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反共

作者:中华民国大陆公民党 Robert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1. 一个人要活下去,总要衣食住行;为了更好的活下去,我们选择了群居,所以有了社会;社会中,每个人之间或平等或不平等,其根源是每个人的实力的差异性,实力也就是权力的来源,个体结盟行为又带进来组织的实力的差异性;个人的权力,组织的权力,权力对抗竞争诞生了社会中的各种政治现象。

自私是生存的必要性,权力博弈即政治。

2. 一个人的实力如果比较弱,那么在权力竞争中就会失败而被另外的人压制或被一些组织压制,压制的结果就是奴役与被奴役;每个人都想不被奴役,这就是自由的起源;每个人都想不被奴役,但大部分人却想奴役别人,林肯说他既不想做奴隶也不想做奴隶主,所以林肯们的梦【人人不被奴役】成为了一种政治理念一种政治诉求一种政治潮流一种政治实践,这个梦想即自由社会,政治前辈们以民主分权的方式来架构它实现它;但是,想奴役别人的人总是存在于群落里,他们也仍然在努力实现并维持对别人的奴役,他们总在寻找机会并不断谋划以摧毁自由世界。

自由即不被奴役,它不是免费的,它需要通过对抗奴役者来实现。

3. 权力竞争本质是实力的强弱;校园霸凌的孩子基本是五大三粗靠身体的强壮,收保护费的黑社会是靠流氓结盟的实力来让摊贩商铺不得不按月给付,小骗子大骗子庞氏骗局等等靠智商的实力来收割缺心眼的傻子,资本靠联合达成垄断地位来获取市场定价权,工会亦是通过劳工联盟共进退来实现薪酬谈判中的筹码,希特勒通过党卫军的加持干掉了反对党派把持了政府实现了最终的独裁,商君通过驭民五术的策略始终让草民处于实力贫瘠的状态,共匪更是把所有权力集中并维持韭菜的原子化实现了无对手组织的奴役世界;而在相反的方向,用反垄断防止了资本控制市场,用三权分立让政府的权力得到了制衡,用政教分离限制了宗教组织代言的神权,用君主立宪剥离了王权的爪子,用陪审团限制了法官可能的专断,用党军分离遏制了党派变成军阀。

权力集中,则实力强悍,权力分散,则互相制衡,自由世界,是通过分权的架构(民主)实现的。

4. 共匪是集权的佼佼者,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共匪国七十年发生过什么无需再行赘述,共匪国正在发生什么更无需长篇。

为什么要反共?因为我们要自由。

谁是我们的敌人?那些正在奴役别人的人和希望奴役别人的人,即共匪和五毛和粉红。

2022年02月08日
中华民国大陆公民党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