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忘录

作者:诺亚方舟

终于开始动笔,再晚就来不及了。家父到查出癌症动手术之后才说要写回忆录,那时已经坐不起来。凡事能赶早不赶晚,人生苦短,能写还是写出来,至少对自己有个总结,也许对他人有点借鉴,没有经验,极少有教训吸取吧?况且,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每个人每个家都如此,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研究历史往往可以参考,参照。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吧:王刚,一九五八年十月六日生人。一九七六年一月插队知青,七七年十二月参加高考,七八年考入河北医学院医学系,一九八三年一月到邯郸医专生理教研组任教,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被河北工程大学解聘,现在通过社保系统,以企业身份退休。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愿意再往下看,因为有了另类的感觉,本来,一个大学教师走完职业生涯,按部就班退休了事,怎么就在退休前三个月被校方解聘了?我的回忆录就以倒序开始吧。

解聘风波: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上午十一点,校人事处的高处长,带领一班人马来到医学校区,当众宣布校方决定,我被学校解聘,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来不及有正确反应。我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曾有过坐监狱的思想准备,这么个处理方式,没想到!令人诡异的是,解聘理由说了几条,根本就风马牛不相及。说我违反劳动纪律,无故旷工三个月以上;不孝顺父母;发表与大学教师身份不相符的违反师德的言论。其实,真正的原因就一条,那就是我不安分守己,多年来在网上及其他场合发表官方忌讳的言论,但就是不说这些,原因大家懂得。

其实我应该有思想准备,前车之鉴有夏越良,现在有毕福剑,许章润,有什么新鲜的?

事情要从二零一二年一月八日说起,那个年月,我对自己的命运、国家命运感到极度失望,满腔悲愤,决心冒险将沉闷在心里几十年的话全讲出来。在腾讯微博上发表了一个大学教师致中共中央高层的公开信,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后来又传到了海外,外媒也采访转载报道了,许多国内外网站都转载,此后五年内百度也能搜到,二零一七年被删除,现在只有在谷歌搜河北工程大学王刚能看到。数不清的网友加我,除了国内,世界各大洲都有电话打来,使我有了前所未有的成功感。兴奋之余,又感到自己闯了大祸,在劫难逃。不过,生死置之度外,一生能够有一次成功的感觉足矣!

果然,过了一个月,学校领导找我谈话,出乎意料,挺客气,并没有怎么为难我,并表示只要停止发表文章,就没有事情了。同时还问我有什么要求和困难,当时经济很紧张,让我做一份兼职工作,等于是变相给我钱,每月2500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可观收入。有一个国保专案组进驻学校,审查了大半年,在这种形式下,我选择了妥协。如果按照这种形式发展,很可能一直平安无事直到退休。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二零一六年六月,主管校长见我劈头盖脸就问,六四干什么了,没干什么,六月三号?和朋友吃饭了,光吃饭?说什么了?我无语!六月三日,没想那么多,有点儿吃的,请几个朋友到自己的住处吃了一顿,开吃之前,我说,为六四死难的同胞干杯!就是这句话惹的祸。私人聚会也不能讲话,这突破了我妥协的底线,也是后来不停抗争发声的重要原因。明朝奸臣太监魏忠贤,利用东厂西厂锦衣卫特务组织严密监控社会,有朋友们在家里聚会,骂他,没想到,这也没能逃过他的耳目,几个锦衣卫破门而入,把人带走。当今社会,很好理解,当时的社会条件,靠什么手段做到这点的呢?

此次事件为转折点,从此我和学校的紧张关系加剧了,学校带有强制性的措施把我调到一个与我的专业不符的农业校区工作,这个校区远离城市,生活工作条件比较艰苦。还好党委书记亲自找到我,给涨了好几级奖金,还给了三万元科研经费。可惜的是阴差阳错,没能派上用场。二零一七年九月,我被从台东派出所传唤,校党委派人把我接回来。二零一八年是我的本命年,确实我走了背运。

因不满修改宪法恢复终身制,又感到无可奈何,在网上发表观点,号召到国外去组党建国,同时想组织百姓抗争,创建了中国百姓维权及上海百姓维权等微信群,又一次被从东派出所强行带走,讯问,审查,训诫,责令我解散微信群,写保证书,其中一个自称姓魏的,采用了暴力手段。这次又是校方派人接我回去。并对我实行了严厉措施监控,严格考勤,按时刷脸,还派了一个科研助手。开始我挺高兴,两天后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此人一问三不知,问什么专业,哪里毕业,支支吾吾答不上来,终于图穷匕首见,公然干涉起我的人身自由来了。于是我忍无可忍,当中将其本来面目当众揭穿,搞得他哑口无言,非常难堪。看似我胜利了,其实我的噩运到来了。一个月后,接到人事处的决定,声称违反劳动纪律,累计旷工三个月以上,被处罚追回所发的将近两万多元,我到人事处签字了,答应分期缴付。这件事,我心知肚明,违反劳动纪律,为什么要累积三个月后再秋后算账,相关职能部门怎么不早提醒,谈话,警告?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一个快退休的人,基本上没什么人管了,这是体制内不成文的惯例,如果我安分守己,混到退休,什么事儿也没有!坚持真理,勇于抗争,肯定要付出代价,我认栽!反正马上要退休了,学校还能奈我何?事情发展很诡秘,紧接着,七月六日,我就被校方宣布解聘。我揣测,本来校方想给与罚款了事,但其中一种什么力量起了作用,认为太轻太便宜了,就有了更重处罚的决定。离退休还有三个月被解聘,大学毕业后就在高校工作,三十五年了,一切等于零?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真不知道人生最后阶段该怎么走,身份没有了,收入没有了,似乎我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失败者。当初投身民主运动,就做好了失去自由乃至生命的思想准备,所以,每次被警方请去喝茶基本都是从容镇定,但这样的结果,没有料到。其实,不应该的,在我之前有了许多先例,据我所知,广西银行系统的荆楚就是因发表言论被开除公职的,家喻户晓的是毕fu剑,再就是夏yt良,最近的许zh润。没有想到的最重要原因两点,一是长期以来,学校对我一直很宽容,在警方传唤的时候,总是唱红脸,再就是对宏观形势的严峻变化估计不足。早在二零一三年,习近平正式上台后,形式就发生了根本性逆转,医学院党委书记一次对我说,现在的形势对你非常不利,还有一个朋友悄悄告诉我,大学党委书记开会时说,王刚再闹就把他开了。看来,山雨欲来风满楼,只是我迟钝,没有感受到,或者带有侥幸心理罢了。

世界上的事情很复杂,一个事端往往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其结果难于预料。我的事情就是。

开始,肯定很痛苦,尽管不少朋友给与了道义上的支持与问候,还有人提出为我捐款。海外媒体做了报道,有自由亚洲,还有新唐人。当然也有负面的,平时非常紧密的一个也算是民运圈子里的朋友,微信把我拉黑;单位里有的人,见了面,装作不认识;兰州的朋友瞿明学,打来电话,表示在网上发起声援,并介绍了一个朋友,估计能帮我。此人员是青海党校的女教师,后来辞职到北京从事个人传记的编辑工作,开始对我表示同情,赞扬,当天晚上就把我拉黑了。世间百态,人情炎凉,此时表现得淋漓尽致。

看来是山重水复,还有楼暗花明吗?就在被解聘的第三天,原来传唤我的警察打来电话,说愿意帮我恢复工作,对此我不相信,他主动请我吃饭,还说他们领导的意思。事到如今,只能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条件是我要承认错误。古今中外有许多宁死不屈的先例,我做不到,我选择妥协。但是,两个月过去了,没有结果。我咨询了朋友圈的律师,有了好消息,律师说,虽说解聘,但是按照劳动法规定,我还应该有社保待遇,也就是说还能拿到退休金,说明还有出路,但咨询社保相关公司,说邯郸市规定,离开原工作岗位的人员,只能按照企业身份退休。退而求其次,我首先提出争取以事业单位待遇退休,警方答应帮忙,又两个月过去了,没有结果,我拨通了原来学校副校长的电话,请求帮助,答应义务帮忙,这一切的一切,都很微妙,警察也好,校方也罢,都说是义务帮忙,其实都是领导授意的。警察说和我是朋友,也应该是工作的策略,工作也好,策略也罢,反正对我有帮助,确实也对我还可以,时常请吃饭,两会、六四期间开车带旅游,一九年十一出去了三天,还K歌了,说是提前为我过生日。在我最困难无助的时候,借给我一千元,还有五百元差旅费。等我补发了退休金偿还时,对方称借条找不到了。

阴差阳错,我接触到了传销,企图引导我的人,会看面相、风水,一眼看出我有官非(也就是和官方有官司),我非常震惊,还说,过了本命年就有转机。我不怎么相信。谁知,2019年,过了年,学校通知我,给我找了份兼职工作,我没敢多要,底薪两千。后来发现,不是工作,基本是变相给生活保障,还说等有了退休金,就不给了。退休金办的不顺利,一直拖到2019年底才有消息,又因户口问题搁浅,心情沮丧,年前跑到了云南。我是单身,向往云南的春城气候,在云南谈了个女朋友。但进展不顺利,正值台湾大选揭晓,蔡英文当选连任,于是忽有了创作灵感,发表了给蔡英文的情书,在网上引发了部分热议,我的意图主要是想恶搞一下,借此,以来表达对台湾自由民主的向往,以抒发心中的恶气。接下来,武汉肺炎事件成为焦点,又写了鼠年开鼠会,问责病毒爆发成因,被封了两个微信号。回邯郸后被联西派出所传唤,很客气,声称,只要停止发表言论,就不再追究。想想目前的境遇,国家的形势,感到无望,想搞一个网店,借此联系一下网友,顺便能解决生计问题,但言多语失,怒骂了河北工程大学党委书记哈明虎,发表了中国人应该受到报应,死亡十二亿人,只剩两亿的科幻小说构想,又被警方传唤,并拘留二十四小时。做了体检,给与行政拘留十九天的处罚。

进了拘留所,比我想象的和传说的要好,没有劳动,也没有体罚,基本上尊重人格,饮食卫生,管饱,营养能满足最低标准。所长亲自过问有什么情况帮助反映。写了反省书。在里面,除了限制自由外,没有什么委屈。上午是学习时间,其实有些旧书,两本印象较深,一是白鹿原,二是历史上的今天。每天两次放风,至少一小时。下午四点以后看电视,一直到晚上十点熄灯。早晨六点,吹起床号,大概是附近看守所传过来的,能听到那边跑操的声音。我有糖尿病,自带胰岛素和二甲双胍。药品交给拘留所的医务人员,到时候送来,用完带走。值得一提的是,为什么是十九天?一个搞卫生的老人说了,最高是二十天。几乎所有的人,最高也就是十五天,看来是想让我在里面尽量多呆几天,为什么呢?因为感觉到我不是一般的麻烦,加上扣留了我的手机,期限是半年,还有说我们知道你想干啥之类。谜底我解开吧,我在网上号召网友们搞一个全国连锁公司,我的手机上有不少网友的联系方式,感到了威胁。三月四日释放,回家后十四天的疫情隔离。

转机真的出现了,学校通过各种关系,退休金办下来了,虽然是以企业身份退的的,但是结果比正常退休还多一些。这其中社保局的工作人员的同情理解分不开。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被参保人员利益最大化。在河北省,我是第一例事业单位被解聘的,政策上没有规定,这个时候,办事人员有两种态度,简单的是以此为由,拖着不办;对我的态度是积极高效,给了一个最高待遇。尽管警方否认,我始终坚持认为,有一个机构协调者警方和校方,策略始终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在校期间学校红脸,解聘之后,颠倒过来。当然,只是猜测,总有一天会证实的。除此之外,以前的二十二个月的钱一次性的全部补发。从八年前发表公开信到现在,几经波折,时惊时险,有没有点儿戏剧色彩?到此,只是抛砖引玉,看看大家的反应,有没有兴趣?没有就算了,如果有的话,继续写,从我懂事的时候写,从我的家庭家族角度写。亲身经历了五代统治者,国家历经沧桑,每个人,家庭也是密切相关,我个人,家庭,家族,都是大时代,大背景下的小小缩影,虽然只是大海中一滴浪花,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此类的文学纪实题材虽不少,到我有我的角度视野及认识观点,特别是从我的经历,家世家族史,能分析出中国问题的本质和根源。无论从才华和经历上与曹雪芹不能比,但同属一类,他写的是明末清初,我写的是近代国家民族家庭个人的荣辱兴衰。先提一个要点吧,父母早年都是共军,五七年家父被打成右派,仅仅说了真话。母亲也无辜受牵连,文革中父亲差点被整死,父母离婚。二十年后,国家有了转机,父亲被摘帽,离休待遇,而我抓住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机遇,参加高考,上大学,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当然,也因言论被解聘。时下流行官二代富二代说法,我在北京听到了是个新词儿,真二代,是不是?

家族: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南唐开国已有四十年历史,幅员辽阔。宫殿高大雄伟,可与天际相接,宫苑内珍贵的草木茂盛,就像罩在烟雾里的女萝。在这种奢侈的生活里,我哪里知道有战争这回事呢?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自从做了俘虏,我因为在忧虑伤痛的折磨中过日子而腰肢减瘦、鬓发斑白。最使我记得的是慌张地辞别宗庙的时候,宫廷里的音乐机关/教坊的乐工们还奏起别离的歌曲,这种生离死别的情形,令我悲伤欲绝,只能面对宫女们垂泪而已。

家国家国,家和国从来就是密不可分。上至国君,下到百姓。中层的士大夫,知识分子也如此。七十年来,更是如此。荣辱富贵,几经波折,谁不是如此?谁家不是?差不多无一例外。每个人的命运,离不开国家,也难以割舍家、家族。那么,还要介绍家、家族。

家父王世俭,一九二八年阴历正月二十五生人。青年学生。四八年辽沈战役期间,冒死通过封锁线,投靠共军。受到重用。先是在齐齐哈尔炮校学习,表现优秀,送到南京军事学院炮兵系对空防击技任助教。如果国家正常发展,前途不可限量,至少是正师级。历史就是历史,没有假如。五七年反右,定性为中右分子。主要言论有,各个单位领导是党员就行了,没必要再设党组织;中苏之间关系是同志加兄弟,没必要盲目追随。

母亲王顺碗,早年父母双亡,被国民政府孤儿院收养。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孤儿院被共军在湖北恩施接管。母亲无家可归,唯一现实的选择就是共军。当时的共军中好人不少,一个指导员很慈祥,母亲不知道自己的年龄,也不知道生日。指导员大致估算了一下,定为十四岁,生日也就是十一月十九日。现在还活着,身份证户口生日一直是这个。部队到四川成都驻扎一年,母亲在文工团打杂。一年后,朝鲜战争爆发,随军入朝,卫生兵。到目前为止,她还认为党救了她,这样的人肯定是死党,在战场上表现非常好,十八岁火线入党。回国后被选调南京军事学院医院,先是护士,很快培养为针灸医生。五六年经组织介绍父母结婚。

父亲被整肃,发配北大荒改造,母亲也转业到邯郸三医院,自己一个人,带着姐姐,一个月后,我在邯郸出生,命运使我成为邯郸人。

中国历史的改朝换代,带头的无外乎三种人,朝廷官府要员,李渊、袁世凯之类;底层民众,刘邦,陈胜吴广;知识分子,黄巢、洪秀全。本来都是忠臣、顺民,为什么铤而走险?都是被逼出来的!皇权封建统治者都是自掘坟墓。所以有些人感到很可惜,那是不了解中国历史。就说近代史吧!

师级以上干部已经下文件了,这事儿已经尘埃落定了。20大他就直接走人了。融创公司那么多钱,没给国家交,钱都没了,现在正查,就是他手下的一个叫钟绍军的,那个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的手下,一个叫温刚的,温刚和钟兆军已经当场就被人家架走了。你看以前那些双规,一般就是你跟着人家中纪委的人走就行了。现在就是军纪委直接上来,那些军队上的人直接就给你架走了。军队的人恨死他们了。这以前是军队的一个企业,后来不是一直要改吗?胡锦涛就改不了,胡锦涛管不住他们。包子上台以后,部队不能经商了,就改成融通公司了。像军队的服装,设备什么的,部队的一切,融通公司专门儿给这个部队,什么军装呀,设备呀,专门服务军队各种各样的后勤保障。这多挣钱呀,后来他们就搞那个什么医疗器械。这次疫情,他们挣核酸的钱。包子,包括他包子的家属,他们挣核酸的钱,你说他能跑了吗?前几天那个政治局常委就是开的这个会,现在已经开完了,文件已经下了,尘埃已经落定了。

文件传达到师级尘埃落定,确实是无法证实。但是军权还掌握在手里边,经不起推敲。军委主席就意味着有军权吗?华国锋当年怎么样?不服气,再说另外一个人物,那就是袁世凯,整个北洋军都是他一手经营起来的,所有的军官都是铁杆,开始表态的时候都说的挺好,包括段祺瑞冯国璋,最有讽刺意义的就是蔡锷,还有就是四川总督,两人都信誓旦旦拥护称帝,蔡锷跑回云南起兵,四川总督第一个通电响应。还有,如果说是军队真的靠得住,那就把李克强,朱镕基,温家宝全软禁起来!什么不到时机呀!?一定要等北戴会议开过之后才是时机?高层如果形成了决议,还来得及吗?居然允许李克强招开一个十万人的大会,引蛇出洞也玩的太大了吧?一下子放出十万条蛇来,就是发动文革,也很难彻底清除了吧?更何况,毛是马背上皇帝,能力威望如同刘备,相比之下,他的能力就是阿斗,搞文革2.0版,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互相妥协,给国内外演戏无间道,就想保住这个恶党政权,不就这点事吗?这也行啊!说明他们心虚,实力肯定不足,才出此下策。就如同一对狗男女,相互配合用色情骗取钱财,那么,我们就将计就计,假戏真唱,直接上,而且大家一起上!轮流上!

自我标榜是什么好鸟没有用,关键是所做所为。以皇权为中心,建立在贵族阶层世袭利益上的分封制,就是封建社会。谎言欺骗和暴力镇压两手都抓都要硬,这是法西斯。资本主要掌握在官僚手里,这就是官僚资本,绝大多数人没有任何权利,只能俯首听命极少数人,而这极少数人只能听命于一个人,这是独裁。所有的集合在一起,就是封建法西斯官僚资本独裁主义。

鲁迅为什么呐喊?因为感叹中国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我呢?也是因为一件小事。1981年,大四到石家庄郊区一家野战医院精神病见习,军医找了一个典型的病人,妄想症,自我介绍在中南海当共妻,照料毛的生活,天呐,中国女人的潜意识都是些什么?虽然女人不是人,但为了传宗接代,女人的理想就是男人的奋斗目标,都想当官,最高理想就是当皇帝。现在的女人,长的越来越细皮嫩肉,打扮的越来越花枝招展,街头大妈的舞跳的越来越好,但没有鸟用,脑子都是空的,就如同一群糊蝶,雌性动物。而男人呢?没什么可说的,比如说中国男足。

上:一问我国男足有多愁。下: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横联:无人能射;上:二问我国男足有多愁。下:恰似一群伎女守青楼。横联:总是被射;上:三问我国男足有多愁。下:恰似一伙顽童上青楼。横联:尚不能射;上:四问我国男足有多愁。下:恰似跑堂杂役在青楼。横批:看别人射。

我们是草民,反正说话也不算数,斗胆分析预测一下吧!种种信息情报来源,按照概率论来说,不连任超过51%。理由是,第一,网上传言和分析。第二,现实情况,从一八年的顶峰,权势一直在下降,大家回忆一下,是不是?现在他手中的牌只有军委主席了。至于手底下还有几头烂蒜,不够捣蒜锤子砸两下。第三,美国人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历史上曾三次关键时刻,帮助了中国,这回是第四次。美国人就是算数最高位次上的那个一,有了这个一后面的所有因素,哪怕都是零,也都有了意义,还不明白,那我说的更直白吧!反习综合实力是100,美国就是100上的百位数一,中国共产党的内部反习势力就是十位数上的零,其他的民间反习势力就是个位数上的零。懂了吗?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