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出了個希特勒

作者:蘇曉康

【按:手握兩個「百萬億」,乃是鄧小平陰招「韜光養晦」之成功,西方現在才醒悟;至於「兩會」百分之百當選,那是集權使然,並不新鮮;可是習手握這兩條,便要做希特勒史達林,卻令國際社會詫異,而看到「北京出了個希特勒」(跟「北京出了個毛澤東」不可同日而語),在西方政界,至今也只有一個蓬培奧,

我猜拜登就不這麼看習近平,否則他怎麼還想跟北京做生意?當年英法雖搞綏靖主義,卻不會跟納粹德國做生意的。所以這個世界在習近平眼裡,像小孩一樣好騙,才是本質。】

一、怪物還在得瑟

註定不可持續的一種制度和統治方式,居然耀武揚威地存在了那麼久。

中國三十年統治模式,在經驗和學識之外,古今中外都沒有知識可以解讀它。甚至世界上所有的專制政權,都把中國視為一個「可望而不可及的模範」。人們對中國的預測,誤差不僅僅是「經濟發展導致民主」、還在於三十年裏預言「崩潰」多次,每一次都低估了這個政權的存活能力。

中共這個集權制度,穿越三道生死關隘——「六四」屠殺合法性危機、市場經濟、互聯網社會,不但毫髮無損,反而被淬煉得前所未有的強大與邪惡,以致近現代以來西方學界積累的「專制集權」知識,皆無力解釋這個「東方不敗」:它如何可以一場饑餓接一場文革,然後要救「亡黨」,卻再來一場大屠殺,便迎來二十年經濟起飛、貧富崩裂、階級對立和道德滑坡,再升級為世界第二超強,同時也是蘇聯之後的新型集權。

它完全是一個怪物。

1978年至2013年,這四十年里,中國經濟以10%的年平均速度增長,人均收入提高了10倍,約8億人擺脫了貧困,嬰兒死亡率降低了85%,人口平均壽命提高了11年。這是一次「大躍進」,所以中國有兩個「大躍進」,一個在毛澤東時期,一個在鄧小平時期。

第二次「大躍進」,專家界定中國推行的是資源耗竭式發展模式,而且是权贵集团拿走利润,留下垃圾。现在中国大的生态环境已经完全毁坏了,江河污染,洞庭湖、鄱阳湖干了;還有北京的雾霾;土地污染造成的食品污染,令中國癌症高發,超過世界任何國家。

二、暴富强权令纳粹失色

經濟奇蹟換來「两个丧失」,第一個喪失,中共是拿中華民族的大好江山,換取他們黨的江山;

第二个「丧失」是中国人的心灵被掏空了,中共不准你有信仰,人的道德大滑坡——中国人的心灵家园也丧失了。

中國推行的資源耗竭式發展模式,山河破碎,道德淪喪,這個国家主义主导的「中国模式」的设计,从一开始就是挥霍中国资源,再挥霍人类资源,它成功以後的邏輯,就要开疆拓土、资本输出、万方来朝,所以2017年習近平上台,手握兩個百萬億(100万亿国有资产和100万亿现金),中国下一步要五步「支配世界」。

最近人類遭遇的這場瘟疫,也檢驗了這個怪物。

三年前無論是它放毒還是失手洩毒,它極其成功地讓全世界染毒,感染人數五點四四亿、死亡六百三十三万,而西方至今抓不到武漢病毒的證據;中共也可以將一個兩千萬人口的國際大都市徹底封死,其控制能力已令前面的納粹德國和斯大林蘇聯望塵莫及。

中共不肯改變,放棄權力,習近平是他們最好的選擇,所以二十大他還會連任。

三、躺平主義

民間消極抵抗,也反應了這個怪物的強大。

“岁月静好”死掉了以后就来了“躺平主义”,

三十年盛世,北上广不相信眼泪,京津冀得有个好肺,

岁月静好是体制与民间共谋的一种矫情,

抗爭乃少數勇敢者所為,代價慘烈,「七零九」律師是代表。

民族主義洗腦成不成功?不知道。

民粹主義有明顯代際劃分,老三屆懷舊紅歌,也熟悉毛時代的物件,

三十年后年輕人對獨裁、個人崇拜、紅歌紅旗反而陌生了,

他们腻歪那个挑二百斤的,却不知道他是學毛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