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末路疯狂:透视习近平社会达尔文主义反人类暴政

作者:曾节明

辛灏年先生的口号“驱除马列,恢复民国”,相当程度上是无的放矢,因为中共早就不实行马列主义了:

毛泽东时代中共实行的是马列主义,因为确实搞的是“一大二公”;

邓小平复辟后,整个八十年代,中共实行的是半马列主义,因为农村已经姓“私”了;

1992年“邓南巡”之后,中共全面走资:朱镕基更引进哈耶克、撒切尔的“新自由主义”极右政策,把公立学校、公立医院全部“产业化”;僵贼泯则抛出“三个代表”,允许资本家入党,这时候的中共,已完全变成一个反马克思主义的假共产党了,直到今日。

这时候的中共,与马列主义的关系有名无实,马列主义就象披在狼身上的羊皮,因此,象辛灏年那样“驱除马列”,就象堂吉诃德大战风车。

虽则中共自“邓南巡”之后变成了伪共,但这伪共在不同的时期,是有着不同的性质的:

邓小平时期提倡“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以先富帮后富的方式实现“共同富裕”;江泽民时期提中共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胡锦涛时期提“和谐社会”;但唯有习近平扯下了一切温情的面纱,露出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反人类的獠牙:

除了高唱伪民族主义的“大国崛起”和建设“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外,习近平再无任何温情口号,有的只是对广大弱势群体毫不掩饰地蔑视。

习近平上台后大肆推播流氓资本主义的“狼性文化”,鼓吹弱肉强食、资本至上,就是拥抱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路标转换信号灯;

2017年12月,习近平大笔一挥,把几十万“低端人口”赶出北京,饿死冻死在所不惜,赤裸裸地暴露出对广大劳工弱势群体的群体灭绝的反人类心态;

习近平的“先进生产力”楷模人物——流氓资本家任正非公然鼓吹“35岁以上的人都应该被淘汰出企业”,首创对年龄群体的歧视,这就是对特定年龄群体进行群体灭绝的思想苗头。

总之,习近平一伙所奉行的“马列主义”,不仅没有马列主义的劳工至上精神,反而充满了对劳工阶层的最恶毒的蔑视;“习家军”托名马列毛,实则是如假包换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反人类黑帮。

可见习近平形左实右。他不仅比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更右,而且右到了反人类的程度。

那么,西方极右派和“新自由主义者”所钟情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是什么货色呢?它不仅实践上是邪恶的,理论上也是极端荒谬的:

社会达尔文主义从达尔文的进化论出发,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当作推动社会进步的法则,即:把人类的内耗——人与人之间的争斗、杀戮、迫害、奴役。。。当作社会优化的基本方式。这种观点极端荒谬,因为人类的内耗,必然导致人口减少,破坏社会;严重的内耗,必导致人口的大幅减少,毁灭社会,危及人类的整体生存:如大规模的核战争,会导致全人类灭亡。

社会达尔文主义把资本家和统治者当作“优等人”,把穷人当作“劣等人”,并以此鼓吹对“劣等人”的种族灭绝;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创始人,英国哲学家斯宾塞赤裸裸地说:“死亡是劣等人的最好归宿”。这种论调不仅极端邪恶,也是一种完全否定道德的片面之论:

因为,少部分人之所以能够暴富成资产阶级,冷酷无情、脸厚心黑、卑鄙无耻与精明强干、吃苦耐劳同样重要,第一代发家的资本家,基本上都是恶贯满盈之徒,典型如洛克菲勒一世;而穷者之所以贫穷,并不一定是因为好逸恶劳,或者吃喝嫖赌抽等陋习,也有着重义轻利、厚道乐施的因素。

试问,大科学家+大发明家特斯拉落了个穷困潦倒的结局,他是“劣等人”吗?如果特斯拉有爱迪生万分之一的厚黑冷酷(如收取交流电的专利费),他早就是亿万富翁了!

至于统治者,不择手段的厚黑,就更重要了:历朝历代政权的开创者,都是雄才大略者不假,但基本上也是恶贯满盈的恶棍,古今中外都一样。

由于否定了道德,社会达尔文主义否定福利慈善事业的价值,反认为福利和慈善事业的价值是“优胜劣汰”的障碍,即所谓福利和慈善事业“救助了劣等”,套用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当权派——习近平活摘杀人黑帮的话来说,就是:“低端人口”应该去死(应该被淘汰)!

剥夺劳动人民一切福利,厉行全世界最彻底的“负福利”政策的伪共习近平政权,就是全世界最彻底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反人类政权,它与马列主义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且它比马列主义政权更邪恶。

必须指出的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也是哈耶克、撒切尔“新自由主义”和曾经推行“排华法案”、跨种族通婚禁止案、“优生法”的共和党右派的指导思想,区别仅在于:哈耶克、撒切尔主张对“劣等人”自然淘汰,而美国共和党右派认为“自然淘汰”是不够的,必须政府权力介入,以“排华法案”、跨种族通婚禁止案、“优生法”的“法治”方式,对有色人种和低智商者进行高效的群体灭绝。

同属于反人类思潮,社会达尔文主义之所以比马列主义更加邪恶在于,它要灭绝大多数人类:马列主义要灭绝的资产阶级,只是一个社会中的少数人;而社会达尔文主义要灭绝的“劣等人”,却是任何一个社会的大多数人。

习近平伪共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权反人类的邪恶性,与西方“深层政府”反人类的邪恶性,是高度雷同的,只不过习共是以“大国崛起”的名义反人类,而以比尔该死、洛克菲勒为代表的西方深层,则以“拯救地球”的左派环保名义反人类,习共与西方深层,其实是魔鬼的两副面孔。

现在还有太多的人纠缠于“左派”和“右派”,自以为邪恶的只有左派,殊不知左派和右派,只是魔鬼的左手和右手而已,他们都是一派,即反人类派。

习近平上台之后的中共国,成了全世界头号活摘器官杀人和器官交易的大国,这是为什么?这是反人类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成为习共政权指导思想的必然:“低端人口”既然该死,那么把广大“低端人口”的下一代当作“人矿”肆意活摘,又有什么大不了呢?在经济危机的当下,不正好可以成为“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增长点吗?

在堵死了政改之门的情况下,一个目中无人的唯物主义邓共流氓走资政权,恶变成为习共社会达尔文主义反人类政权,是必然的发展,所以中共的杀人活摘,从邓时期的少量活摘死刑犯,到江胡时期发展出活摘产业链,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和死刑犯,到习近平时期活摘产业链飞速发展,扩大为活摘全民下一代,是必然的结果。

已恶变为社会达尔文主义活摘杀人政权的中共习政权,是全世界最邪恶的政权,其邪恶程度超过了毛共政权、苏联斯大林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而且习共政权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它与脑控美国的西方反人类深层政府的关系,是一种深度勾结的关系:

大量的证据表明:习共反人类团伙合成新冠病毒的技术,由美国深层政府提供,并在美国深层政府的掩护下,向中国国内、美国和全世界投放,由此引发的“武肺”大疫情,为美国深层以“邮寄选票”发动2020“窃选门”反人类政变,创造了绝佳机会。

这就是窃选上台的美国拜登团伙,始终拒绝新冠病毒溯源,并否认病毒实验室泄露说,拼命为中共洗地的根本原因。

在帮扶美国深层驱逐川普的同时,习近平社会达尔文主义团伙在中国国内发动反人类政变,以“大国防疫”为借口,进行多次全国规模的封城“清零”,大规模地非法封锁、关押、抄查、转移中国公民,断绝老百姓的医疗资源、甚至饮食,以疫苗和新冠病毒,对弱者实施群体灭绝。

2022年10月,蓄谋已久的习近平社会达尔文主义团伙,在中共“二十大”发动反人类宫廷政变,将江泽民拔管搞死,团灭团派,将胡锦涛当众架离会场,关入京西宾馆实施软禁。。。从而一举全面篡夺了中共政权。

为了保险,2023年10月,习近平又将李克强毒死,以断绝反习派复辟的希望。

之后,习近平的经济傀儡李强迫不及待地签署了扩大器官移植的文件,并且扩大引进转基因食品,这是一种扩大“人矿”挖掘、扩大群体灭绝(包括对退休群体“计划死亡”)与美国深层合作的反人类态势,国内中国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细思极恐的大屠杀滚滚黑云!

但这也是习近平社会达尔文主义,以及美国深层的最后疯狂了,因为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荒谬理论,注定了其实践者的灭亡下场。

因为人类社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有机体,需要高中低的群体共存,也需要福利和慈善增加社会的润滑,减轻社会的痛苦;而冷酷地妄图“淘汰”低位群体,必然使得淘汰的标准相对越来越低,从而形成残酷的内卷社会,最终在内耗的高压下,社会因生育率崩塌而灭亡。

中国道家认为:高下是相辅相成的,没有了低端,高端必然灭亡。正因为有三六九等,社会才能存在,那种追求灭绝大多数人,只留少部分精英的思想,不管是来自共济会,还是来自习近平的杀人活摘党,都会导致“精英”自身的灭亡。

目中无人的习近平和比尔盖茨之流,自以为有了AI技术,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灭绝“劣等人”而无碍其锦衣玉食,其实,即便他们做到了以AI代替“劣等人”,他们也必然被AI所灭亡,马斯克等有远见的人已经看到这一点。

由此可知:精英主义的反人类政权——以色列和新加坡的前途就是灭亡。

一个马列主义的社会还可以维持,虽则是共同贫穷地维持,但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社会必然灭亡,因为一个要消灭大多数社会成员的社会,是不可持续的。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