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写这封信?

作者:钱爱玲

作为一个自由派的经济学者,我在参加民运之前就写过很多抨击共产党专制的文章。

赵紫阳前总书记逝世的时候,我在参加新西兰的追悼会时,接触到了海外民运。从那时起到现在,我看到很多热爱民主的朋友们,默默无闻地做着民主义工。

郭文贵出山以后,我被民主阵营内部的狂热给吓着了。作为一个研究人员,我认为每一个提出自己观点的人,都应该拿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显然郭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然而我一次一次的被人从国内国外的挺郭群里踢出来,在挺郭的头六个月里,我最信赖的民运朋友告诉我:给共产党造谣,讲情色故事,有利于唤醒民众。而我认为,如果我们允许以谣言作为手段去抹黑我们的政治对手的话,那么下一个被抹黑的对象就是我们自己。

在头六个月里,我在国内的挺郭群里,亲耳听到“苍天有眼”造谣诬陷博讯的老板韦石,拿了共产党一千万美金。我愤怒的要求他拿出证据,他就用美声唱法慷慨激昂地开始编故事。然后他就带着他的支持者们逼着群主把我踹出去。

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根本不是民主运动,这是有共产党权力机关参与的另类文化大革命。

虽然有一些有良心的媒体,比如美国的阿波罗网站,专门就郭文贵指控的王岐山家族,在美国拥有10套房产的问题做出了调查,但是被发动起来的热爱民主的群众们根本就不相信。他们拒绝用逻辑思考,憎恶事实真相,大家沉浸在一场由主观愿望主导的乌托邦式的民主大跃进里。希望郭文贵这位五千年才出一个的圣人,带领我们中华民族实现民主。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郭文贵是共产党的网络警察介绍到国内的民主大V群里,郭圣人的舆论也是由网络警察散发的。

对于这样的人群,提醒和警告都没有用处。

虽然到了今天,仍然有很多人相信2017年的时候,如果不支持郭那就是没有良心,我还是要直言相告:2017年的时候挺郭本身就是错误。如果挺郭的群体,对于中南海的政治和美国白宫的政治有一点点常识,他们都不会去挺郭。

2018年东京宣言之后,大部分民运人士与郭分道扬镳,很多人都认为这个时候还挺郭,就是没有脑子了。

在我看来,这些不挺郭的人还是有缺陷的:他们不挺郭的理由就是郭不愿意公开反共!从骨子里来说,很多人还是能够接受郭撒谎、郭下流。只要郭公开反共,他们就可以全盘接受郭对其它民运人士的人格侮辱,无论是韦石先生还是夏业良先生,不管郭文贵如何撒野,民运组织和民运大佬们都不敢吱声,生怕反共的高潮被扑灭。在反共的手段和反共的目标上,他们做出了毫无逻辑的自杀式的反应。

好像整个民运圈都忘记了韦石先生创建博讯网站后,对海内外民主运动做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只有朱学渊先生,李伟东先生,滕彪先生等少数几个公共知识分子,敢于直面郭骗子。

有很多人都认为,今天再谈郭的问题就是无聊,因为大家已经看穿了这个骗子。我仍然不能赞同这个看法,之所以我要呼吁民运组织和个人公开发表这个声明,就是因为绝大多数民运人士并没有意识到,在过去的六年里,在不知不觉当中,我们所追求的民主运动已经变味儿了,当郭在全球范围内发起“灭贼”运动的时候,民运组织和个人,很少有人关注。对于被郭残害的民运人士和泛民运人士,民运团体和绝大多数个人,根本就没有表现出最起码的关心和尊重。

他们选择了用双重标准来追求民主。

当郭文贵用谎言和暴力摧毁海外民运的道德基础和正当性的时候,当郭文贵利用新中国联邦和郭卫兵,横扫西方民主制度的道德和法律秩序的时候,绝大多数的海外民运组织,选择了沉默和无视。他们选择性失明了。

今天,当我发表了这份声明的时候,在传统的海外民运组织里,应者寥寥。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搞网络霸凌、法律滥诉、花钱雇用凶手、对郭粉坑蒙拐骗、百般蹂躏的是新中国联邦,你们这些追求民主的老前辈们,为什么就不可以站出来签个名字?

为什么直到今天,我们的民主群里,还有人在不厌其烦地为新中国联邦和郭文贵唱赞歌?

我不甘心,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写这封信,就是因为我不甘心眼看着我们用生命参与的民主运动,被异化为一场海外文化大革命!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