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民運?

作者:秦晋

當代中國民運從毛澤東死後開始,起源於中國境內,發展到海外。1989年以後只在海外,不在境內,境內沒有生存空間。維繫中國民主運動的是民運組織,以組織力量保持和推動民主運動。中國民運組織主要是由異議人士和民運人士兩部分組成的。在通常情形下,異議人士和民運人士既有區別,也有重合。

異議人士是獨立人士,他們發表意見時所站的立場是完全意義上的“個人立場”,其言論只對個人負責,他們發表意見時或是出於道德良知,或是基於義憤。他們是一種勇敢的人,不計其後果。他們不但與政府所持的意見相抗衡,而且還敢於挑戰社會的主流意見。

民運人士的言論立場則更多的關乎國家、民族和社會,其言論受到許多限制,他們的言論要受民主運動過程本身的制約並服務于民主運動的目的。

異議人士的言論並不負有政治責任,民運人士的言論往往負有政治責任,要能夠經得起歷史的考驗。在中國的現實環境之中,異議人士對中國民主化運動最大貢獻是以自己的言行造成了一種自由言論的風氣,而民運人士抱有一個更加偉大的目標,那便是中國社會的民主化和自由化。

中國要實現民主,就必須有民主運動,加入民運組織的民運人士是能夠推動中國民主化事業進步的主力軍。異議人士並非都有意投身到民主運動之中,他們往往是“坐而論道”的人。在中國民主運動初期或者前期,異議人士登高一呼,被當成是民主的旗手,隨著運動的持續和發展,他們中的許多人會停滯不前,會逃離運動,有的甚至會走到運動的反對面。民運人士则要在中國建立一個民主制度,他們似乎命中註定的要做許多原本自己不愿意和不想做的事情,他們要沈下心來研究歷史,研究現狀,尋找資源,廣結善緣,發展組織,把握時機,背負重責,竭盡所能完成時代使命達到目的地。他們是“起而行道”的人,如朱元璋謀士高升所言,“高築墻、廣蓄糧、緩稱王”。

民運人士是一批政治人士和社會活動者,其志向是政治的,其行為亦是政治的。他們具有遠大的理想和抱有崇高的目的。他們雖然不能自認為是偉大的人,但是他們顯然從事著偉大的事業,走在一條通向偉大目標的道路上。就他們生活的一般條件來看,是一些普普通通的人,但是他們同古代布衣中那許多的志士仁人一樣,有著以天下為己任的崇高志向。

明白人和正派人

真正的民運人士通常由兩種特別個性和素質的人組成,正派人和明白人。再融和一下,可以產生四種人:只正派但不明白;只明白但不正派;既不正派又不明白;既正派又明白。在民運圈中倡導這樣分野的是萬潤南,我對此說感觸很深,因而引申了同樣對這兩組人我自己的觀點和看法。正派人讀書多,高學歷,高智商,低情商,一般很單純,對自己認定的想法很固執,堅守“正確和原則”,一成不變,不會變通,凡事很容易滑向“書呆子”和迂腐,作繭自縛是常態。正派人以是非原則為先導,以行事方法為重點,講求過程,不顧後果結局。實際上,在我的認定中,“正派人”是“糊塗人”的委婉語。明白人則是另一種風格,行事圓潤變通,世事洞明人情練達,這是高風亮節。格調低的,則會圓滑,見風使舵甚至放棄原則謀求一時的利益和成功。明白人至少是高情商,處事以最終結果為重點,一事當前首先研判結果,在過程中及時調整方略,確保最終的有效成效。民陣歷屆主席中還是以明白人為多,而民聯歷屆主席中則以正派人為多。我自然以“既正派也明白”自我期許,不正派無以行遠,不明白無以成事,這樣方能矢志不渝守住民運乾坤。

在我過半生的民運生涯的認知中,當代民運有孫中山,就是王炳章。孫享譽天下是因為國民黨在蘇聯扶持下建立黃埔軍校,以此為基地北伐成功了。這是成王敗寇的近代版。掰開來揉碎了細看,王炳章的個人品格不在孫之下。可惜王炳章被他自己以後的民聯人毀了。

民聯歷屆主席:王炳章、胡平、於大海、吳方城、徐水良、薛偉、莫逢傑、薛偉(情同普京上了下,下了再上)、鐘錦江,其中四位博士,一位北大競選就聞名遐邇。只有王炳章鶴立雞群,無人能出其右。我認同王炳章不是在他2002年被捕以後,而是在他1998年持假護照闖入中國旋即被禮送出國的時候。因此我對王軍濤、胡平等十三人聯名討伐王炳章一事耿耿於懷。這是一種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不光彩政治行為,也是一種“政治正確”罔顧實際的愚蠢行為。2002年以後王炳章聲名有所恢復,但是代價極高,中共設陷把王炳章投入大牢。誠所謂“美麗的彩虹在雨後,真誠的友誼在別後”。

民陣歷屆主席:嚴家其、萬潤南、杜智富、齊墨、費良勇、(王國興,民陣南北朝時期一方主席)、盛雪、秦晉,其中沒有一位在接任時候有博士學位,掌門人學歷方面民陣低於民聯。然民聯以正派人居多,民陣以明白人居多。

時光進入新世紀,開始意識到我的民運的追求可能進入了瓶頸時期,再觀察中國未來政治走向,如果沒有大的、突發性的外部變化和壓力,中國的政治變化很難自動發生。這就會使自己在海外的民運舞臺上很難有作為了,再繼續努力是徒勞的,就有如年輕的時候挖泥挖到河底,只剩泥漿,沒有泥塊的時候,做與不做,多做與少做,都沒有分別了。在這個時候,就應該尋找新的出路,以避免時間的浪費。屈身守份,以待天時,韜光養晦是一個無奈的選擇,勤於筆耕多多寫作,密切關注中國政治變化,關注國際間的變化,尤其是美國政壇的變化,都是比較可取的無奈之舉了。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