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輔烽火

作者:蘇曉康

2014年春天,有刺目的一場血火——基辅烽火连天,一个广场几成废墟,乌克兰为摆脱俄罗斯而血战。前几年是开罗火爆,警民攻防,军队袖手,政府终于推翻。唯有中国人迟迟不动,万般忍辱,不愿流血,革命无望,腐烂日深,人心萎靡。

八年後,我在Netflix頻道看2015的紀錄片《凛冬烈火:乌克兰为自由而战》,頗為悲涼烏克蘭民族的處境,她夾在東西兩大陣營之間,俄羅斯霸道,而西歐其實也不厚道,刚刚欧盟峰会裁定,乌克兰快速入盟落空;又深為她寧死不屈的精神而感動,甚至也有荒誕感,前親俄總統的那些鎮壓警力別爾庫特部隊,而今莫非也在浴血抗俄?這部記錄片也鉤沉出來,「基輔烽火連天」曾是我記憶中的一團火,於是到日記中去搜尋,竟也找出自己那一段幽暗的私人軌跡,連帶搜出那個時段的一幅世界圖景,也是血與火、東方與西方、歷史與思潮、悲切與宿命的另一種荒誕。

二〇二二年二月,普京終於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俄烏戰爭打響。以烏克蘭為戰場的歐盟(北約)和美國對決俄羅斯的這場戰爭,在正義、武器、戰術諸方面,均顯示集權制度落後不止一個世紀,俄羅斯近八十年後居然還是老把式出手,只能打一場二戰式的侵略戰,而西方無須親自入場,只提供武器、情報、戰術,就把俄羅斯打得昏頭轉向。

普京侵烏失敗,能夠全身而退嗎?網上預測,普京只有兩個選擇,一是不認輸,動用化武或核武,與西方同歸於盡;二是認輸撤軍,政權崩解,普京或被殺或上審判台,新領袖割地賠款,放棄強人政治,俄羅斯解體。

俄羅斯九十年代解體過一次,說明它的集權體制是維繫帝國的唯一機制,捨其便成碎片;普京重構了一個「新帝俄」,還是逃不脫這種機制。普京重構強人體制和大俄羅斯主義的意識形態,雖算不上回到斯大林式的蘇聯帝國,卻多少回到了沙俄,這樣一種倒退得以成功,說明俄羅斯這個民族的落後,包袱沈重。這兩件東西,也會隨著普京垮台而衰微,比如普京這二十年建立的執政精英體系,是一個極度腐敗的權貴階層,民怨極深,會被清算;大俄羅斯主義則只能存活於俄羅斯人之中,而被其他邊疆民族拋棄。

二〇一一至一四年,我在歐洲、南亞、台北、北美飛來飛去,深有感觸的一点是,西方生活方式难道未被顛覆吗?伊斯蘭恐怖攻擊雖未得逞,但令西方舒適的生活有限化,安檢已成常規,每次進出機場皆須掃描身體行李、去下腰帶、脫掉鞋子、拿出電腦手機,瑣碎不堪,卻人人習以為常,而這一套通行全球,未聞有任何飛機被炸毀空中,亦屬奇蹟;安全課題由地方性、區域性轉為全球流動性,恐怖威脅施加於全球任何個人,等於綁架全人類,這是世紀魔王如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都未能做到的,西方價值核心個人至上亦在最基本層面受到挑戰,這還不是生活方式被顛覆嗎?反恐除了訴諸武力別無他途,也陷入以暴易暴弔詭,至今看不到解決之道,基督教文明可謂觸底。

回首那段时光,总体的印象是灰色无助的,只有「基輔烽火」一个亮点,还有余英時的一句诗,是陳淑平复印寄来余先生的手书《輓沈燕姨母四首》中的一句,悲凉而通达:

誰知天地閉,隱沒不須悲。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