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鼓傳花,錯估了習近平

作者:蘇曉康

【按:如今德國人反思「当年是否能阻止希特勒上台?」那麼中國人、尤其是中共各派系,大概還在後悔「習近平怎麼會上台?」的迷思之中。兩廂比較,政治前提、文化歷史背景,自是大相廷徑,但是經濟因素可能都是決定性的。不過,中共在三十年經濟起飛的鋪墊下,釀成一個超級集權,無疑跟陳雲的一個決策有關:還是我們自己的子弟接班可靠,這卻是當年德國絕對沒有的一個向度,完全是由中國的政治與文化傳統的劣質性所決定的,中國的文化論說一向否定「反傳統」,在此明顯是一個誤判。】

二十大閉幕式上,兀然出現胡锦涛不自愿被带离场的法新社画面,习近平扭頭不理,胡最後拍打李克强手臂,好辛酸的一副「兒皇帝」退位景象,乃是我十年前寫《「紅小鬼」源流考》一文(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時根本未逆料的一幕,若再聯想起胡耀邦臨終之淒涼,再印證當下年龄未达退休的李克强和汪洋均從中央委员出局,便知坊間的一個猜測:習近平鬥不過江氏上海幫,盡拿團派出氣,大概是真的,而當年鄧小平自廢股肱(胡趙),無意間為後來習近平的集權倒退做了鋪墊。

習近平集權十年,終於在這次中共二十大登基,這既是八九六四中共危機的一個定局,也是另一場博弈的開場。觀察中共權力博弈,尤其六四屠殺後三十年,其間有幾個派系「擊鼓傳花」,無人可預測花落誰家。

2012年前後,胡溫執政後期,中国基尼系数接近0.5、人均4000多美元,意味着一个动荡期的来临,中国出来两句话:

全世界已经到了29和33

中国已经到了89

當時中国乱哄哄的,據說思潮就有十种之多,有一種分析:

——中国根本就不可能出希特勒,眼下到处都腐败,就更不可能,出了也让老百姓把他赶下去;

——中国出现的专制,肯定是土的,水平低的,是中国专制主义加一点现代化;

——这个土的,不会是“Hi,希特勒”,也不会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

中国政府是一个双百万亿的政府;100万亿的固定资产,100万亿的现金储蓄,它可以拿出7、8千亿去维稳,去强制弹压民间。

2013年建国日,北京有一个太子党聚会,毛泽东前秘书胡乔木之女胡木英昭告众人,她与习近平谈了一小时,其言可视作一篇《红二代宣言》,擇其要點:

1、江泽民对于腐败极力纵容,甚至怂恿;

2、胡锦涛对腐败闭目塞听,默许放纵;

3、「红二代」要奪權「官二代」。

所以中國最富有的時候,正是太子黨與江胡兩屆(工程師執政)爭奪天下之際,而知識分子預測「不可能出希特勒」的時候,恰好是黨內奪權最激烈也最容易出梟雄的時候。

這個梟雄是誰?

中國人從一開始就鄙夷習近平,說他是一個「初中水平」、「找死」、「加速滅亡」的二蛋;再則,就是說他是另一个毛泽东,「祸害中国,死后被鞭尸、老婆也自杀,下场清晰可见」。

總之,人们看不起习近平,从人格到政策全盘否定他;這在中國是第二次了,八九當年天安門廣場上,人們也罵翻李鵬,最後被他血洗鎮壓。

習近平在爭儲博弈中擊敗薄熙來,上位之後又面對他前面的兩個派系:江澤民的上海幫、胡錦濤的團派。這些派系是怎麼來的?

當年鄧小平為了改革而啟用胡耀邦趙紫陽,改革遭遇阻力後就無情地拋棄他們,然後調派野戰軍殺進北京鎮壓學運,六四屠殺後,鄧已經無接班人可選,才令李先念或陳雲推薦江澤民上位,但是江不是鄧的嫡系,鄧對他不放心,又隔代指定了胡錦濤,鄧看中胡,只因為胡在拉薩開槍鎮壓,是省委一級中最早開槍的一個。但是胡錦濤很平庸,沒有什麼能力,上位後也是被江澤民架空。

另外有一個重大改變,是六四屠殺後陳雲說「還是我們自己的子弟接班放心」,開啟了所謂「紅二代」整體接班的合法性,說「合法性」,是因為列寧式政黨是沒有世襲制的,你看蘇聯和東歐的共產黨哪有子弟接班這回事?但是陳雲的這個戰略部署,被習近平接班後徹底打斷,他回到「任人唯亲」路線,啟用自己的「之江新軍」到中央任要職,其中也包括他的清華同學幫、秘書幫等,所以今天中國政壇上其實並沒有出現一個紅二代整個世代接班的現實。

六四以後,江澤民那一屆都是行政幹部,後來胡錦濤那一屆都是工程師,雖然中共依然是「黨領導一切」,但是「集體領導」,當中有一個核心,是拍板的,多少有點韋伯講的「科層制」,但是習近平上台,又回到派系,甚至要回到毛澤東,所以是一個馬蹄型,借用吳國光最近提出的概念,兩頭是獨裁制(毛、習),中間是寡頭制(鄧、江、胡),然而獨裁制中的習跟毛有區別,毛是孤家寡人,習想學毛但是學不了,他還是需要一個忠於他個人的執政團隊。

習上台之初,中國一直有「換習」、「換人換制」等聲音,雖然習不僅倒行逆施,也已焦頭爛額,而中共內外交困,仍不換人,乃是無人可換,讓習繼續頂缸,是最省事的做法,因為瘟疫傳播全球、防疫禁錮全國也拖垮經濟、一帶一路熄火、台海僵持、全球敵對等等,換了習就要有人出來應對處理,中共這個邊緣人集團,今天還有這樣一個人嗎?而且「換習」意味著清算其路線,如今的常委們哪個脫得了干係?

一般的说法,是习不仅颟顸,也深通权术,乃中共三十年未见的狠主,直逼老毛。其实,六四屠杀以降,“合法性”成疑,中共若不走普世价值道路,只有相反走集权道路,而且必须越来越极端,俗话说,螺丝越拧越紧,松一扣就滑丝了,所以该党的前景,就是呼唤强硬独裁者,而牺牲社会发展和大众利益,且必须走到与西方和国际社会死磕的那一步,这是屠杀已经预设的前景,中國與國際社會耗費三十年,才从習近平和二十大看到这一步,至今並沒有完善的對策,大家都剛剛從一場瘟疫襲擊中醒過來。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