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在前,不能糊塗,要成功豈能忘記初衷?——熊炎落選的啟示

作者:戈壁東

紐約國會議員競選初選落幕,熊炎以1.06%低票落選。其實這是意料之中的。

競選是一個典型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事,雖然決定因素很多,但總在基本的規律裡:一個人如果初心不振,很難成功。雖然熊炎最後還是認清了中共面目,但已經晚了。毀易修難啊。

有朋友告訴我,這次當選的是一個典型白左。讓我倍感鬱悶。朋友說:你好不容易把熊炎逼回歸了正道。還是失敗了。我說,可惜他醒悟已經晚了。失去了一個本來可以讓反共的正義人士揚眉吐氣的機會,最後還是輸在白左手裡。熊炎辜負了多少正義人士的期望!

我早就跟熊炎說過:你是經歷過中共邪惡的人,應該知道中共就是毒蛇猛獸,信它們只有死路一條。事實是,中共開始引誘利用熊炎,然後設計害他,最後直接拋棄他。經歷「89/64」、在美國三十多年的熊炎居然會相信中共,這種錯誤犯得太低級了。應該好好總結和反思一下了。

熊炎的失敗,根本原因是忘記了自己是誰,忘記了中共的邪惡,居然糊塗到與魔鬼糾纏在一起!

我查了熊炎競選的相關資料,他幾乎沒有捐款報告。據紐約的朋友說,最後幾乎也沒有什麼志願者幫助。他會輸是我意料之中的,輸得這麼慘,我還是不忍見。心痛。

熊炎擁有軍中牧師、學運領袖這樣的背景資源,而且已經出現在媒體和公眾視野很多年了。如果當初聽取我的意見:堅持學運領袖的反共立場以及基督徒軍牧的保守立場,提出從服務軍人到服務美國社區民眾這樣的宗旨,在紐約這樣的地方,至少會擁有法輪功系統、基督教會和民運人士三方面的支持,在美國選民中至少也是一個正氣凜然的形象。也不至於搞到這麼慘。至少絕不會缺乏志願者,最後連出謀劃策、搖旗吶喊、敲門發單的人都沒有。宣傳不到位,競選怎麼可能成功?

我的意見對他根本沒有影響力。我相信應該是他身邊共匪的人,為他搞出個什麼「多元共贏」、「中美不打仗」之類的東西。即使沒有後來與中共僑團糾纏的事件,就他這些荒唐的主張,都不知道誰會支持他?

共匪根本沒有民主選舉,它們除了害你還能做什麼?真以為它們會希望一個學運領袖擔任國會議員?除非你把自己的良知賣給他。共匪是兇狠起來連自己人都要咬死的魔鬼,你即使賣了自己,也不會有好結果。這麼多年了,居然連這一點都看不到嗎?

我不知道對這位兄弟說什麼好。枉費了我萬里自駕想支持一個反共正義人士進入國會的拳拳之心。我還被搞到那麼狼狽。

我要說法輪功真是一個善良群體,最後時刻她們沒有拋棄熊炎,一直還在冒著被尖銳指責的風險在幫助熊炎。我的一些在大紀元、新唐人的朋友,也常常私信給我表達一起幫助他回歸初心的願望。私下溝通以後,我也刪除了我在個人網站上關於熊炎的所有帖子,目的只是一個,想把他拉回反共正道上來。可惜,最後他的悔悟有點晚了。他自己親手把自己最好的機會給丟失了。很令人痛心。

熊炎的這個經歷,對所有熱愛自由民主反對中共邪惡政權的人士是一個最真實的教訓:絕不能忘記初心,絕不能對中共有一絲一毫的放鬆警惕。

公義面前,能不能不忘初衷、一身正氣?能不能少一些個人私慾,多一些公義之執?這是我們所有正義人士無法迴避的課題!

希望熊炎經歷這個事情以後,能夠有總結,能夠因此清醒,能夠不忘初心,重新回歸到正義之路。路還長,機會還有,走正義之路才有可能成功。以此與所有同道共勉。如果不忘初心,這次失敗也許是新的起點。關鍵要不糊塗!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