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罪人李克强

作者:赖建平

2023年10月27日,最怂总理李克强客死沪上,死因蹊跷,过程迷离,姑且别论。盖棺要定论,功过应阐明,评功论过取决于着眼大小之处。小处见,“最弱势总理”,貌似窝囊的小媳妇,操持家务,尽了些底线本分,可博些感性廉价同情。相比习近平的穷凶极恶,李氏个人风格有所内敛,偶有片言只语,貌似相对温和开明,但实难言有功。

大处见,李氏是中共窃政以来最大的帮凶,他最少以消极不作为方式再造了一个独夫民贼,行为结果性质之恶劣远甚于周恩来、刘少奇。毛氏独裁,毕竟一代枭雄,文韬武略,典型的克里斯玛型独裁权威。数十年出生入死、长期经营,堪称匪帮缔造者,无毛无共。加上时代背景因素,民智未开,共产恶魔如日中天、肆虐寰宇,极权独裁,比比皆是,多因一果,毛氏称共产帝,君临天下,不可一世,周、刘助纣并非首因。

可是,习近平只是一个小学博士,胸无点墨、手无寸功,前朝分赃均势,李氏贵为前帝门生,习李平起平坐。时代背景已然不同,民智已开,见识已长。世界潮流迥异,马列邪说、共产专制已声名狼藉,共产政权形单影只,普世价值高歌猛进,全球化风起云涌。路线方向、大政方针,先帝邓皇遗诏在目,废除领导职务终生制写进匪帮党章,任期限制,伪宪法规定昭昭凿凿。打破终身制,七上八下、权力交替,条条框框,邓规江、胡随。朝野上下,反对个人崇拜、防止文革重演等等,言犹在耳……。

凡此种种,桩桩件件,方方面面,里里外外,捆龙巨锁,恶兽难越。此时的二把手李克强但凡是个男人,但凡有一点担当,习氏纵有三头六臂,纵然权欲熏天,断难僭越。可李氏轻则尸位素餐,唯求自保,逢迎顺受,一退再退,重则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甘当走卒轿夫,甚至投怀送抱、出谋划策,遂使竖子成名,对一代昏君、暴君、虐君的成就构成首要因素,居功至为。

从最不坏恶境推测,李氏一味退让,消极不作为,将村夫民妇明哲保身的平庸之恶表现得淋漓尽致,纵容恶习得逞。习氏选择性反腐揽权、清除异己,李氏不言;习氏大搞个人崇拜,登峰造极,李氏不语;习氏修宪谋位,窃国害民,李氏鼓掌欢迎;习氏动态清零,侵害人权,灭绝人性,李氏乖乖执行;恩主胡锦涛被众目睽睽之下架离庙堂,习氏公然政变,李氏面如死灰,也许下体失禁;匪帮换届大会,团派团灭,习氏家丁集群,李氏响屁不鸣……。李氏助纣、养虎,莫此为甚。

贵为泱泱大国总理,智为早年堂堂硕士,学为科班法律人出生,李氏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手中的权力与权利,不可能不知道人民应有的权利,不可能不知道人民的疾苦(否则他就不会说6亿人月入千元),不可能不知道习氏倒行逆施带给民族乃至世界的灾难(否则他就不会说长江黄河不会倒流,改开不会改变),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对国家、民族甚至世界所肩负的责任。

一切独裁权力的野蛮扩张都是鼓励或放任的结果,一切专制权力的退却、驯化都是约束与抗争的结果,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与最高权力最紧密的次权力是最直接、最有力的鼓励者、放任者或约束者、抗争者,或为帮凶,或为匡正。在一个没有选票、没有自由的极权国度,普罗大众被权力隔绝,无法作为,次权力是制约最高权力的惟一内在力量。李氏手握总理大权,拥有仅次于最高权力的次权力(其他常委也有),既有资格、能力、条件也有责任、义务规制、抵制习近平的倒行逆施、祸国殃民,阻止习氏登上共产帝王的终身宝座,他比全世界任何人都更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比任何人都更应该义无反顾、有所作为,但他在十多年的习李体制下,一路逢迎配合,朽木为官,姑息习氏一再突破,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居然让一头猪不可思议地拱上了金銮殿,最终落得个害国、害民、害世界甚至连自己小命都不保的害己结局。

习氏当道,祸害天下,李氏难辞其首咎,他是一个怂包,一个懦夫,一个中华民族乃至全世界的历史罪人。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