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资产阶级精英革命——中国宪政民主转型的关键。

作者:王有才

89年89民运在几乎所有领域都发生变化甚至军队都发生裂变的情况下,
为什么军队主要从63晚上到64白天一镇压或者说一屠杀,民运基本上就几乎烟消云散,
或者四处逃跑?虽然有零星的条件性反抗,局部地区有一些激烈的条件性反抗,但总的来说,6月9日邓小平出来讲话,
基本上大局已定。为什么?当然64屠杀我们要纪念,要抗议。每个人仔细想想,为什么?
反对派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吗。不客气一点说。64后不是全民抗暴,
而真真的真相是在中国社会上,中国有能力的人或者说建制内的人的全面写反思,写认识,写忏悔等等。
人人过关。能够保持内心的反抗已经是很好的人了。这个认识没有的话,一切都是不可靠的,因为前提都没有搞清楚。

89年最大的责任人是谁?说出来很多人会责问我。在我看来89年最大的责任人就是赵紫阳。
他只是想做一个“好人”放弃了他应该作为政治家的责任。
如果没有这样的认识,那等着被斩就是民众布朗运动的下场。我不想说的太多。大家思考吧。
当然可以批评我,责问我,漫骂我。但是这个是本质的因素。赵紫阳是“好人”,但是,在那个时候,
我本人不希望赵紫阳是好人,我希望赵紫阳是一个负责任的政治家。我这次就开讲到这里,需要消化,……

中国需要资产阶级精英革命实现宪政民主转型,
而不是穷困潦倒的人,流氓无产者的“革命”,
流氓无产者的“革命”在中国历史上太多了,他的反面就是皇权极权思想。
为什么美国独立战争革命成功,因为那个是以有产者有身份的一批杰出人物领导的革命。
如果按照参与者的多数流氓无产者的意愿,如果华盛顿不知道这个是资产阶级精英革命,
如果华盛顿本人不是资产阶级精英中的一员,而听从多数流氓无产者的呼声,那世界的历史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个我不想在这里展开,只是供有心者和有能力的精英思考。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