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政權」中風、癡呆、失能?

作者:蘇曉康

【按:中共外長防長雙失踪、最精銳的火箭軍垮塌、北戴河高層衝突撲簌迷離、更多的政治謠言就不必說他了;再加上經濟下行、銀行爆雷、房市崩塌、失業暴增,北京政權以一副「危機總動員」的新模式展露於世,這個世界卻再也讀不懂它了。因為信息不透明,國際社會對一個集權政府瀕臨崩解也失去判斷,這是冷戰時代都沒出現的,今天我們也不敢斷言:習近平垮台了。那好,我就還順著前面分析的一點往下說:中國出現一種無人辨識的統治模式。

整整兩個月前,七月十八日我發了一帖《習政權開始解體》,當時的按語稱:秦剛失踪、火箭軍副司令吳國華自殺、司令李玉超傳被帶走調查,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太空)的上將中將們皆出事,習政權的神話開始破滅——習近平快速龍袍加身、搞定黨內和天下,登基稱帝,直逼毛澤東的梟雄神話,中共歷史上沒有先例,也惹得西方媒體、政界、漢學家一頭霧水,連一個政治學的定位都找不到;拜登政權慌不擇地派大員去北京朝拜溝通,生怕惹翻這位新皇帝;歐盟法國甚至要出賣台灣,反正太平洋不關他們的事;澳洲和太平洋島國也失去了感覺…… 大概連習近平都詫異他這麼容易就搞定了西方,可是他卻想不到他鍾愛的外交部長會出事,那些要用來打台灣的火箭軍、太空軍的司令們居然個個怯場,不敢打這場關係到他歷史定位的統一大戰。這種尷尬其實很簡單,全世界怎麼會認識北京出現了一個黑社會政權,以及六年中整肅134萬名官員、撤職170多名部長或副部長級、卻只信老婆女兒兩個女人的獨裁者?假如在晚清,那倒是可能的,而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人類都在計劃往哪個星球搬家了。習近平從一開始就被民間譏為「加速師」,那個定義正是「加速滅亡」,如今大家總算看到當皇帝原來這麼費勁,我曾有一文《造帝之術》描述習的快速稱帝,不料他垮台也是快速的。】

1978年至2013年,這四十年里,中國經濟以10%的年平均速度增長,人均收入提高了10倍,約8億人擺脫了貧困,嬰兒死亡率降低了85%,人口平均壽命提高了11年。這些成就,是在中共壓制社會、禁錮言論、破壞環境的條件下達至的,歷史上無先例、理論上說不通,但是西方還是竭力要解釋它,《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志主編喬納森·泰珀曼(Jonathan Tepperman)管這個怪物叫「適應性專制」。

關於其特色,他的描述其實並不新鮮:如在名義上保持共產主義信仰的同時,接受多種形式的市場資本主義和其它放寬限制的改革;又如,雖然審查制度從未消失,但黨員可以有不同意見,也可以展開辯論;內部報告可能會出人意料的直言不諱。

他說這個體制的創建者自然是鄧小平,他汲取毛澤東專權的教訓,不讓一人專權,而是在領導集團成員之間實行分權,即人們常說的「常委集體負責制」,但是泰珀曼看不懂的一點是,每一屆「常委制」是有一個「核心」的,習近平之前即江澤民、胡錦濤,在有限「分權」之中仍然保留「最終拍板人」——這是「六四屠殺」後鄧小平推出「婆婆」模式之「垂簾聽政」的殘留,這才是中共頂層結構四十年有效運作的訣竅。另外如論功受賞、有限的地方自治等一些基本的權力鬆綁或稱誘惑。

然而,在這個權力不受制約和監督的制度下,「分權」恰好導致腐敗氾濫,一個驚人的經濟增長,變成一場更驚人的腐敗,而所謂「官二代」(或江胡兩屆執政)的腐敗,向太子黨提供了一個集權的合法性來源,在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時代,2012年位高權重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因腐敗而落馬,而他又是靠親信王立軍殘酷的「打黑」治官,加上「唱紅」的文革手段,向胡錦濤挑戰。

事實上,在習近平不僅是踏著薄熙來的屍骨登頂,中國也因經濟发達而腐敗橫行,中共壟斷一切社會資源、權力,而勢必成為腐敗的制度性根源,習的權力問鼎之路,也是一場場反腐的結果。習近平的發跡,底蘊就在這裡——如果說「發財」是中共的「第一合法性」(後六四),那麼「反腐」就是它的「第二合法性」(後開放),第二個顛覆了第一個,然而橫豎都是它「合法」,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習上台六年中,有134萬名官員因腐敗而被整肅,部長或副部長級的高官有170多名被撤職、大多數投入監獄。自2012年以來遭到整肅的中共中央委員比整個中國共產主義革命史上的加在一起還多。

黨是黑社會大佬,黨主席也唯有以反腐、集權、專制,才能存活。所以習近平的「造帝之術」,就是拆除鄧小平建構的「適應性專制」,泰珀曼寫道:

『用裴敏欣的話來說——習近平「用基於恐懼的體系取代了鼓勵業績的體系」。這一改變帶來了兩大問題。 首先,它扭曲了官員的工作動機,從顯示業績變成了顯示忠誠度。第二個問題,用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亞歷山大·加布埃夫(Alexander Gabuev)的話來說就是,「當你只剩下了恐懼的時候,如果高層沒有下達明確指令,官員會因為害怕而什麽都不敢做。這樣整個官僚體系都變得消極被動。什麽事都幹不成了。」』

習近平並不滿足於僅僅消除競爭對手,他還通過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和拒絕指定接班人來進一步鞏固自己的權力,而他之前的領導人通常在任期中途就會提名繼任者。他將「習近平思想」寫入中國憲法(此前只有毛和鄧享此殊榮);他一手攥住了最高軍權;他在從金融到台灣到互聯網安全的各個領域建立了多個「領導小組」並自任組長,成了「萬能主席」。

恰有一舊友來美,問他天下大勢,他說了兩種預測:一說,一年半後「天全黑下來」;另說「半年後」,然後就是天下大亂,再往後就不知道了。此意是說習近平將翻盤,失控全局?他說國內亦猜他欲傳位女兒,而無論體制內外,均無替代人物可能出現,逼跨習的只能是外力、戰爭、大災難。習的唯一手段是軍隊,但是人們都懷疑他控制軍隊的能力。幾日後,又見一位來客,稱「國內形勢已到極限」,半年一年之內會有大事,習只信老婆女兒兩個女人,難道中國會再現晚清格局——兩宮太後和一個兒皇帝?我對這種臆測似信非信,好像中國正在出現一種無人辨識的統治模式。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