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打一場國內的「細菌戰」嗎?

作者:蘇曉康

【按:今天我要進城去中國駐美大使館聲援「白紙革命」,一張白紙,透明、晶瑩、簡潔、樸質、無言而勝萬言,紙的背後民情滔滔、民怨沸騰、烈焰熊熊;抗爭因野蠻防控而起,又是青年學子領先群倫,打響第一炮,帶領中國重回八九天安門廣場。然而,整個世界已不在一場冷戰之後,而是在一場「生物戰」之後,這場瘟疫殺得週天寒徹,人類卻忘掉了「病毒源頭」,西方國家不僅永遠找不到武漢的「一號病人」,連P4实验室制毒的「蝙蝠女」,和習近平派去查封它的鹰犬孫立軍,都會「人間蒸發」,沒有任何證據留下來;今天全世界有沒有想一想,為什麼中共二十大提「鬥爭」、「安全」?為什麼中共製造了病毒,它卻防控不了這隻病毒?西方國家均已解禁並重新開放,中國反而不惜放棄經濟,禁而不止?】

4月19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網在公佈,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在他的简历中,刺目地列出学历:「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州立大学公共卫生和城市管理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公共卫生硕士学位」,而且今年1月26日中共成立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指導組時,孫力軍代表公安維穩系統成為指導組成員。

当时坊间有两大传闻:中共傅正华系统崩解,北韩金正日脑死;同时发生的这两件事,看似不相干,却有一个相同含义:极权之下的黑道出事了,民间多少有点普大喜奔。网上又重提薄熙来及其鹰犬王立军,以比附落马的孙力军,大家都在言不由衷,潜台词是习近平搬倒薄二哥,也不过是一场「黑吃黑」。习手下的孟建柱,也仿周永康故事经营自己的「王国」,岂有不倒之理?

然而更惊人的背后秘闻是,孙立军落马原因有五个版本之多,其中最诡异的是泄密之说,说他将在病毒严峻期进入武汉所获疫情泄露之核心秘密,尤其是P4实验室的讯息发给了他在澳大利亚的妻子,以为自保,若此便看似西方应已掌握病毒源头在中国的信息。

香港实业家袁弓夷称,正因為掌握了孫力軍偷送出國的證據,澳洲成為了首個要求國際社會對中共病毒源頭進行獨立調查,並要求中共要就疫情作出賠償的國家。

今年4月,與澳洲總理莫里森同屬執政聯盟陣營的議員克利斯坦森與參議員安提克,先後發聲要求中共政府賠償澳洲因中共肺炎疫情遭受的巨大損失,不少議員也紛紛表態,贊同澳洲政府沒收中共企業在澳洲的資產作為賠償。

今年5月27日和28日,澳大利亞外交部長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和澳大利亞國防部長琳達•雷諾茲(Linda Reynolds)在華盛頓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及美國國防部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舉行了2+2部長會議,其後發表聯合聲明,宣布雙方同意在南海和香港等問題上加強合作。

對此,袁弓夷分析稱,澳洲外長與國防部長此行的一個目的,就是把澳洲情報部門截獲的中共肺炎病毒證據親手交給美方,而美國政府也得以進一步確認,COVID-19疫情爆發是中共的生化武器洩露所致。

奇怪的是,西方仍轻易不敢怀疑病毒来自中共,正是他们过去不敢怀疑先进技术被北京盗窃的延续;相反,谭德塞的世卫协助习近平向全世界放毒,还是明火执仗,比尔盖兹偏要捐1.5亿给这个黑窝子,他帐算得贼清,因为中南海那个黑窝子让他赚钱老了,花这点小钱算什么?对此,再没有比旧社会骂地主老财的那句话搁这儿更合适的了:天下乌鸦一般黑。

无独有偶,已成为众矢之的的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副主任 石正麗,在今年二月接受美国媒体访问时透露,事实上,她在第一时间也怀疑过病毒是不是来自自己的实验室,甚至焦虑失眠。

中国出了一个「毒女」,吸引了逃到德国九年的廖亦武,台面底下我们管他叫「秃子」,一个写中国底层社会的鬼才,流亡西方五年了,他那支笔也该显露一下。这回秃子写的,那可不在底层,而在顶层呢,是中南海豢养的一只毒蝙蝠,我称之为「背尸人」写手再写「毒女」,他在网上贴出《 石正麗和SARS一代的終結》,梳理武汉病毒所从果子狸到蝙蝠搜寻SARS病毒的脉络,以及该所竭力撇清「人造病毒」,秃子这次在海外写的难道不是中国的另类「黑社会」?

这里暴露的另一个问题,恰是西方学界警告的:这个毒女,是不是在全世界生物学尚未订出完善的「功能性取得」(Gain of Function, GOF)研究规范时,走得太远太险?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武汉病毒所曾经有这方面的项目合作,但是2014年美国叫停,NIH率先探讨功能取得研究的道德风险及规范建立,而不贸然闯进禁区。无独有偶,在人工智能、基因编辑等领域,中国也跃跃欲试,这恰好是一个「弯道超车」的典范,极有可能车速过猛,而溢出那毒液?

武汉病毒所的「甩鍋」,隨即被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接过来發揮,称COVID-19的零號病人是美軍,被美國P4的泄漏病毒感染,先是流感症狀,就帶病入境參加在武漢舉行的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这是最早的「阴谋论」;鍾南山也出来助阵:COVID-19爆發在中國,源頭不一定在中國。由此,一场病毒「甩锅」发作,显然習近平不肯背鍋。

然而中国知名主持人崔永元,2月28日在推特做「武汉新冠病毒」民调,提供4个选项:1,天然病毒自然传播;2,天然病毒疏忽泄露;3,人造病毒疏忽泄露,4,人造病毒恶意传播。一天时间,便有9968人回答,认同「人造病毒,疏忽泄露」者最高,占51.1%;认为「天然病毒自然传播」的人最少,占比12%。与此同时,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不认同新冠病毒来自外国的说法。他说,如果是外面传到中国来,应该是几个中国城市同时发病。

随后幾天,從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奥布莱恩到國務卿蓬佩奧、再到總統特朗普,一再声明,中國在武漢疫情早期隱瞞了真相,阻攔美國科學家前往中國武漢調查,導致世界損失了數周極其寶貴的時間。特朗普乾脆把新冠病毒稱之為「中國病毒」,反击北京給美國扣鍋。

中美对抗已全面展开。美國釋放出領頭西方國家向中共索賠的信號,中共在國內全面發動了反美的民族主義運動。美國在南海試射了飛彈,中共軍艦駛入了從未如此接近關島的水域,其航母穿越宮古海峽並繞行台灣東部,美艦則頻繁穿越台灣海峽同時台軍在東部試射飛彈……。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