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百弟參選臺灣立法委員宣言

作者:徐百弟

粉身碎骨全正道,只圖希望在人間!——徐百弟參選臺灣立法委員宣言

我是中華博愛臺港共融協會的理事長,長期生活在香港,當了十七年的民意代表,參與社會運動幾十年,也跟中共周旋了幾十年,是屬於走司徒華路線的行動派,也自信是對中共有深刻認識的人,因為如此,我更有責任將經驗分享臺灣人民,好應對時代的變局。

但不容易啊,訊息這麼多,學者也不好辦的事情,怎麼把我個人的想法告訴大家,誰又會理呢?我想到了,參與選舉,應是一個很好的渠道,以今日臺灣的選舉文化,我參選第十一屆立法委員可能會被看成笑話,但當我面對香港的民主、人權、法治大倒退時,當看到很多手足無端陷進稀奇古怪的冤獄時,當支離破碎的局面引發大規模的逃難潮,臺灣,這一原是逃難者最為嚮往的地方,可惜遭遇到問題也極多,總之惡夢痛苦揮之不去。

臺灣雖然是無限春光的地方,但因惡鄰在旁,其惡質影響隨處可見。歷史的情仇、意識形態的糾結,國際、區域利害的牽扯,樹欲靜時風不息,政治的鬥爭難解難分。臺灣是寶島,臺灣的美好進步,是在反對運動的督促中建立起來的,公職人員上台下台,沒有甚麼大不了的,政黨輪替和課責辭職,已成為常態。就算是愛臺賣臺這麼激情對立的言詞,為臺灣社會廣為接受,習以為常,視之為言論自由,主要影響的是心情,並未達到社會危機。

但臺灣的外部事務卻嚴重得多。地球危機、世界末日已經迫近,需要全人類一起覺醒才有解。如此危機,臺灣處於風口浪尖,成為全民共識或可應付,愛臺賣臺的言論是沒有幫助的。如果大家共同建立一個友善的國家、為世界服務的國家、推動地球村的國家,那麼現時的許多爭論,就變成沒有必要。其實臺灣的宗教團體和公民團體已經做出很多努力和成績,鼓舞著臺灣的社會與政治的追隨。這就是築巢引鳯,百鳥歸巢,百鳥成鳯。

法國大革命「自由、平等、博愛」的國家精神已經出現兩百多年。我們在臺灣經過前人的努力,大體上自由平等都享有了,現在我們要在博愛中繼續前進,這是解決臺灣內外問題最佳的心法,將心比心,推己及人,大家一起來推動,才可以創造和擴大我們生存的空間。

我是香港人,也是淡水人,新北人和臺灣人。我已經失去了香港的家,感謝臺灣接納了我們。許多的香港優秀人才遠走天涯,尋找新的家園。我要告訴他們,臺灣是一個好地方,但做為新的臺灣人,我的香港經驗告訴我,臺灣還可以更好。我要藉這次參選,告訴臺灣人和這個世界,香港人在臺灣奮鬥的故事。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