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海外民运(一)

作者:林小真

想写讲论海外民运的文章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作为一个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和民主化进程的普通民众,我对海外民运的“不正常”状况“耿耿于怀”挺久了。看到过一些民运人士提出批评,甚至有人发表声明退出海外民运组织,但其中有些人为了继续在民运圈混,后来就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妥协和谐了,有些人退出了又加入,散伙了又重组。我来美国快三十年了,不需要办政庇、不需要吃民运饭,不争名、不逐利,没有任何理由不把所看到所知道的事实写出来。按照我个人的信仰原则和价值取向,我认为公众有了解真相的知情权,不应该长期被忽悠和欺骗。常听到圈内人说,民运圈的水很深,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看不清、辩不明,我尝试以最通俗的语言、最简单的常理,对海外民运进行深入明了的剖析。我的系列文章不是要剖析海外民主运动,而是要剖析一小群自称为“海外民运”的中国流亡者。

海外民主运动的兴旺时期是八九六四之后,那时有几千到几万中国政治流亡者,而且他们得到不少民众和民主政府的支持。三十多年来,海外民主运动不但没有发展壮大,反而日渐衰落,曾经同情、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八九一代已经不再关注海外民运。海外民运群体把民主事业不能发展的主要原因归结为三个:一、中共太狡猾太残暴;二、中国人素质太差;三、美国等民主国家的绥靖政策把中共养大了。海外民运不但不承认自身的责任和错误,还高调自吹自擂,以坚持“民主理想”而自感无比光荣。

原因一是不争的事实,但不是中国民主事业在海外不能发展的主要原因,中共并没有对海外民运进行他们自己所说的“精准打击”,其他反共群体,如法轮功群体,在各个领域的不断扩展就证明了这点。原因二则是荒唐的民运谬论之一。海外民运圈流行一个做人的底线,许多流亡者声称“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有些反共者讲得更露骨,他们把反共作为划分人与非人的界线,就是说反共的才是人,不反共的则不配做人,可被当作非人对待,被称为“牲人”、“畜牲”、“猪”、“狗”、“蛆”、“韭菜”……。将不反共的中国人非人化成为了一种政治时尚,在各种反共群和社交平台上风行不衰,流亡者用汉语对华人施以辱骂,成了一道丑陋的反共风景线。这形成了两大问题,一,九千万共产党员加上海内外十三亿华非人是十四亿的非人群体,一小撮反共者能把这么庞大的非人群体怎样呢?天天歇斯底里地辱骂又能如何?二,即便中共因某种原因下台了,这一小撮反共人要怎样处置这么庞大的非人群体?为了推卸无法把民众动员起来、争取过来的责任,海外民运给自己树起一个庞大的敌人,他们从恶骂中共扩展为恶骂包括中共在内的中国人,异议者们更是遭受恶性人身攻击。民主国家有辱骂人民的政客吗?独裁国家也没有!独裁政府即便是虚伪,也会说点维护人民的漂亮话骗取民心。民运人士明目张胆地与人民对立,甚至把人民非人化进行侮辱,民主运动有什么成功的可能性?民主运动是群众运动、民权运动,没有民众参与的民主运动,世上没有!中国人是不是真的如海外民运所说的那样,是不会反抗的牲人?NO!三十多年前的八九民运,在全国范围参与的学生和市民有上千万人,在北京就有几百万人。八九的三十年后有郭文贵现象,出现了一呼百应的巨大反响,许许多多对民运灰心死心的旧人以及数以百万计的新人参与了这场郭炮制的政治骗局。这反应出中国民众民心向变,以民主代替专制是亿万中国人的意愿,不仅是极少数人的理想。海外民运没有把民众发动起来、没能赢取民心,只能说海外民运太无能太失败。侮辱海内外中国人并不能遮盖海外民运的失败。

海外民运三十年如一日,反共活动主要包括:快闪抗议(一般拍完照、录完像就结束了)、设立奖项、开年会、发声明、搞连署、纪念六四……。很明显的,他们的工作重点不是建造强大的组织,也不是培训成熟的战士,而是炒作造势。这样的工作重点说明有两种可能性:一、中国民主运动的主要战场不在海外,海外民运只是扮演造势支援的角色;二、海外民运并没有长期的发展策略,没有准备担当重要责任。如果事实是可能性一,海外民运就不应该把持中国民主运动的话语权和主导权,应该让国内民运领头人发出领导者的声音,带领全球华人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同时,海外民运在继续造势支援之外,应该建立后援基金会,给国内的主战场输送资金。海外有自由民主的环境以及工作赚钱的机会,而国内许多民运同道正在遭受中共逼迫或牢狱之苦。如果海外民运确有担当重要责任的志向,就不应该只是停留在简单重复的活动上面,因为民主运动是复杂艰辛的政治博弈。如何能冲破中共的阻挠,建立起强大的、能与中共抗衡的反对力量,应该成为海外民运的工作重点之一。我个人认为,海外民运的失败在于以下几个方面,没有在海外发展壮大反对派力量,没能把海外华人发动起来支持中国民主运动,没法建立起支援国内民主运动的机制。反对派力量保持微弱,参与民运的民众保持极少,民主运动是不可能成功的。海外民运也许是等著做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等著中共自行崩溃,然后荣归故里。然而,即便中共自行崩溃了,海外民运得不到民众支持依然无法在中国建立起民主制度,而且不可能在中国民主选举中胜选。

这是剖析海外民运的开篇,谈论了两个最重要的议题,一、海外民运与民众的关系,二、海外民运的工作重点。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