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什么要优先打压马云?

作者:曾节明

——兼论习共奉行的并不是毛泽东路线

马云从来不是中国民企资本家的首富,但却在顶层民企资本家富豪当中,第一个遭到中共习近平当局的打压,去年不得不“舍财保命”,交出蚂蚁集团的控股权,从而彻底退出了“阿里巴巴”,从此隐居东京。

马云被驱逐,显然不是因为劳动法的问题:自胡温上台以来,民企老板以超时工作压榨员工,在中国早已成为常态,马化腾首创“(无偿)加班文化”,任正非、刘强东创造变相奴隶制的“8117”(七天)工作制,现已在中国私企普遍成风,在任正非的主导下,“华为”成了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超周扒皮压榨的试验田。。。马云创造的“996”(6天工作制)模式,算是最文明的了。

中国私企大资本寡头中最文明的马云,首先遭到打压,被迫出局,而最恶毒的任正非,却嚣张跋扈依旧,反映出习共当局是在故意放纵流氓资本家,以践踏劳动法的方式压榨员工,以维持中国制造的低人权“优势”。

这就反映出习近平一伙奉行的并非公知所谓的“毛泽东路线”,而是一条有着“返祖”外形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流氓资本主义)路线,在有专制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方面,习共政权的性质,与邓共僵糊瘟政权是相同的,但又带上了新的特点,那就是:

专制大幅提升,到了毛式极权2.0的程度;更加纵容资产阶级以流氓资本主义的手法(社会达尔文主义)对工薪大众进行压榨;同时,更加官本位,绝对不容许资产阶级取得文化、意识形态的影响力,这也是习共政权回归极权的特征之一(僵糊瘟时期,中共当局对大资本寡头的影响力相对宽容得多)。

利用资产阶级,但绝对不容许资产阶级取得文化、意识形态的影响力,这一点,习共政权与纳粹政权非常相似,但是,习共高举假意识形态,纵容流氓资本主义,彻底抛弃工农的做法,与纳粹政权大相径庭。因此,许多“政治正确”的公知,把习共政权比作纳粹,是很不准确的,习共政权更像是一个意识形态虚假的次品法西斯流氓政权。

利用资产阶级,但绝对不容许资产阶级取得文化、意识形态的影响力,习共政权的这个性质,就是习近平优先打压马云的根本原因。

马云超越中国其他大资本寡头的过人之处,在他的文化创造能力,他就象美国的马斯克一样思想丰富,能够创造出一系列拜资的新价值观,如“996福报”说、银行不改变,就改变银行说、创业者永远比监管者现行说、以及关于年轻人的奋斗哲学。。。等等,这些思想理念,借助马云名人效应和传媒能量,产生巨大的影响力,营造出一种拜资的社会文化,当年的“马云热”显然远远超过“习近平热”。。。

这是习近平所无法容忍的,习正恩同志深知:凭借巨额资本,大资本寡头能量巨大,一旦再让他们取得文化和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那马云等人就“黄袍加身”了!

许多人认为马云的出局,祸起2020年10月马云公开批评中共监管部门扼杀金融创新,因为马云公开炮轰金融监管部门后,习近平龙颜大怒,仅数日后就亲令撤销蚂蚁集团340亿美元的公开募股计划,蚂蚁集团被迫重组业务,接着习共当局重拳打击阿里巴巴,祭出“反垄断”调查,并于2021年4月对阿里巴巴处以182.28亿元的天价罚款。。。

也有人认为中共拔掉马云,是因为马云的支付宝服务,以及主推的“蚂蚁金服”,威胁到中共国国有银行的地位。

这些看法都似是而非,如果打压马云仅为了捍卫国有银行的地位,那么拦下“蚂蚁金服”即可,为什么非要迫使马云净身出户,退居国外呢?

马云公开炮轰金融监管部门,只需要令其道歉、改口即可,为什么要发起对整个马云电商金融集团的围剿呢?

可见马云的逆“龙鳞”发言,马云的业务扩张,不是他被打压的根本原因,顶多只是加快了他的被打压而已。

其实,马云这种大资本家的出局,也是共产党统治的必然,因为共产党政权是一种极端的官本位政权,它不能容许任何人或组织“与党争夺群众”。这就是法轮功和其他气功组织在僵贼泯时期遭到镇压和取缔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中共容不得独立宗教存在的根本原因。

但话又说回来,习共的极端官本位,又歪打正着地阻挡了流氓资产阶级在中国的得势,而一旦流氓资产阶级达成“强资本、弱政府”的哈耶克目标,中国则会变为另一种社会达尔文主义丛林社会,那个社会就象曾经大邱庄一样,大资本寡头黑恶横行,而政府沦为流氓资产阶级聘请的保安公司。看看中国民企老板们那一张张金钱傲慢的洋奴面孔吧,那上面有自由、民主、公平、正义和民族自尊吗?

“祸兮,福之所倚”,中共已近没有再一个十年,这种歪打正着对今后的中国,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