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5周年纪念的神思与遐想

作者:秦晋

1989年6月4日发生在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一场血腥大屠杀距今已经35周年。中国古代诗人杜甫有诗云,人生七十古来稀。人生七十而寿,这场大屠杀已经长达普通人生一世的一半之久。我们年年不忘,年年纪念,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那场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给中国共产党提供了一个由革命党向执政党和平转型的绝佳机会,同时给中国提供了一个由专制逐渐向民主过渡的一种可能的尝试。当时的青年学生没有对中共的政权本身提出什么要求。他们所要求的,只是新闻和言论的自由,他们仅仅表达了对中共权贵的官倒行为的不满。能够形成青年学生对中国国事的关心,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中共先后两位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思想开明和锐意改革的精神。可是,以陈云为代表人物的中共元老,却认为青年学生的自由呼声和民主诉求冲击了中共政权的基础。因此,中共铁腕人物邓小平下令用武力镇压了这次的民主运动。政权是暂时稳固了,但是民主运动给中共和中国所带来的机会却丧失了。

历史的伤口还在流着血。中国还在为35年前的镇压支付着沉重的代价。学生们当时要求中共正视的问题,并没有因为镇压而消失,反而成了历史的堆积。由于镇压使得中共政府在人们心目中的合理地位更为脆弱,许多人说中共由于“6.4”开枪镇压而失去了它的合法性。对这一说法,我一向不以为然。因为中共政权是靠美国民主党行政当局政策倾向和苏联公然的武力介入强行从中华民国手中夺得的,对于强行抢夺而得的东西表示占有的合法性本身就荒唐可笑;而且,中国的百姓从未有过机会对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和治理他们的有效性置过一词。从客观上说,自49年起中国百姓对于强加给的一个新政权是默认的,因此,中共政权的存在充其量只有它的合理性。但在中国百姓心目中,这合理性的确由于“6.4”镇压受到了很大的破坏。可以断言,如果再发生政治上的风吹草动,中共极易陷入困窘难以自救。届时的中国百姓就不太会象89时期那样乖顺,而完全有可能顺势将中共之船拱翻。

再把35年前的大屠杀放在整个世界格局中观察,就可以清晰的看到,邓小平是为了维护中共政权和江山而做出的疯狂举措,却得到了时任美国总统布什的默许和接受。中共虽然短暂地承受了外交孤立,但是邓小平的强悍战胜了懦弱短视的西方。

我们还必须厘清,中国人民遭受中国共产党铁蹄统治75年的深重苦难,不是中国人民的选择,而是美国民主党杜鲁门和苏联斯大林的强加给中国人民的。起点是美国总统罗斯福在雅尔塔协议中对战时盟友中华民国的背叛和出卖,给了斯大林占据中国东北地区的机会,杜鲁门的中国政策帮助了中共席卷整个中国大陆,将中国人民推入共产主义的罪恶和蹂躏之中。

我们今天不忘六四,虽然年年纪念,但我们必须清晰认识残酷的现实,它对于改变中国现有的专制体制,收效极其微小,只是极小一部分意志坚定者的心念。中国人民与中共的抗争是人兽之斗,人魔之战,几乎没有成功和胜利的机会。虽然如此,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以精卫填海的精神和愚公移山的坚持,继续追求中国人民摆脱中共专制残暴统治的那一天。

中国的国情在习近平主导下12年,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全面倒退,经济改革四十的成果已经消耗殆尽,政治上正在上演毛泽东时代为特征的“文化大革命”2.0升级版,社会道德沦丧,中国社会崩溃和中共专制政权的轰然倒塌是不远将来可见的景象。这是中国发生政治变革的政治机会。

无独有偶,这个世界也开始走向倒退和反动,战后受全世界尊敬和景仰的民主、自由、文明标杆之国美利坚合众国在道义上已然轰然倒塌,这个世界的公义已经严重缺失,这个世界正在迅速奔向深渊。这是整个世界格局走向的结果,其背后是邪恶力量催生和推动的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和演变,非人力可以挽救。

世界向何处去?冥冥中感知上帝已经发出警告,人类再不幡然猛醒改弦更张,愤怒的上帝将再一次灌下大洪水阻止人类的堕落。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