不要破滅。

華人中有很多人是反川的,那個「荒唐求愛」的滕彪罵起川普來就像有幾輩子仇恨。比起習近平來他們更恨川普。為什麼?我一直不瞭解。但我也聽說過華人也有很多堅定挺川的,據說這個月有幾十個來至紐約的華人,來到了這個很少華人的州為川普掃街。

我畢竟沒有挺過這樣長時間站立的考驗。在川普開始演講半個小時以後,我不得不去外面走廊就地坐下。我居然迷迷糊糊睡著了一會。顯然這種疲勞超過了我的承受力。

回家已經十一點半了。什麼也不做倒頭就睡,一直睡到今天下午兩點。

現在是頭痛、低燒和渾身痠痛。我知道任何信念都要付出代價,這就是代價。但我無怨無悔。

為自己做了一點吃的以後,我連碗都不洗,節約一點精力,為了分享這次瘋狂的參與。

我很疲累,很辛苦,但無怨無悔。如果美國淪陷為共產主義極權國家,那麼我們這些人無處可去,死無葬身之地!這才是我需要擔憂和關心的。

會場紀錄分享都在圖片附言裡。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