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签名信的缘起以及不得不说的话

作者:钱爱玲

民运人士对新中国联邦看法两级,但是对签名信都不感兴趣。

极端排斥派,巧合的是,这类民运人士大多是以实现中国民主化为目标而参与民运活动的,他们认为以追求中国大陆的民主化为最终目标,那就必然会反共。

看法之一:新中国联邦不过是跳梁小丑,戏精!他们混淆是非,谎话连篇,总体上对反共无益,而是有害,垃圾一堆。绝大多数民运并不认可他们,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这些人,去浪费我们的时间和精力。

看法之二:郭的行为并不是民主运动。最大可能就是如他自己定义的“(中国黑暗现象的)爆料”。他本身所有活动和海外民主运动没有一点重合(只在揭露大陆黑暗方面有一些交集)。他是借助和海外民运人士的一些附和和交往让社会误以为他们是在一个阵营,实质上彼此有非常大的呼求和行动的不同。只是对于大众容易由于这种交往而产生混淆。

所以他的恶行和中国及海外民主阵营对郭的沉默或者含混才会带来对民运阵营最大的误会和伤害。也正是这种含混,才让郭有了机会吸引本来是用于支持民运领域的一些社会资源或捐助。绝大多数参予签名的朋友是出于这种看法和目的。

极端维护派,巧合的是,这类民运人士大多是以反共为目标而参与民运活动的。他们认为,不反共就是不道德,全力反共才可能实现中国大陆的民主化。在他们的脑子里反共几乎等同于民主。

看法之一,发起人的发起动机或许是良好的?但是,可以断定或预知,效果或结果必然是恶劣的。

郭文贵虽然是新中国联邦的主要创始人,但郭文贵不等于新中国联邦,郭的诈骗乃至更大犯罪嫌疑,包括某些小蚂蚁的恶行,均是他们个人的问题,不应该投影到或连带到、归罪到新中国联邦,这是两回事。新中国联邦是一个团队概念,其本身的宗旨与纲领、活动的性质,才决定了其性质,而不是其它。

民运与新中国联邦,虽然有分歧或碰撞,但奋斗目标与宗旨、活动同类,自然基本仍然属于友军或同道。

历史教训或经验值得注意,这就是,同一个阵线或友军之间的矛盾之解决方法,不适用于采取公开决斗的方式进行,否则,必然事与愿违。呼吁朋友们、各民运组织或民运团队,千万不要被如此忽悠而迷惑了自己的理智,千万不要支持、不要参加诸如此类危害无穷的公开联署签名活动!

如果发起人油盐不进、固执刚愎、不可理喻地一意孤行,依然决定坚持用如此公开决斗的极端方式处理友军之事,我只能说,如此以“正义”之名、行破坏正义之事的愚蠢做法,必定是对于艰难处境中的民运事业的雪上加霜般的重大自残、自毁!

然而,今天见到的所谓“公开信”的发起人、推动人,却意图将此,通过忽悠联署的方式,扩大成为海外民运与新中国联邦之间的公开纷争与决斗!这是什么原因?是当事人的低能而造成的无意过失?还是居心叵测的主观恶意?令人费解!令人深思!

为什么要将蚂蚁帮到恐怖活动,投影为是定性新中国联邦是恐怖组织的依据呢?逻辑何在?而且不遗余力企图以此骗取民运组织的联署支持。意图何在?目的何在?请问,蚂蚁帮的此类犯罪活动现场打出了新中国联邦的旗帜或标语了吗?或者说,蚂蚁帮们有什么其他言行,可以被认定是在代表新中国联邦进行此类犯罪活动呢?

不可理喻的疯狂!你的逻辑很荒谬!你的思维很僵化教条、很成问题!请问:

问题1. 郝海东代表新中国联邦宣言向全球宣读的联邦宣言,你应该听到了吧?此外,还有许许多多诸如此类的新中国联邦彰显其宗旨的揭露中共批判中共的活动,如阎博士等的冒着生命危险向全世界勇敢揭露中共制造生化病毒的罪证等等事件,难道不是新中国联邦的主流吗?为什么要以用蚂蚁帮的那些烂事,来以偏概全、一棍子打死新中国联邦呢?

答:郝海东向全球宣读联邦宣言,并不代表新中国联邦就是一个反共组织,听其言观其行,三年来他们是假反共,真骗钱,真正卖力地彻底摧毁海外民运。

揭露中共批判中共的活动,并非新中国联邦的真实目的,这个所谓的联邦利用了包括阎博士等人的反共热情和勇气,新中国联邦的主流就是用文化大革命来取代海内外的民主运动,用假信息控制人们的行为,用违法乱纪来取代遵纪守法,用下流无底线来取代善良,用颠倒黑白来取代信仰。否则你如何解释像阎博士这类真反共人士先后都被郭文贵开除出了新中国联邦。请不要无视这样的事实,而一厢情愿地为新中国联邦洗地。

新中国联邦的主流就是先用谣言反共,来取代海外民运正统的政治反对派地位,然后利用各种形式和组织机构来骗取国内外同情民运人士的金钱,摧毁他们对民主的信仰,玩弄他们追求民主自由的善良初心。然后利用一批被他们洗脑洗残了的小蚂蚁,在线上线下霸凌任何敢于批评他们的个人、媒体、律师事务所。霸凌不配合他们诈骗金钱和洗钱的西方各大银行。

在郭被捕后,新中国联邦的游行示威活动都是为了救出他们的教主,对于非法集资的苦主和小蚂蚁们,新中国联邦明知非法诈骗,却一拖再拖,坚决不肯还钱。将真心反共的一众小蚂蚁们的爱国热情,用欺诈和霸凌的方式蹂躏了千百遍。

民运早就应该站出来,用我们鲜明的立场来帮助那些被郭文贵和新中国联邦霸凌的民主同仁,来帮助许许多多可怜的小蚂蚁们走出骗局,但我们过去没有这么做,如果现在还拒绝这么做的话,就不仅是不要脸,而且是助纣为虐!

问题2. 退一万步说,即使、假如新中国联邦真的如你臆断的那样是一个黑帮恐怖组织,难道这样的组织就没有资格反共批共了?难道其反共批共的事情也是“黑帮恐怖行为”?

答:我一向认为只要是人就有权利反共,流氓也有权利反共,但是反共的时候不可以耍流氓,反共的真诚不可以被亵渎!新中国联邦打着反共的旗号搞黑社会,在过去的6年时间里,彻底地消费完了海外民运组织和民主运动的公信力以及道德资源。

自所谓的新中国联邦出现以来,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不断抹黑真正的反共人士,把反共事业做成了一门诈骗生意!在郭文贵出山之前,海外民运从整体上来说还是比较团结的,在挺郭运动当中,海外民运不断相互撕咬,公开分裂,完全溃不成军,信誉扫地,脸面全无。不少民运的同情者退出了民运圈。

在挺郭运动当中,好像没有任何人犯错,无论是拿过郭文贵钱财的大佬,还是为了取悦郭文贵,而毫无底线的伤害过同仁的民运人士,绝大多数人的表现都跟共产党一样的伟光正,连对自己的错误说一声对不起都做不到的人,又如何取信于殷切期待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化的普通中国人民?

真正的民运人士不仅会喊口号,写标语,而且会动脑子认真思考。可以善良,可以被人利用,但是一旦发现流氓玩弄了我们,我们也会奋力反击,自我保护。

真正的民运人士,绝对不是呼啸街头的红卫兵,也不是人云亦云的小蚂蚁,虽然我们也与其他人一样不完美,但我们有坚定的意志,明确的诉求,和最起码的道德修养。我们绝对不会把郭文贵发动的海外文化大革命错当成民主运动。

我们不会为了维护所谓的“反共大方向”,就宽容郭黑帮的种种造谣诽谤、跟踪、暴力侵犯。我们始终维护每个人作为一个人的基本人权。绝不与“新中国联邦”同流合污、绝不做冷漠的看客、绝不装疯卖傻自毁长城!

在过去的30多年里,海内外民运同仁为了中国大陆实现民主,付出过生命和鲜血的代价,我们追求的是普世价值,追求的是中国人民的人权,我们的目标是让中国大陆人民像台湾人民一样生活在民主自由的制度里。打砸抢从来都不是普世价值,耍流氓与民主运动无缘。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