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還會重演嗎?

作者:蘇曉康

【按:這是我為「非暴力抗爭」討論會準備的講稿,誰料沒用上,只好拿來發臉書了。新聞報導稱「兩代人討論」,實則兩代人各說各的,甚至有點口炮,重複著以往海外討論會口水仗的傳統,我是一個老頭兒了,待在旁邊聽到一句話「爹味兒」,就再也不敢吭聲。可是報導是不會提及這些細節的。】

一、歷史細節的驚人重複

據彭博社引述美國情報說,解放軍的一些導彈裝滿了水而不是燃料;在中國西部的導彈發射井區,發射井井蓋無法發揮功能,讓導彈有效發射。其中的一些腐敗細節,與一百多年前的大清北洋水師相仿。清廷负责采购军火的人贪赃枉法,外国军火商偷工减料,弹筒里装的都是沙土。

歷史細節的絕妙相似,恰好是制度本質相似的證據。

歷史學家余英時晚年肯定「辛亥革命」、否定「晚清變革」、稱「滿洲黨」不肯改制才誘发革命,而中共就是一個黨天下的「滿洲黨」。

問題是,1894年的甲午海戰敗局,導致第二年的馬關條約,到1912年宣統退位,其間17年,今天的習近平政權,還有17年壽命嗎?誰說得了?

2023年夏天北京亂了營。外長防长皆失踪,經濟熄火,青年失業嚴重,美中全面對決,北戴河元老們焦急萬分,但是我看這些問題,都歸結為一個問題:打不打台灣!

習近平明白,拿不下台灣,他就歇菜;而外事口、軍方衡度情勢,斷然沒有決勝的把握,這軍方,首先就是火箭軍嘛,拿台灣,海軍陸軍都使不上。習性急也有道理,經濟下行了,中國實力開始疲軟,強國快成明日黃花,不只爭朝夕就全黃了!

然而這一切的前因後果,還得從鄧小平說起,當代中國,一切都是彎道超車,你說打仗、征服、軍事的事兒,也能彎道嗎?火箭井蓋打不開咋辦?司令員為此自殺嗎?核潛艇機械失靈、缺氧咋辦?

當然,今天的西方也不是當年的「八國聯軍」了,反而是一個仰賴中國廉價勞力的全球化,歷史不會完全重複,中國的前景在哪裡,我們還得慢慢琢磨。

二、「上甘嶺」意識形態

習近平居然拿電影《上甘嶺》跟「美帝」死磕,說明中共意識形態之枯竭,這東西就是民族主義,其實是他拿來阻赫國內民間反抗,所以在亮馬橋,學生反駁說:「你說的境外勢力,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嗎!」一舉就焚毀了這個意識形態,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中國近三十年的高增長,伴隨著中共對老百姓的高壓和剝奪,極其殘酷,人稱「第四次國內戰爭」;加上瘟疫下體制殘酷無人性的封控,各大中心城市都在醞釀和爆發反抗,習近平政權如果失去這個意識形態,「國內戰爭」會更快發生。另外,統一台灣,也是習近平轉移國內視線的權宜之舉,其實他還沒有勝算把握,但是中國人很吃這一套,因為民族主義至今也是中國人的意識形態。

習近平上台後,祭出「大國崛起」、一帶一路、「五步控制世界」等眼花繚亂的戰略構想,也快速破局,他去年底在舊金山對拜登認慫,其實就是回到他剛出道之際的「裝孫子」,藏詐於拙,想再騙一次全世界。我估計西方還會被他騙一次。

我寫了一本書《海恸》,分三层意思来解读中美在太平洋的遭遇。第一层意思是说,中国在一个坏的制度底下走向太平洋,等于太平洋迎来了一匹「战狼」;第二层意思說,养大这匹战狼的恰好是太平洋那一端的美国,这就是30年中国崛起的内幕和诀窍;第三层意思是,诞生在黄土高原上的中华民族、这个汉族,他们曾经不知道什么是海洋。

我們都知道,一百年前是嚴復翻譯的《天演論》,喚醒了中國士大夫的亡國滅種意識,由此迎來戊戌變法和五四革命;今天共產黨終於讀懂的西典,是麥金德的《陸權論》和馬漢的《海權論》,陸權與海權的對峙,令這個從黃土高原走出來的「小米加步槍」政權要造航空母艦了。一九九五年台海危機時美國派兩個航母打擊群來巡弋,中共還應急地研發東風-21D型陸基飛彈「航母殺手」,並引進俄製「基洛級」攻擊潛艦,此後經過二十年瘋狂海軍擴張,截至2022年共装备各类舰艇837艘,总排水量约265.36万吨,成为世界第二大海軍,其中战斗舰艇493艘、航空母舰2艘(不含尚未服役的福建舰)、驱逐舰43艘、护卫舰93艘、导弹艇81艘、两栖舰艇169艘、常规动力潜艇61艘、核潜艇18艘,大量水面舰艇如同“下饺子”一般駛入太平洋。

有人綜述中共海軍擴張六十年,經歷了三個階段的戰略:近岸防禦、近海防禦、近海防禦與遠海護衛結合。背後支撐的,是國家利益的拓展、成為海洋強國、突破島鏈封鎖,以及走向遠海、建設以航母為中心的遠海戰力,邏輯地由「沿岸海軍」(Brown Navy)、「近海海軍」(Green Navy),朝向「藍水海軍」(Blue Navy)提升。

這正是鋪墊在「上甘嶺」意識形態背後的物質基礎。

三、一個小學生耍了全世界

小學生這個說法來自李銳,在他102歲時對美國之音記者葉兵說:「过去我也不知道,他的文化程度那么低……你們知道嗎?他小學文化程度。」李銳這個時候提到他察看「第三梯隊」,所以習近平騙的第一個人就是李銳,而「第三梯隊」就是陳雲說的「我們自己的子弟」,也就是六四屠殺後中共的戰略部署,否則今天這個世界不會遇上一個習近平。

我在這裡舉例是想說明,習近平從一開始就藏詐於拙(藏巧於拙),騙取中央的考察人進入接班梯隊,那時候他的競爭對手是薄熙來,大家都知道當時薄熙來飛揚跋扈,在重慶大張旗鼓的跟北京的胡溫叫板,現在他還在秦城坐監獄,有說他已經死了,回頭看這段歷史,便知習近平在太子黨裡,是一個很有心計的耍陰謀的角色,中國俗語叫「裝孫子」。

習近平騙的第二個人是川普,2020年9月15日晚,川普在ABC电视对话中稱他與习近平通话,習騙他说中國控制住了疫情,川普相信了他,於是习近平得以「爆發、隱瞞、封城、甩鍋」四步驟,將武漢病毒蔓延全球,摧垮人類免疫大廈,全世界戴起口罩,人類付出的代價是:感染一億七千萬、死掉三百八十萬,而西方科學界還沒有抓住證據,至今弄不清病毒源頭何在。

這裡需要質疑的要點有幾個:

1、加速師、小學生

習近平六年中整肅134萬名官員、撤職170多名部長或副部長級,一個如此靠黨內整肅集權的獨裁者,為什麼一開始卻被民間譏為「加速師」?為什麼中國人從一開始就鄙夷習近平,說他是一個「初中水平」、「找死」、「加速滅亡」的二蛋;也說他就像毛泽东,「祸害中国,死后被鞭尸、老婆也自杀,下场清晰可见」。總之,人们看不起习近平,从人格到政策;這在中國是第二次了,八九當年天安門廣場上,人們也罵翻李鵬,最後被他血洗鎮壓;

2、梟雄是誰?

2012年前後,胡溫執政後期,中国基尼系数接近0.5、人均4000多美元,意味着一个动荡期的来临,但是民間卻認為,中国出现的专制,肯定是土的,水平低的,是中国专制主义加一点现代化;这个土的,不会是“Hi,希特勒”,也不会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

這兩個判斷事後被證明都是錯的,第一、習近平快速龍袍加身、搞定黨內和天下,登基稱帝,直逼毛澤東的梟雄神話,乃是中共歷史上也沒有的先例;第二、西方媒體、政界、漢學家一頭霧水,對中國出現一種無人辨識的統治模式,連一個政治學定位都找不到;拜登政權慌不擇地派大員去北京朝拜溝通,生怕惹翻這位新皇帝;歐盟法國甚至猶豫要不要插手太平洋和台灣危機;

3、習近平是中共的初心還是意外?

如果梳理一下近年來中國人(包括知識界和中產階級)對習近平和「習體制」的認知,就會發現巨大落差,其中一個最顯著特徵,便是「蔑視習近平,乃是一個全中國的集體無意識」,而且至今無人說破它。

其實,政治學常識是,習近平是中共這個體制的最好人選,沒有第二;再則,中共至今找不到可以替換習的人選,也即習再蠢再壞,也只有讓他做下去。

所以,我的問題是,「習近平現象」究竟是習近平呆傻,還是中國和中共都呆傻?

習上台之初,中國一直有「換習」、「換人換制」等聲音,雖然習不僅倒行逆施,也已焦頭爛額,而中共內外交困,仍不換人,乃是無人可換,讓習繼續頂缸,是最省事的做法,因為瘟疫傳播全球、防疫禁錮全國也拖垮經濟、一帶一路熄火、台海僵持、全球敵對等等,換了習就要有人出來應對處理,中共這個邊緣人集團,今天還有這樣一個人嗎?而且「換習」意味著清算其路線,如今的常委們哪個脫得了干係?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