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制作伪证,炮制假案!现在用我妻子女儿逼我认罪!

作者:王建军

烟台开发区公安局副局长方宏、所长周松达,用我妻子、女儿逼我认罪!我在看守所刑讯逼供都没有认,毕竟不是我做的。现在我请您伸出援手,让上级介入。我历尽所有方式,没有部门介入,换来的是开发区公安的强力镇压。从去年7月开始被公安跟踪、监视、限制人身自由!帮帮忙,搭把手,不孤独!

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制作伪证,炮制假案!

本人,王建军,前国家公职人员,零口供,被公安分局用伪造证据强判刑事一年。

罪名:寻衅滋事;

案由:在推特网站上多次发表辱骂国家领导人以及诋毁中国共产党执政的言论。

公安分局伪造证据,包括但不限于:①、伪造2019年11月25日晚的讯问笔录、物证笔录,对同步录音录像进行消音处理,掩盖无罪证据,增加有罪证词;②、伪造手机电话卡信息,未激活(实名认证)、充值的手机卡,可以在中国完成网络账号绑定;③、篡改起诉书,删除第一版起诉书中无罪证据;④、清除(格式化)硬盘数据、64G固态硬盘下落不明,掩盖伪证破绽…… 核心证据会提交给办案人员,防止被公安分局毁证或篡改成罪证。

公安分局做伪证刑事本人,缘由本人实名举报公安”害群之马”,涉及地方高官!从2021年7月至今,被公安分局警务人员”维稳”、限制面见高院法官。公安分局科长魏博全多次对本人发出死亡威胁;2022年6月1日,”维稳”人员挑事”碰瓷”,报警本人殴打他,为下一次刑事铺垫!

以下为公安分局造假证据:

一、伪造讯问笔录、物证笔录,篡改录音录像

2019年11月25日晚讯问笔录、物证笔录上的签名与按印均不是本人所为,系侦查人员故意伪造。因一审是远程开庭,本人无法核对签名与按印的真实性,故在二审中进行核对笔录原件,确认不是本人的签名与按印,虽申请鉴定但未获批准。申请二审开庭审理并申请侦查人员出庭,查明上述关键证据造假情况,但未获批准。

伪造讯问笔录、物证笔录,掩盖推特帐号真实注册时间、推特帐号绑定邮箱被更换、侦查人员操作涉案电脑等事实。

一审,公安分局只提供了11月25日19:30前的讯问录像,拒不提供全部录像。在所提供的录像中,从19:10开始音像不同步,19:20分时已经销音,光有口型动作,没有声音。笔录可以伪造,录音录像含有时间戳,很难伪造,只能消音。

二、伪造电话卡相关证据

在案电话卡”订单信息”证实:该电话卡是零余额、预付费电话卡。众所周知:未激活、未付费的预付费电话卡,无法正常使用,更无法完成网络账号绑定。

涉案账号密码找回验证实验,需要电话卡接收验证短信功能正常,据此断定电话卡必已被激活。只要查明涉案电话卡是何时激活的,就能查清该关键证据造假的事实。

电话卡还有两个重要且无法伪造的证据:绑定(注册)网络账号的手机验证码短信、电话卡缴费纪录。

账号注册日期、注册(绑定)手机号、手机验证码短信,三者互相验证才能形成完整证据链,其中手机验证码短信为重中之重,无法伪造。无验证码短信,无法判明手机绑定是发生在本人被捕之前,还是之后。如提取不到验证码短信,就是采用黑客技术恶意绑定。

三、篡改检察院起诉书

本人在看守所收到的起诉书载明”被告人王建军于二〇一九年七月X日与二〇一九年十月X日在推特网站发表不当言论,质疑党的政策和辱骂国家领导人。”,卷宗中的起诉书被篡改成”被告人王建军于2019年10月至11月,通过其’wangjunjian_cn’的个人推特帐号在推特网站上多次发辱骂国家领导人以及诋毁中国共产党执政的言论。”。

调查上述情况很简单,本人收到的起诉书是2020年4月上旬由看守所的系统接收电子版,看守所打印出纸质版给本人。到烟台市第二看守所提取系统内电子版起诉书,真伪立辨。如公安机关不惜再次违法篡改系统文件以继续栽赃陷害申请人,本人将申请鉴定。二审中,法庭没有从看守所提取电子版起诉书,用本人妻子手中的纸质版起诉书取而代之(录音证据)。

检察院篡改起诉书原因:2019年11月25日晚,讯问本人时,出示了两张推文截图,一则推文发表于2019年7月,另一则发表于2019年10月。警察说这两张截图来源于公安部推送线索。顺理成章就有了7月与10月两次发表不当言论的起诉书。接下来,刑侦人员收集的线索无法自洽,就伪造证据,把所有证据起始日期变更到9月份。起诉书也就随之被修改为第二版:10至11月多次发表不当言论。

公安分局调整伪证日期为2019年9月份原因:公安分局提供Apple手机插涉案电话卡日期是2019年9月5日,是本人拥有过该手机卡的”铁证”,公安分局需要这个”铁证”。因为苹果手机系统(IOS)不开放性,这个证据无法做伪证,所以公安分局只能从其它方面提供伪证。网购手机卡未激活前,电话号可用,Apple手机能从服务商提取到电话号码,但无法接打电话、收发短信。拨打服务商特服号(10086等)也不行。现实中,即使给未激活的电话卡充值,也不能正常使用该电话卡,因为中国规定电话卡必须实名制。

四、清除(格式化)硬盘数据、64G固态硬盘下落不明,掩盖伪证破绽

2021年3月,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金融局(本人原工作单位)取回证据电脑主机,被告知硬盘已被公安清除(格式化,有电话录音)。现电脑主机、硬盘封存在财政金融局仓库中,可随时鉴定。

归还本人电脑主机时,缺失一块64G的固态硬盘,硬盘装有windows操作系统。至今没有归还,也没给出硬盘缺失原因。系统盘是存储所谓”上网纪录”的介质,查出缺失原因,可还原案件真相。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