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加拿大疫苗極權——一個中國家庭因疫苗證被拒絕進入

作者:戈壁東

經歷了上百年自由民主的西方世界的民眾,一夜之間突然發現,當一個被極端誇張的「病毒大流行」出現以後,人們的大部分自由權利,被以防疫的名義粗暴剝奪了。而這「防疫」的唯一目的就是使用公權力,逼迫人們一次又一次注射「疫苗」。

事實上這些被強制接種的「疫苗」的推行者,自己也已經承認,不僅對「病毒」無效,還帶來顯而易見的人體危害!為了自圓其說,「疫苗」居然需要不斷接種!

事實上,疫苗已經成為了一個讓所有擁有基本判斷力和常識的人充滿疑慮的可疑物品!但是人們突然發現為了讓這些可疑的「疫苗」進入所有人的人體,那些本來是「民主選舉」獲得權力的政客,突然變得及其猙獰的極權統治者!

我們不說極權國家中國中共,在「大流行」「防疫」的名義下,把中國人變成了可以任意關押的豬狗牲畜。極權專制的極致邪惡,人們已經司空見慣。

但是這些相似的東西居然在「防疫」的名義下,出現在「自由民主」世界,是令人震驚的!

這意味著自由世界已經被邪惡勢力佔領!而這種佔領居然是通過民主制度實現的!這才是令人毛骨悚然的!

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們突然發現,我們的基本人權,可以被「疫苗」這個詞徹底剝奪!

不知道人們是不是在思考過:為什麼「疫苗」這個詞在加拿大總理特魯多這些人的眼裡,已經高於了「天賦人權」?

為了強制注射疫苗,美國和西方出現了,剝奪工作權力這樣邪惡的極權手段。我身邊就有好幾個因為拒絕疫苗被開除的朋友,他們是大學教授以及高級技術人員還有軍人。其中有人因此得了抑鬱癥!

而昨天因為沒有「疫苗證」,我親歷了被拒絕進入加拿大的經歷。

昨天我開車送朋友一家從紐約去加拿大。在過去三年裡他們因為孩子陪讀在加拿大生活了三年。在加拿大買了房,三年後,他們回到中國向美國申請特殊人才移民。剛剛獲得了美國綠卡,然後要回到加拿大搬家到美國。

我們這一車美國合法永久居民,而且他們還有加拿大簽證。我們以為符合所有進入加拿大的合法證件。

下午七點,我們在渥太華附近的海關被攔下來了。然後被擱置在那裡三個小時。沒有人告訴我出了什麼事情。我問一個好像在處理事務的官員,出了什麼問題?她說我現在忙不想說。

兩個小時以後,一個官員說要我們下載一個軟件上網填表。是一個疫苗注射登記表。需要提供疫苗注射至少三次的證明。

我告訴他們我們沒有疫苗證,我所在州不強迫注射疫苗。他們什麼也不說,讓我把車開到美國一邊,然後再把證件還給我。就是說強制把我們趕出了加拿大,把這一車擁有合法證件的加拿大居民和美國居民趕出了加拿大。理由是加拿大衛生部規定必須有疫苗注射三次以上的證明!

出入境管理也變成了強迫注射那些顯然可疑的疫苗的武器!

「疫苗注射」變成了特魯多這些人的唯一上帝!為此他們不惜使用一切權力,毫不猶豫剝奪你的基本權利!

一個在加拿大生活了三年,在渥太華還擁有房產和大部分生活用品的家庭,因為「疫苗證」被拒絕進入加拿大搬家。最令人憤怒的是,我告訴過那些人,這個在大廳裡等待三個多小時的家庭,還有兩個自閉症孩子!他們也在我的車上!

晚上11:30分,我們不得不返回美國,凌晨一點這個剛剛被美國接受的特殊人才家庭,包括兩個自閉症孩子,才在疲憊至極的狀況下,找到一個民宿住下。

他們怎麼辦?他們的家在就在一小時車程的加拿大渥太華,但是他們進不去,他們無法搬家,即使是作為美國特殊人才,他們依然因為疫苗證被特魯多的疫苗極權主義加拿大拒絕以致只能在邊境流浪!

中共使用「病毒清零」在中國製造極端的人權災難。加拿大的親中共勢力也在利用疫苗,實施他們的極權計畫!他們在同一個概念來製造了相同的人類人權災害!

關鍵是他們無論這是極權世界還在自由世界都是掌握了國家權力的一個邪惡群體!

其實我們已經開始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就是所謂「陰謀論」裡傳說的那群「新世界秩序」的魔鬼代表,他們真實地存在以及真實地在危害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如果不清除這樣的邪惡,人類就沒有明天。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