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 不战而胜——从美国最新印太战略说起

作者:李国涛

如果美国的言论自由不摒除纳粹和中共,就是自我毁灭。——李隽(澳洲),代题记

近日,从美国白宫最新印太战略报告获知,“拜登政府不希望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体制……”,这就让人们惊讶万分、不胜担忧。难道如今的中国体制,不是万恶之源的共产极权体制吗?难道中共不是十恶不赦的跨国反人类犯罪集团吗?在中共国正在疯狂渗透美国、企图从根本上改变、甚至颠覆美国的同时,美国却自愿放弃对等反击的权利与机会,此实在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事实上,美国不谋求改变中共国的善意,绝对无法换回中共国停止改变美国的脚步。不谋求从根本上改变中共国现行体制,无疑是美国的自杀性国策。不难设想,如果当年美国不是全力以赴、千方百计谋求从根本上改变前苏联体制,会有后来的苏共与苏联的解体崩溃吗?在中共国以生物病毒与共产基因病毒双重攻击美国、疯狂危害美国、危害世界的今天,美国却竟然异想天开、明哲保身,此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如此,最终难免害了美国自己,也祸及全球。

当年二战战胜纳粹后,美国必定清醒地、深刻地认识到了,此前的盟友前苏联,随着纳粹法西斯的灰飞烟灭,其地位已经上升成为了自由世界的头号大敌,因此,调整对苏战略迫不及待。由此,美国毅然带领自由世界迅速转身,彻底抛弃了“联苏”的战略,坚决而果断地实行战略转变,此后自始至终采用了对苏联以冷战遏制、对抗的战略;对内,则从国策上、立法执法上、宣传上,采用全方位的“隔离”与“清算”、消除、禁止传播纳粹与共产意识形态的严厉方式,御敌于国门之外…… 此后,美国领衔的自由世界,与苏联共产集团进入了貌似“势均力敌”的战略僵持、胶着状态。为了打破这一僵局、尽快拖垮或击垮苏联集团,美国从1970年代初期起,借助中苏矛盾,不失时机地果断采用了“联中抗苏”的战略,由此,才终于艰难地不战而胜,以和平方式成功导致了1991年苏联集团的彻底垮台。

按理说,苏联集团垮台以后,美国自然而然理应明白,中共国由此,已经上升成了自由世界的头号大敌,从而,未雨绸缪,当时美国的最佳国策,理应是在俄罗斯独立重建后的早期,便采用“帮助俄罗斯成功成为自由世界中的可靠一员”,籍此,为以后顺利战胜中共国奠定可靠基础;或至迟,在中共国已经以共产狰狞面目崛起、公然与基督教与自由世界为敌、且肆无忌惮危害美国、危害世界的昨天或今天,采用当年战胜纳粹与前苏联的不二战略,即以“联俄抗中”的这一不二法门,坚定不移对抗中共国,坚持不懈谋求改变中共国的现行体制,如此,不战而胜,以和平方式改变中国、惠及美国、造福人类,当是顺理成章之事。

然而,30多年过去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期间,美国决策者,非但迟迟不采用“联俄抗中”的战略,相反,似乎是鬼迷心窍,竟然窃窃自喜于“拥抱熊猫”后的蝇头小利,似乎是漠视,或甚至是铁心置美国与世界的安危于不顾,而心甘情愿坠入于、沉迷于绥靖中共的迷宫,引狼入室、与狼共舞……

对于纳粹与共产意识形态,即使是相互对等开放国门,也是自由世界的下下策。因为客观事实业已证明:纳粹与共产意识形态,是普通人体难以抵御的瘟疫病毒,唯有采取隔离措施,严格防疫之、彻底消灭之,人类才能得以安全。

然而如今,为了区区几个小钱,美国竟然允许将纽约时代广场的巨幅广告牌长期出租给中共国,且允许中共国几乎是随意刊登、宣传牠们的红色病毒基因…… 美国竟然允许中共的喉舌、媒体们几乎完全享有在美国境内宣传、弘扬其红色病毒基因的言论自由与广告自由…… 等等,等等,等等。况且这一切,都是在绝对不对等的两国文化开放交流状况下发的。即是在美国媒体与记者、尤其是基督教与普世价值观念在中共国国内被处处禁锢、毫无自由宣传权利的情况下,在中共国国内对全体国民实行严密网络监控与国际互联网信息禁锢,从而美国普世价值文化无法进入中共国,无法影响或启蒙中国人民,而中共的共产病毒狼文化却可以畅通无阻进入美国、如同海洛因般毒害美国人民的情况下,所发生的。然而,明知这一不对等会导致严重后果,美国却依然单方面对中共国全方位实行了诸如此类的文化传媒开放。

文化与传媒方面如此,其他方面,如经济、贸易、实业、金融、股市、教育,等等,等等,几乎所有领域,美中之间的市场开放,都是不对等开放!毫无疑问,美国的这一心甘情愿的不对等开放,显然是百分百的自杀性行为。即使美国具有金刚不坏之体,旷日持久,也会被中共如同“温水煮青蛙”般地虐杀。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以往火眼金睛、深谋远虑、高瞻远瞩、叱咤风云的美国,退化成了如今鼠目寸光、战战兢兢、唯利是图、麻木糊涂的美国了呢?人们不胜诧异,陷入沉思。或许,从2020年的美国大选纷争中,能发现一些蜘丝马迹。

如今,在“俄乌危机”的紧急状态下,人们不由再次脑洞大开地想到:事物的所谓“坏”与“好”,其实并非是凝固不变的。一定条件下,坏事是可以转变为好事的。常态情况下难以办成的事,在非常态情况下,反而能够更加容易办成。自然界是这样(如冰与水之间的转化),国与国(如敌与友)之间的关系也是一样。如果美国能够以史为镜,以全体人类大局为重,放下身段,以俄罗斯能够接受、同时又不失美国与乌克兰底线的巧妙妥协方式,与俄罗斯及乌克兰达成三方或多方协议,成功地和平化解这一危机,并借此“东风”,化“敌”为友,成功实现“联俄抗中”的战略,那么,毫无疑问,自由世界以和平方式战胜中共,当指日可待。

美国是人类文明的灯塔。美国是世界的中流砥柱。让美国再次伟大、再现辉煌,当在今朝。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是美国应该倾听对于中共最有切肤之痛、最了解中共本质,从而最知道应该如何才能战胜中共的群体——中国人民——的对于中共的看法与对策,以便正确认识中共真面目、拟定最优战略战而一举战胜中共的时候了,是美国彻底抛弃绥靖、由“对中战略模糊”一举改为“对中战略清晰”——摊牌——的时候了!否则,若美国继续“拥抱熊猫”,继续不与中共国全面脱钩,继续与“中共”共舞,那么,至多十年半载,必然错失以和平方式不战而胜中共的最后时机。届时,在中共的疯狂对外入侵下,大规模战乱势必难以避免,且鹿死谁手,亦很难预料。因为那时的中共国国力,大概率已是世界巨无霸。而那时,若万一美国失利,则中共输出的共产浩劫,必难以遏制地席卷全球、祸害全体人类!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