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被捕后,郭式文革何处去?海外民运何处去?

作者:钱爱玲

1. 从共产党的专制政权手里夺取权力的目的是为了把权力装到笼子里,而在过去三十年的民运过程中,人们错把夺权当成了民主运动的唯一目标。

追求民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手中的那一点点权力,先要装到笼子里去。我们要求共产党人做到的,自己先要做到。先要按照民主的惯例约束自己,然后才有资格去约束别人。

“其实,谁说没有竞争?竞争早就开始了。民间异议反叛群落与中共当权派,在当今中国政治舞台上的博弈,本身就是一种竞争。在这种说到底是争取民心的政治竞争中,道义固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道义却是万万不能的。”——高寒

2. 反共与民主的顺序错位

不肯把自己手中的权力装到笼子里去,不屑于学习和遵守罗伯特议事规则,不愿意一板一眼地遵守所在民主国家的规章制度,就必然导致反共与民主的顺序错了。绝大多数的民运组织,都在强调反共,只有极少数的民运组织,在认认真真地实践民主的规则,遵守民主的程序。

民主选举在大多数的民运组织里不能正常进行,财务公开也难以实现。连这二点都做不到的所谓民运组织,在民主实践上,还不如华人社区的老年社团。众所周知,老年社团每年都有政府资助的几千块钱,即便是为了能够拿到几千块钱,社团的运行也不得不遵守所在民主国家的法律规范,以及社团运行的准则。这也是一种被动地民主实践,至少这批老年人非常清楚,民主国家的非政府组织到底是个什么机构,以及民主国家的非政府组织是如何运行的。当他们把老年协会与民运组织的各种机构,做一个对比的时候,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对于民主不民主,还是心知肚明的,不会被反共的口号忽悠过去。

3. 民运人士和民运组织定义的错位

一提到海外民运,我们就认为只有打出反共大旗,公开露脸喊出打倒共产党口号的人才是民运人士。这些人(传统民运)自以为他们对于民主运动具有垄断权。由于看不到民主运动的本质,是把权力从一群人下放至一系列规则上,所以他们不明白,没有能力自觉遵守民主的一系列规则,连定期选举和财务公开都做不到的团体,只能称之为反共组织。放眼望去,在当今全球的反共组织当中,符合严格的民运组织标准的团体为数不多。

反共组织由于缺少了民主的要素,他们不懂得或者不愿意遵守罗伯特议事规则,所以无政府主义盛行,无组织无纪律,说话做事没有底线,必然会把海外的民主运动带到痞子运动的轨道上。

不遵守罗伯特议事规则的各个反共小团体,必然是沙粒状态,一开会就吵架,一吵架就要分手,永远不可能团结起来,形成一股真正的政治力量。以反共为纽带而站在一个阵营里的反共团体,在经历了过去6年的挺郭、挺川之后,终于让郭文贵的谎话把反共的大旗彻底打碎了。

而与此同时,在6千多万人口的海外华人群体当中,却出现了一大批追求民主的个体。我们在这里称之为泛民运圈。他们当中有无数个符合民运人士定义的个体。随着互联网的出现以及社交媒体的发展,海外华人当中忠实于民主制度和民主规格的人群越来越多。就连表面上效忠于共产专制的沉默的大多数华人,他们也在海外的侨民生活当中,亲自体验了民主制度的优越性,看到了民主选举的公平,切身的享受到了民主的好处。

一些参与民运的积极分子对民运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定义。应该说没有参与认可的民运组织的人员是不能算民运人士的。华人和中国人有很多反共或支持民主制度的人,他们不能算“民运人士”,而且有很高的比例是耻于和“民运”沾边的。

中国民运(民主运动)被他们总结出主要的特征也是“反共”而不是推进民主。这是一个被强奸或者盗取的和民主有关的概念。按那些民运的主力人员的表述,他们不具备民主(只有追求民主的意向)的基本特性。其实更贴切应该叫“反共运”。

反共组织不能及时地进化为民运组织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就会受到海外华人群体的唾弃。海外华人所追求的是中国大陆的民主化,他们深知,辛亥革命并没有真正成功,封建专制在中国复辟。他们深信共产党领导下的专制制度必然会灭亡,但是他们也怀疑,打着民主旗号的海外民运会不会像1949年的共产党,再次阻断中国大陆的宪政民主道路?

显然,在民运组织把自己从反共团体完全转变为民主团体之前,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4. 思想体系错位

以反共为终极目标的团体,虽然身在海外,但却始终不肯接受民主的基本原则。不愿意把权力从一群人下放至一系列规则的结果,就是不自觉地沿用共产党的思维体系:比如违反新闻学的原则,立场优先于事实;把正常的民运内部的批评,指责为打横炮;用抓特务,扣帽子的方法,来管理民运组织内部与自己政见不合的人。

心口不一,用规则去要求别人,绝对不肯约束自己;忘记了诚信是人所有的底线和原则中最重要的部分;打出反共的旗号,却在不知不觉当中,热衷于用各种谎言来对付中共的谎言。

5. 民运的身份标识错位

虽然民运应该包容很多不同甚至冲突的理念和观点,但还是需要一个民主自由的基本共识。脱离这个基础的群体和观念应该就不属于民主运动的范畴,这是需要有明确的标书和共识,就如联合国宪章或一个国家的宪政刚要。现在的民运连这一点都不能形成,谈何民主?基本上就是民间的乌合之众。

民主的基础就是平等和尊重,把推翻共产党的希望全部寄托在美国身上,完全看不到中国大陆体制内外追求民主的愿望和力量。这些人从骨子里崇尚丛林法则,完全不懂得什么叫做平等和尊重。人与人之间需要平等,国与国之间也需要平等。

最典型的就是重建满洲国的想法,这些人对于满洲国的日本殖民历史所知甚少,复兴满洲国的方案也是天马行空,更像是在演穿越剧。当某些民运人士想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完全不考虑,或者没有能力去考虑这件事对民运整体会发生什么影响?他们主观的用他们个人的愿望代替了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中国人民的愿望。

这些人拒绝学习先进的民主体制,拒绝让渡自己的一部分权力,来保证人人平等。生活在先进的民主国家,却拒绝学习所在国家的文化和制度,一味地从过去100年前到两千年之间的历史当中,去找寻中国大陆民主宪政的道路。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把中国分裂成很多小国家,来保证中国大陆实现宪政民主。

他们没有能力理解,或者是拒绝理解:自辛亥革命以来的宪政民主道路,虽然中断过,倒退过,但在海峡对岸却开花结果。以中华民国的宪法,和中华民国的国号,集两岸三地之力,足以让中国大陆过渡到成熟和稳定的宪政民主制度。如今台湾正在大选,热衷于宪政民主的反共人士,完全可以组团去台湾,参观学习选举的整个过程。

6. 概念错位,没有搞清楚民主,民运,反共是不同的概念

民主是理念,是信仰价值,是实现多数人意志的权力架构与决策机制。

民运是运动,是为实现民主理念与政治制度、终结极权专制的社会实践,其方式是多元的。民运涵盖了反共,但反共不代表民运。

反共是意识形态,是不承认中共政权合法性。但反共不意味就是民运,因为他们仅是反对一个政权而没有或不接受民主理念与使命,甚至他们用所反对的中共暴政手段迫害他人危害社会。

一些民运团体和人士之所以认可郭文贵蚂蚁邦是同盟战友,其根源不是建立在民主政治上,而是建立在“反共”口号上。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第一,没有民主信仰只热衷于喊反共口号。第二,千年中国极权暴政社会土壤形成的迷信愚昧、个人崇拜、奴性暴戾的人格基因的族裔,虽然参与的群体组织不同,但骨子里传承的文化基因是一样的,认知水平是一样的。第三,回避、认可甚至支持海外假反共真骗钱邪教团体对西方民主社会的侵蚀破坏。

可惜大部分人的所谓反思仅限于找出“哪里错了”,而不是“自己哪里错了”,这次反思只不过是发现站错队了,一旦觉得自己又站对了,马上腰杆就会又挺起来了了…,所以下次大抵还是如此。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