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洛杉矶总部开会,现已回来了

作者:王有才

这次一月中旬去了洛杉矶总部参加一些会议现在已经回来了。

今年的任务很有挑战性,目标也很明确。对我来说,既要做predicted ai,也要做generate ai。对我来说既兴奋,又激动,又紧张。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实现顺利转型,能够胜任generative ai的工作。如果不能够,那今年肯定就会被layoff,要么重新找其他工作,要么就退休算了。不过如果我做得好,顺利转型,那就可以有更多的工作可以做。

在这我要说明一下,我今年还被加了基本工资,我自己都有点surprise。说明公司至少现在还是要我发挥作用的。

那就继续努力吧。

其实我准备工作到2026年8月18日退休。然后在2028年我孩子高中毕业后读大学时就开始回国。

所以我现在要准备怎么回国的事情了。

2026年8月18日退休。2028年回国,再坐个10年时间的牢,能不能再在牢里活十年,也未可知。这个很可能是我的宿命。

我的命里有三羊刃,据说能指挥千军万马,带血带禄的。因为在美国职场不是很成功,可能主要是因为英语的问题,心理被压抑了7,8年,最后可能要12,13年的。从2015年起,因为从事Big Data,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Machining Learning, Deep Learning,从那时起我就想这个千军万马大概是指Big Data里的数以万计,数以十万计的变量(Variables)。虽然比Quantum Chromodynamics容易理解多了,但是工作量也是惊人啊。不过即使做的再多再好,也没有我的份。所以经常想起朱元璋的一个故事:朱元璋当了皇帝,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当(上)的。总以为是自己的八字。所以他大开杀戒,只要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二话不说抓来就杀了。大臣们一开始又不敢说。后来有一个大臣告诉朱元璋说,虽然他们的八字与你的相同,但是,那些人不是人间的皇帝,他们是鸡的皇帝,鸭的皇帝,羊的皇帝还有蚂蚁的皇帝。朱元璋想想这个也对。就不再杀与他一样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了。当然这个很有可能后人特别靠算命为生的人想出来的说法。但我2015年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我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变量的(Variables)。

要不要再坐第三次判刑后的坐牢呢?(因为是美国绿卡,回国后6个月以上不回美国,可能67岁以上的养老金也可能不能领。在美国这么辛苦这么长时间的辛苦付出,可能甚至一定拿不到了。怎么在监狱里过日子。以前由于我有钱,国内朋友也很支持,让我家人和我夫人去监狱看我时给我送吃的,送钱,之后我这样老了,情况会怎么样呢?)

我如果能够回国的话,当然是尽量不要去坐牢。中国是一个特殊文明的超大型国家,是不能用其他国家如南韩,南非,波兰等等的例子可以来比拟的。

我应该寻找其他方式来做出对中国发展进步的贡献。

1989年我是因为想把学生从广场撤回学校去当北高联秘书长而被通缉而成为了我特殊的人生。

1998年我是从登记注册开始筹备的。意思很明显,我是希望在中国现有的环境下播下种子,也就是说,我尽最大努力在中国政府管辖的情况下合法地开展工作。

不适合中国的土壤,任何异想天开都会头破血流,一败涂地。

比如作为一般的即使是高级的职场人员,要去中国高科技公司工作,申请后,中国高科技公司给了他/她一个offer。难道他/她去中国高科技公司后公开反对公司的管理层自己另搞一套,能行吗?

那样肯定工作都保不住,还能发挥什么作用?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