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尖脑袋找屎吃的中国人

作者:任迺俊

在上世纪文革环境下我的小弟不幸患上癫痫,而后在红色恐怖环境下又死于癫痫,于是我学医后立志用自己的推拿针灸攻克癫痫症。

令我惊奇的是凡是找我治疗的癫痫病患者,不管是党员干部还是平民百姓家庭,他们都会告诉我:我们老虎屎都吃过,但是也没有用。

为什么癫痫病人要千方百计找老虎屎吃?是我们国人同胞的想象力太丰富,因为癫痫病在民间的俗称叫羊气疯。

我们中国人聪明的大脑想,老虎是要吃羊的,羊看到老虎要怕的,羊气疯患者只要吃到老虎屎,病就吓逃了。

于是无数热心人会告诉癫痫病患者的家属,只要你们吃到老虎屎,这个病就肯定好。

于是袖长善舞的党员干部到当时的西郊公园,走后门拿到老虎屎。

那些山穷水尽的底层无产阶级,也会通过18道弯人托人人求人把动物园的老虎屎弄到手,让自家的孩子吃下去。

至于结果当然是无效,可是并不会影响下一个患者继续绞尽脑汁吃老虎屎。

本人顺便做个说明,我不是给自己做广告治疗癫痫病,本人对癫痫病患者早就不接受治疗,在漫长的攻坚下,总共只治愈了一个患者这属于个案,其他的仅是有效或无效。

我只是感叹国人的民族劣根性——各阶层无穷无尽的愚昧……

国人吃屎有悠久的传统历史,不仅只是癫痫病人吃老虎屎,并且还有屎文化,人和多种动物的粪便竟然是治病的中药之一。

比如人的粪便叫人中黄,人的小便叫人中白,兔子的粪便叫望月砂,老鼠的粪便叫五灵脂,鸡的粪便叫鸡矢白,据说公鸡的粪便更好。

它们治疗什么我就不介绍了,我不认为这是中医博大精深的文化之一,我只认为这是中医中的糟粕之一。

我虽然也是个中医生,但我只想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还有一味粪便中药近期已经从中医药典中移除了,就是蝙蝠的屎中药原名夜明砂,过去是专治夜盲症。

国人同胞过去认为蝙蝠夜晚里能够抓虫吃,那眼睛肯定非常好,于是聪明的用它的屎治疗各种眼疾,根据中国的文化蝙蝠与福字同音,于是道家著名的《抱朴子》记载千岁蝙蝠…… 此物阴干未服之,令人寿万岁。

可是现在科学发达了,人们知道蝙蝠几乎是个瞎子,它是个弱视动物,它的飞行是靠它的耳朵和超声波,于是就不用它的屎做药了,上当受骗几千年。

现在看来吃屎并不只是底层没文化的专利,各个阶层都有好其者,甚至比没文化的底层有过之而无不及。

否则中国的大肥猪会爱上俄罗斯的大屠夫普京吗?可是猪对屠夫爱的死去活来,屠夫绝不会爱上猪,他的屠刀早晚必定对猪的喉咙口就是一刀,这是铁律绝不会有其他。

尽管中国的老鼠们说俄罗斯不能输,俄输了,自己就是下一个被美国攻击的对象。

我认为俄罗斯如果输了,对中国倒是个壮大的机会,如果俄罗斯赢了,下一个牺牲品被宰杀的对象必然是中国。

中国古代的政治家军事家一贯提倡的是远交近攻,至于今天中国的猪近交远攻绝不是什么雄才大略,我看是祸国殃民到差不多,奴才们少为你们的主子吹捧,历史会证明你们的主子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上海任迺俊 2022.11.6 手机18916568360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