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黨想做些什麼

作者:謝光宏

區議會設立防護欄之後,民主黨無人可以參選,主席羅健熙說:「可以做得幾多就做幾多」,意境清晰,亦符合現實,不存幻想是對,但事實上從區會選舉以來民主黨做了些什麼呢?卻是一點都看不到,一個政黨跟人民必需維持一些聯系,如果長期失去聯系,那麼人民就會有懷疑,「你們在搞什麼鬼?」民主黨沒有考慮解散是值得表揚,是有堅定的從政之心,也有擇善固執的勇氣,但也要讓人民看到才能確定那是真的,後面有沒有猶疑退縮呢?人民有權知道。看來問題是民主黨想做什麼呢?那才符合一個中國/香港政黨的身份,這卻不是一件容易決定的事,「社工組織」、「壓力團體」、「評論個體」都可以做,但都不可能是主體,政黨就必需要有對政治現狀的表達,那就是今天中國/香港有些什麼政治範籌需要一個政黨去代表人民發聲呢?發聲對象當然就是共產黨——今天中國的執政黨,如果不能建立這個框架與概念,那麼怎樣去說你是個政黨呢?留下來有什麼意思呢?

今天中港人民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其實是憲法問題,是憲法內人民的權力問題,如果中國人是一丁點政治權力都沒有的話,那麼什麼都不是真實的,我們要問:「中國人是共產黨的奴隸嗎?為什麼我們是沒有任何憲法公民權/人權/監察/政治參與權的呢?」我相信道理是大家都知道的,只是做不做或者是怎樣去做的問題,我不想轉彎沒角,想用一種簡單直接的角色替代,去演譯這個問題,比如今天謝光宏是主席(或者某人),於是為這個問題開個記者會,題目是「今天民主黨可以做些什麼?」

『各位新聞界朋友,今天本黨是為以上的題目向執政共產黨發問,究竟民主黨可以做些什麼?跟據憲法《第二章——公民基本權利與義務》裡面所寫言論、結社、集會及批評政府的自由與權利,想提出詢問有關憲法第34條中國公民滿18歲就有選舉權及被選舉權,並無其他任何限制,而第59條上寫著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由選舉產生的,為何香港的人大代表是由一個並非憲制架構的「選舉委員會(1500人)」包攬了投票權及批准參選兩種香港人民的政治權利呢?2023年又將香港區議員的參選資格交由一些地區團體(提名)審批,這些非憲制框架是否違反憲法、及削減/剝奪了香港人的政治憲法權力呢?民主黨希望中央政府再次審查這些條文跟憲法是否有抵觸。更有黨友說這些事情是不能問的,會帶來民主黨滅頂之災,但本黨相信中央政府是文明、合理及依法治國的,不可能連問都不准問的那麼野蠻。』(1857年Dred Scott v. Sandford案美國最高法院判決黑奴在美國並無公民權,中國一樣嗎?)

感謝作者授權人類黨網站發表!

注: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閱讀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