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利己主义环球旅行家——华泽

作者:谢小红

看着墙内愈发压抑的氛围,庆幸自己当年做出的明智选择,同时真心的祝福仍在墙内顽强斗争的人权勇士们,愿你们一生平安。当看到很多自由斗士纷纷虔心在为中国的民主革命事业和中国的未来之路祈福之时,我在墙外的网络上却看到了曾经让海内外自由斗士崇拜的“人权革命者”之一的华泽又晒出了一张埃及金字塔旅游照。一边是身处水生火热,甚至身陷囹圄,一边却是风花雪月、岁月静好。在正义的驱使下,我忍不住要扒一扒,让大家看看咱们的“救世者”华泽的真面目。

一名朋友和我说,华泽2011年来美国后,始终以“中国人权捍卫者”自居,以“中国权利在行动”的名义向多个对华民主援助机构申请了巨额资助。其实这么多年以来,华泽在美国一直没有正当职业,她主要的收入来源很可能是来自那些机构的资助。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圈内还有人和我说,在这种情况下,华泽在纽约竟然还购置了好几套房产、买了很多理财产品。

为了解开我心里的疑惑,我特意去翻了一翻华泽的推特,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华泽这个自称“中国人权捍卫者”的人生活是如此的丰富多彩,再看看我每天捉襟见肘的生活,我竟开始怀疑我是不是不配称为“中国人权捍卫者”。感谢华泽,让我通过她的推文感受了以色列巴哈伊花园、圣母海星教堂、耶路撒冷、埃及、黎巴嫩、叙利亚、尼泊尔等地的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

同时,这也让我为许志永、丁家喜、戴振亚、张忠顺、李英俊、刘家财等身陷囹圄的人权勇士感到惋惜,正当他们在为我们的革命事业的未来抛头颅、洒热血而窘迫不堪的时候,华泽却在墙外风花雪月,享受生活,体验异国风光,追寻环球旅行梦。一个年近花甲的失业老女人拥有这么多的资产,每天为环球旅行奔波,可真是太累了,可华泽在美国这么多年,究竟拿什么支撑其享乐奢靡的生活呢?带着疑惑和愤慨,我决心扒到底。后来,我发现原来她利用了“二传手”的游戏骗取了对华援助机构用于支持中国人权捍卫者和支持中国民主革命事业的宝贵资金,中饱私囊,为自己享乐牟取大额金钱。旅居瑞典的茉莉曾与华泽公开争论时说了一句话让我觉得很好奇,她说“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在美国税务局应有登记的”,带着这个好奇,我试着去美国税务局网站查了一下,发现华泽担任执行董事的“中国权利在行动”(CHINA RIGHTS IN ACTION)在这个网站上有报表登记,于是我又拜托懂财务和报税的朋友帮我翻译,结果让我大跌眼镜。这些年,中国权利在行动从那些对华民主援助的机构那里申请了大额的资助,这些机构的本意是帮助中国的民主运动和中国受迫害的民主人士,但从里面细细一看,这些署了“zehua”或她本人签名的“Huaze”的表格爆出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华泽的行为俨然违背了这些援助机构的本意。

从这些财务报表数据来看,自2016年至2019年短短四年时间,华泽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台湾民主基金会、联合国等机构申请了高达1145176美金的资助,而这四年里她从这些资助费里拿出了234924美金给自己开了工资,另外每年还拿出三万多美金满足自己的旅游消遣开销,仅仅通过这些公开的数据计算,这四年华泽竟然通过“中国权利在行动”为自己敛了高达三十多万美金的财富,占了申请总资助额的三分之一。这样的做法实在令人诧异和气愤,因此本人真诚地提醒美国政府有关部门以及致力于帮助中国推进民主事业的机构,真得好好查一下华泽和她控制的“中国权利在行动”背后所干的偷鸡摸狗之事。说到这里,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谈一下,华泽和她的“中国权利在行动”从对华援助机构申请的资助,除付给华泽本人的工资外,剩余的实际支出账目和去向十分可疑,比如2016年“中国权利在行动”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申请了369820美元,除标明给华泽的工资补助54000美元外,其它支出账目模糊不清,一些条目显示是用于资助一些机构和个人,但实际上则是资助了国外的机构,而且怎么看都有虚构人头和代号吃空饷的嫌疑,真看不出给哪个国内的人权捍卫者和机构资助过一毛钱。还用一大堆笼统的支出条目做敷衍,如“文档”支出21000美元、“大学课程讲师”支出18000美元、“奖学金”支出42700美元,这些钱真的用到这些地方吗,有实际凭证吗?还是用到了不可告人的地方?又或者华泽通过这种方式又给自己捞了一笔?

想想那些为中国公民社会运动做出巨大牺牲的刘晓波、许志永、丁家喜等人士,反观华泽利用中国权利在行动这棵树大肆敛财,恬不知耻地在高墙之外大行享乐的行为,她完全玷污了人权斗士这个高贵的身份。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