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台灣選後政治發展的四點看法

作者:王丹

第一,與大部分西方觀察家相反,我不認為選後到520就職,中共會用更激烈的手段做出反應。理由有三:首先,中共第一時間的反應……「民進黨不能代表台灣主流民意」……不像是倉促的下意識反應,深思熟路的基調說明中共對選舉結果已經心裡有數。雖然這樣的說法有些阿Q精神,但對結果不意外就不會惱羞成怒,因此整體來講第一反應算是溫和的;其次,選後台灣政治生態發生變化,民進黨失去國會主導權,這會讓中共多少還能保留一點「和平統一」的幻想,只要有幻想,就不會輕舉妄動;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中國經濟疲軟不振,亟需外資和台商的繼續加持,因此中方正致力於美中關係的緩和。在這樣的大形勢下,中方不會因為台灣問題再次與美國翻臉,對中共來說,中美關係比兩岸關係來得重要。當然,接下來會有一些外交和經濟上的動作,但那些動作對台灣侮辱性強,實際傷害性不大。因此我研判,選後兩岸的緊張情勢不會特別加劇。

第二,民進黨要穩住執政權,面對的嚴峻挑戰,其實還不是朝小野大,因為朝並不太小,野也並不太大。我認為最大的考驗,還是連續執政十二年,民心思變,民進黨的執政會被更嚴格檢驗,賴清德的執政風格也會被拿來跟蔡英文做比較,這是大環境的問題,很難逆轉。民進黨要贏回中間選民和年輕人的票,必須在諸如司法改革和居住正義等問題上,端出令人耳目一新的,讓社會有感的重大改革。此外,2026年民進黨如果能夠拿回新北市,賴清德的連任才比較有基礎,準備工作,現在就應該著手了。

第三,民眾黨是否能突破第三黨的泡沫化宿命,不是柯文哲賭氣說「希望酸民可以活得夠久」能決定的。這次選舉,柯文哲的總統票多出民眾黨不分區立委的票數65票之多,充分說明民眾黨仍然是一人黨。民主政治的歷史上,很少有一人黨能夠維持長久的。兩年後黃國昌,黃珊珊離開立法院,如果在縣市首長的選戰中雙雙失利,民眾黨就更是只靠柯文哲一人了。而對於民眾黨來說,其實最大的隱患和挑戰就是柯文哲自己。柯文哲如果不能真的推動新政治的發展,早晚會令支持者失望。而按照他從政十年來的紀錄,政治性格並不穩定。一個人的人氣也是潮起潮落的事情,一件意外就可能讓明星瞬間落入塵埃,柯文哲要在接下來的四年中躲過所有的風險,也是難度極高的挑戰。

第四,對於國民黨來說,雖然取得國會第一大黨,但實在沒有高興的本錢。因為在立法院的多數地位並不穩固,且不說藍白合困難重重,國民黨自己有幾席立委也在司法的邊緣遊走。這個百年老黨有個特點,只要順風順水一點,就會內部產生波瀾。傅崐萁挑戰韓國瑜就是最近的一例。此外,韓國瑜當選立法院長,對國民黨來說,是福是禍其實很難說。韓國瑜是自走砲,不可控制,口無遮攔,失言幾乎是肯定的事情。他在那個位置上,很容易給國民黨拉高仇恨值。

此外,除了支持者的年齡結構的問題也是隱患之外,我認為,對於國民黨來說,最大的挑戰有兩個:一個是他們的豬隊友習近平。如果未來習近平對台灣採取更加蠻橫的政策,台灣內部的怨恨大多會投射到國民黨身上,這種前景的機率其實還是相當大的;另一個挑戰就是國民黨的中國政策。這次選舉應當讓國民黨看清楚,關乎與中國的關係,台灣人說到底還是不放心國民黨。國民黨要不要改?改了,就跟民進黨區隔不大了;不改,難得到選民的信任。要怎樣把握路線問題,才是國民黨上下應當認真思考的大問題。

本文由《上報》首發。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