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成了小白鼠

作者:蘇曉康

【按:蓬佩奥透露的「宮廷秘聞」,外界怎會知道?但是川普的憨大,在坊間早已不是秘密,美國甚至因他而分裂;從當時媒體報導出來的新聞,就知道習近平在耍川普,我後來梳理期間細節,寫進《瘟世間》一書中,高級文明鬥不過低級文明,這樣的歷史難道還會重演?】

二〇二〇年三月中“武汉肺炎”扩散至全球,意大利成人间地狱,美国亦全境沦陷,纽约几近封城,股市大跌,经济停摆,中国瞒报贻误防控?华人怎成祸水?中南海与白宫竟同时遭致“执政危机”,川习皆有“连任”急难,这是什么世道?瘟疫之下,“现代化”好似灰烬,原来人类还很原始;国内情形晦暗,风雨飘摇,武汉比人间地狱更甚,焚尸真相惨到什么程度?老百姓已是累丸之危、砧上肉糜,对暴政束手无措,高层政治依旧迷离,中国还有比今日更黑暗的吗?

这次瘟疫,西方从领袖到大众,皆因轻忽于初始,而损失惨重,多位领袖、明星中招,大都市一一封城,生活方式急剧被颠覆,形同遭遇战争,以致比尔•盖兹叹为一次”伟大的纠错”。这个文明就是从大灾大难中存活下来的,也不信“人间天堂”,他们的伟大心灵,“一个严肃的生命”,蔑视公共见解,永远以“整体性智性”,思考不测的未来。

同樣坐擁至少二百年科學先進的西方,這次被打得暈頭轉向,盡致遲遲不能解答悬世之谜:病毒源头何在?然而,民間憑常識,也知道兩個向度:自然毒或者人造毒。

美国《华盛顿邮报》4月14日称,美国政府内部传阅一份美国驻华大使馆有关武汉实验室的外交电报,内容提到美国使领馆职员及医疗相关专家曾多次到访武汉的研究所,他们向美国政府提出警告,称实验室安全度不足,欠缺经训练的操作员和调查员去确保实验室安全运作。

对华强硬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接受福克斯新闻访问时说,“我们知道病毒源自中国武汉,我们亦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只是距离那个市场几哩远(编按:实际距离不到30公里),仍然有好多事情有待发掘,美国政府会努力找出答案。”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陆军上将马克‧米利(Mark Milley)表示,目前美国的情报似乎显示,新冠病毒很可能是自然,而非在实验室制造,但他们没法完全肯定。

福克斯的另一位主持人卢•多布斯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段他和一位嘉宾讨论闫丽梦“重大案例”的视频。特朗普转发了这条推文。3月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近30%的美国人认为这种病毒很可能是在实验室制造的。

更晚至來年伊始,元月間美国《纽约时报》、英国《每日邮报》皆报导,美国副国安顾问博明与英国国会议员展开视讯会议时表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实验室可能是最可能的病毒来源。”最新情报表明,新冠肺炎病毒应该就是来自距离武汉市场11英里的“绝密武汉病毒研究所”。

博明说,这种病毒可能是因“泄漏或事故”从实验室逃脱,“即使是北京的企业界人士也公开否认了(病毒来自)湿货市场(指最早传出疫情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故事。”博明早在2020年1月就示警新冠肺炎病毒的起源,自疫情爆发以来,他强烈怀疑病毒源于中国实验室,2020年4月还命令美国情报机构找寻证据。

是不是中国封锁冠状病毒的信息,而令西方科学界在“武汉病毒”面前怯懦,从一开始就混乱、疑神疑鬼、无能为力?早在这个春天《纽约时报》便批评“美国封关太晚,成效有限,无助防堵疫情传入”,而白宫去年12月底已知悉武汉疫情,川普3月2日还在推特说:“我比大家建议的时间,提前许多周对中国封关,因此受到民主党人批评。但这救了很多人的命。”终于,十月二日深夜川普发推:

『今晚,第一夫人和我检测出冠状病毒,我们立刻开始隔离和治疗进程。我们将共度难关。』

我在脸书上说,“武汉肺炎”令西方输掉第一局,今晨获知川普中招,他染疾若失去下届总统,则再输一局;而民主党上台,正中北京下怀,世局将整体翻转,美国大概难以翻身了。這是一個“蝴蝶效應”,源頭在北京,而第一個挑戰者是大炮任志強,他才是关键“吹哨人”,梳理其间脉络,亦顯示川普第一時間如何輕忽瘟疫,吃虧在後面,此處不妨再引此脈絡,日後這就是歷史:

一、习近平欺骗天下,第一个骗的就是川普

9月15日晚,川普在费城参加美国广播公司(ABC)举办的电视对话会。一名选民问道,川普过去说习近平做得很好,现在却在责怪他,是否对习近平有过误判。

川普随即讲述了和习近平交恶的过程,川普说,“(疫情)刚开始时,在没有人知道这(病毒)是什么之前,我曾与习近平通话,他说,我们做得很好,我们控制住了疫情。我就放心了。”

他表示,习近平告诉他疫情被控制住了,但是事实上没有,他对此非常生气。

二、问责习近平第一人

2月23日習近平召開全國上下約17萬人抗疫恢復經濟的大會,任志強就开始问责:

——去年12月發生了甚麼?

——為甚麼沒有及時公佈資訊?

——為甚麼會發生1月1日中央電視台追究八名謠言者的新聞?

——為甚麼會有1月3日的訓誡?

——為甚麼會有1月3日對美國通報的疫情資訊?……

任志強一連串追問,都是要害問題;

更要害的是,他是追问一个欺瞒全世界的“黑社会巨枭”;

西方领袖们为什么完全没有警觉、质疑?这不是很幼稚吗?

習至今不但不向武漢人、向中國人、向世界解答,反而千方百計掩蓋疫情在武漢爆發的真相,不提供〇號病人數據,阻止國際專家考察武漢P4實驗室。

三、川普天真想帮习近平

剛剛在美國出版的伍德沃德新書《憤怒》,首度披露了今年特朗普與習近平兩次電話交談的細節。

2月6日他們的30分鐘電話,特朗普提出了對中國疫情進行幫助的建議,但被習近平拒絕。習近平說:「我請美國和貴國官員不要採取過度行動,以免造成進一步的恐慌。」

通話後的幾周裏,北京和華盛頓繼續就病毒進行交鋒。最惹怒特朗普的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公開甩鍋,稱「病毒是由美國軍方帶到中國的。」

3月27日第二次最高通話,特朗普直斥趙的言論荒謬,而習近平則回擊:美國官員應避免借用特朗普種族主義反華言論。此後,兩人再沒有熱線交談。

至此,以國務卿蓬佩奧為首的”新鷹派“,推出一系列外交措施,圍堵中國,實質上要結束這個政權。

十月二日川普露面,仅仅一天而已。无疑总统的治疗方案是最高机密,无论多少顶级专家参与会诊,川普和第一家庭,终未逃脱被那所海军医院当做“试验品”(小白鼠)。他的染病,无疑又跟激烈的大选分不开,在美国被病毒重度污染之下,据说他开了一百场以上的造势大会,也不肯戴口罩。政客也跟科学家一样,在“东方毒物”面前,显示了一种“西方式的落后”。我又在脸书发帖:

『这两天成千上百的美国人,为他们的总统祈祷,美国在一夜之间,露出基督教国家的原貌,一种静穆的震撼,让我非常感动。另一方面,我也看到绝望中的国家和人民,默默地把自己交给上帝。今天川普露面,我宁愿相信是上帝医治了他。这种“属灵”片刻,并不多见……。』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