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维稳工作


作者:徐雪春

我可以很荣幸地向大家宣布,我是善林金融诈骗的受害者,我被善林金融诈骗了5万元人民币,并且正在积极地参与所谓的维权工作。

对我来说只是5万块钱,但是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却是历史上最大的金融诈骗案件。

关于这个案情,我已经分析过很多了。

中国大概2013年左右开始金融改革,要让民间资本服务于小微企业和实体经济。中国一夜之间冒出来几千家理财公司,他们以比银行高出5倍的利率吸收存款,然后开始所谓的P2P投资。

其中有一部分理财公司确实在服务于实体经济,大多数的理财公司都是以各种名义和旗号搞虚假投资,卷钱走人。

在我的呼吁下,中国政府在3年前打击过虚假投资,但是还是有些有背景的理财公司逃避了打击,比如善林公司。

在我的呼吁下,中国政府在去年还打击过高利贷,禁止高利贷。

根据消息,善林金融以前是做高利贷赚钱。在国家打击高利贷以后,善林金融没有造血功能,没有盈利能力,所以开始准备卷钱走人,准备退场。

善林的受害人大概是17万人,有200亿没有兑付。

对于中国政府是如何查这个案件的,我不得而知。

我只知道中国政府是如何阻止受害人维护自身权益的。

1、根据以往的判例,中国政府把所有的金融诈骗案件认定为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而且还制定了《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要受害人自己承担损失,要受害人自己承担责任,中国政府说他们是非法的行为所以不受法律保护。

在政府推动金融改革的时候,各大媒体,官方媒体,各种会议,大小官员,都纷纷推动改革。在金融诈骗以后,政府说这种行为是非法的,要受害人自担责任,自担损失。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这就是一个圈套。

到底是谁设置的圈套,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确实是钱被骗了,而且是被国家给骗了。

2、中国特有的维稳体系。

中国的金融诈骗案件有上万起,有的都过去5年了,但是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人拿回过一分钱。

中国政府对于诈骗犯的追缴工作可以说是完全无效,没有任何成绩。据我所知,警方说上海每年有成千上万起诈骗案件,但是只有500个警察负责经济案件,所以根本没有人会去追缴赃款,根本就是警力不够,人数案件数量完全不对等,不相匹配。

但是对于控制受害人,打压受害人,恐吓受害人方面的工作,中国警察可以说是卓有成效。

1)首先各地的警方拘捕了所有的善林金融的业务员,无论业务量大小。

为了不让业务员联系客户,不让业务员组织客户进行维权工作,所以大量的拘捕关押业务员,暂时没有被抓的业务员也受到了警察的恐吓和威胁,要求他们不得再联系任何客户。

因为客户之间互相不认识,不知道联系方式,无法相互联系,只有业务员知道客户的联系方式,所以他们没有时间和警力抓诈骗罪犯,但是有无数多的警力抓业务员,而且效率极高,为了维稳。

2)中国政府派出了大量的网络特务,监控和侦察受害人的言论和行为。

我们这些受害人有时会在一起吃饭和交流信息,在吃饭的时候我们的很多受害人就会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要求他汇报现在在什么地方。

现在中国要求网络实名制,在网上的任何言论,警察如果想调查,随时可以知道发言人的电话、姓名、地址和所有的信息。

他们在各个受害人的聊天群里都安插有特工人员,随时监控受害人的言论和动向。

3)中国政府打压上访人员。

在昨天有一次上访活动,一些受害人委托代表到上海的公安局了解案件的进展情况。

由于两个月过去了,经侦没有给受害人任何的案件进展情况,受害人非常着急,他们想知道周伯云到底还有多少钱可以赔偿给他们,因为那些钱,有的是父母一生的养老金积蓄,有的是病人看病急需的救命钱,有的是孩子的学费,有的是年轻人几年的拼搏所得。他们很想知道还有多少钱可以赔偿给他们。

所以就委派了一些代表,去上海了解情况,各个省都有,预计有70人左右。

但是前天开始就陆续传来,所有的代表全都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不允许去上海询问情况。

昨天,有的代表在路上被警察拦截,有的代表在下火车的时候被便衣警察抓走,有17名代表在上海的饭店里吃饭的时候,来了两车警察,一对一的拘捕了他们。据说,警察通过技术手段和特务手段得知,在他们的手机微信里面有讨论过上访的信息,所以要被拘捕,然后遣送回家。

有一个被抓走遣送回家的代表还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能帮助他们去上海法院起诉上海警察截访,我很忙,被我拒绝了。

据我所知只有一个代表历尽千辛万苦,突破重重阻碍,毅然来到了浦东经侦询问情况。好像也没什么结果。

中国政府是全世界最富有的政府,他们除了税收以外,还掌握有大量的垄断性的大型国企。

上海每年上万起的经济犯罪案件,只安排了500个警察办案,是中国政府没钱雇佣警察吗?不是的,他们有无数多的钱。

我们可以通过他们如何高效地打压拘捕业务员,如何高效地监控受害人的微信聊天,如何高效地拘捕上访人员,就知道他们花了多少钱在这上面。

可是上海5年来,无数起的金融诈骗案件,所有的案件全部都轻判5年左右,没有任何受害人拿回过一分钱,而且还要制定法律《处置非法集资条例》来从法律意义上固定下来,让受害人自担责任,自担损失。

这明显的就是国家机器在服务于诈骗犯,服务于腐败官员,官匪勾结,鱼肉百姓。

国家机器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服务于人民,而成了帮助妖魔鬼怪,迫害人民,吸人民的血,吃人民的肉的工具。

我的观点,有多少案件,就要雇佣多少足够数量的警察,不把人民的钱全部追回来,无论跑到天涯海角,也要把诈骗犯给我抓回来,不还钱就处决。

花再多的钱在追赃上面,人民也会大力支持,否则就是官匪勾结,别的屁话不要讲。

据最新的消息,这几天去上海询问情况的外地人员中,有12个人以上的人与家人失去联系,估计是被警察抓走了,而且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也没有在24小时内通知家属。他们的名字是:罗敏,黄卓华,熊炜,赵瑞云,孙丽君,金秀,姚建军,陈冬奎,周朝强,刘贵云,柴腊梅,陈爱治…… 可能还有更多的人失去联系,目前知道的是这么多人。

2018.6.16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