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绝望的列车

作者:刘冰

18年5月因为网络言论国保找到我在佛山的工作地,我被迫辞去了送快递的工作,订了一张广州开往哈尔滨的火车票硬坐30多个小时,我又一次在这片土地被驱逐选择流浪或者流亡,坐30几个小时的火车虽然很累,但列车一路上你会遇到天南地北,不同的人听到他们的故事。这让你更了解这片土地。

车票区分软卧、硬卧、硬座和站票,列车的中部是餐车。下午广州东站检票口排起长龙,工作人员不断的呵斥声也阻止不了,不断插队的人们。我拿着行李箱在人群里跌跌撞撞的上了车找到座位,不久车厢里就挤满了人无坐的人站在过道里,五月的广州已有些炎热,我看到那些拿着大包小包上了车的人,汗流浃背的却只能站着,“你踩了我的脚没长眼睛吗?滚远点。”一位年轻人对另一个人大吼,他也不甘示弱,推了年轻人一把说“你才没长眼睛我也不是故意的。”眼看一点小事要演变成一场冲突。狐臭伴随着嘈杂的叫骂,一旁还有人在大声的售卖食品,列车员看惯了这些仍旧无动于衷。还有一个人拿着一个大大的布包,里面装满酒水饮料,他要等推着小车卖零食饮品的人员走过,才敢偷偷拿出来卖因为火车上的售卖权,已经被一家和铁路有关系的公司垄断,包括你在火车上买的矿泉水也有国家铁路的标志,普通人是不能随便在列车上卖东西的。

我知道这是长途列车,他们是各地来广东打工的农民工,四通八达的高铁网丝毫改变不了大多数人的出行方式。他们回家很多人不懂提前在网络购票所以只买到站票,遇到无良的老板连工资可能都拿不到。

他们少的站几小时,多的要站十几二十个小时,火车缓缓起动餐车的工作人员,跑到车厢吆喝60一位餐车有坐,坐到明天天亮。餐车不卖餐食主要卖坐位了,这也是特色中国的中国特色吧,硬座和站票一样的票价,站票只要加钱就有坐这凭什么?所以并不是坐位不够只是人为的设置障碍为了赚钱割韭菜,道理每个人都懂,但很多买到站票的人敢怒而不敢言,更可悲的是他们把怒气只能发泄在比自己更弱势的人身上。他们互骂互踩底层互害在这里上演,另一面是国家的垄断与民争利狂割韭菜,这里此时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哈尔滨是我的家乡,但这仿佛是一趟开往绝望的列车。

列车一路向北一位女土在我身边站了很久,我见她有些累了就主动把自己的坐位让给了她,我走到两节车箱的交界处站了一会,发现前一节车厢的人好像很少,相比后一节车厢人群的嘈杂前面更显安静,我穿过车厢尾部的走廊。

才发现这里原来就是餐车。餐车上的人不多60元就是一些打工人,一天的工资他们很多人不舍得出,我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想问问他们依据什么在列车上卖坐位。不久一位自称餐车主任的人走了过来,对我说“没交钱这里不能坐。”我质问道”你叫列车长过来,我问问他你们凭什么在火车上卖坐位,有什么依据说我不给钱这里就不能坐?车箱里挤满了人行李都没有地方放,很多人已经站了几个小时我把坐位让给了别人。”此时我不只是同情那些买到站票的人,也不只是义愤,而更多的是在为自己的遭遇鸣不平。话音末落突然从后面来了一个身穿白色厨师服的人,他是这里的厨师,他脱了白外套不由分说的打了我一拳,然后把我拉到走廊没有摄像头的地方,三四个人包括那位自称餐车主任的人,围过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打完我餐车里一起围过来打了我的员工,反而说我打了他,乘警闻声赶了过来,看到我手臂被打后的外伤,反而劝我别追究算了吧,并说“之前有一个人打的比你还惨,也只是给他了一张卧铺票让他去休息就完事了。”我才明白工作人员打人的这种事在列车上经常发生。警察都见多不怪了。因为警察的包庇,最初摄像头拍到的那位厨师最先动手的打人者,下了车走了。我被拉到过道走廊后被多人围殴又没有视频证据,最后不了了之。

我回到先去的车厢我为她让坐的那个人已经下车,邻座一位好心的女子对我说我们知道你被打了,我在不停问他们“你们怎么可以打人中国没有法律吗?”五年了这句话时常回荡在我的脑海,但他们打了你又怎样没有受到惩处没有人付出代价。

这个遭遇也是我决定彻底离开这个国家的原因之一,人们无论服从或不服从都逃不出社会主义的铁拳,或许你没有彭先生四通桥振臂一呼的勇气,没有广州街头被捆绑跪地女孩的美丽。

但我相信无论怎样一定会有更多的人为正义而呼,总有人为自由而战,就像邻座那位敢为我说话的女子,就像那时的自己,在这趟开往绝望的车上我看到希望的光。

2022.11.20 于克尔彭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