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李闯,老蒋错在那?兼论台湾自保

作者:曾节明

总有人说崇祯不是亡国之君,明朝亡于天启重用魏忠贤,或者把明朝亡国的责任,隔代推到万历头上,但铁的事实是明朝亡在了崇祯的手里,万历、天启死时,明朝并没有必亡的形势,而且崇祯也不是金末帝完颜承麟,方才即位就亡了国,这样可以说亡国的责任在金哀宗,崇祯可是折腾了17年的实权皇帝,明朝可是被他一手推向灭亡的。

崇祯的致命缺陷就是死要面子,宁可亡国,也决不失面子:为了面子他不敢与关外满清(后金)议和(当时满清/后金有议和的诚意),而坚持作死的两线作战;为了面子他没有及时南迁;为了面子他没有接受李闯的条件——李闯并没有信心当皇帝,兵临北京城下时也只要崇祯封他当王,就立马撤兵,还愿发兵助明朝抗清,但朱崇祯死要面子,想要首辅魏藻德替他“拍板”,魏藻德怕当替罪羊不敢作声,朱崇祯就破罐破摔了;最后关头,为了面子崇祯自寻短见,而放弃了逃跑的努力(当时换装乘乱逃跑未尝不能成功),导致明朝提前灭亡,而南明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这就把满鞑征服中国的难度最小化了。

崇祯的愚蠢和死硬,与当时的朝鲜国王李倧(“仁祖”)的韧性求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危急关头,他向皇太极的三跪九叩换得了韩国人的免遭剃发易服,他如果象崇祯那样死硬的话,被满鞑彻底灭国的就是朝鲜半岛了。

现在很多人都明白了中共红朝就是后清,越来越多的人也悟出了大陆民国国民党政权就是后明,而蒋介石集朱元璋与朱崇祯于一身。而蒋介石的致命缺陷,也与朱崇祯一模一样,就是死要面子,宁可亡国,也决不失面子。

伪蓝五毛新大陆人之流,胡诌大陆民国之亡,责任不在蒋介石,而在李宗仁投共放水,但试问:容共抗日是李宗仁拍板的么?屈从美国调停是李宗仁的命令么?三大战役是李宗仁打输的么?三大战役输了之后,长江守得住么?

事实明摆着,大陆民国就是蒋介石一手推向灭亡的,蒋介石就是蒋崇祯。

政治上,蒋崇祯死要面子,西安事变后对魔鬼讲恕道,走上了容共抗日的愤青误国道路;军事上,打打停停,在大好形势下不敢一鼓作气荡平匪共东北武装,屈从于美国的救共“调停”;在屈从美国调停仍然受到美国制裁的情况下,明知道美国靠不住,也死要面子不愿及时向斯大林称臣,以换取芬兰待遇,对中共来个釜底抽薪,反而作愤青态,反苏反俄到底,最后两不讨好,命丧孤岛。

李闯与崇祯是命运共同体,但他与老蒋更像些,都是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而且只有破坏力,没有建设力,也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已经握在手里的千载良机,从指缝间溜走,这是李闯比老蒋更为可惜,也等而下之的地方。

李闯最可惜的是:他差一点就成了刘邦了!

为什么成不了刘邦?因为李闯是个战略盲。许多史家说李闯输在政治而非军事,进了北京后没有笼络士大夫(一味“追赃”拷打前朝官僚士人),尤其是没有做好对吴三桂的笼络工作。。。云云,其实李闯政治、经济都大错,进了北京以后自以为高枕无忧,只派唐通率八千军队去接防吴三桂的山海关(吴三桂一度投降李闯,移交山海关,准备进京去见李自成),即便没有吴三桂的复叛,仅凭唐通的八千人马,若碰上满清的十万大军来犯,山海关也是肯定守不住的!

此外,李自成进北京后,莫名其妙地把三十万大顺军调往南方荆襄地区,作对付张献忠的准备,而北京地区只留下十万军队。李闯的超级愚蠢在于:他根本看不到进北京之后,自己的最大威胁是满清,而不是张献忠和南明!

北京城墙高大坚固,易守难攻,多尔衮入关之后,李自成如果凭借当时北京城崇祯多年储备的充足粮草,动员北京城一百多万百姓死守,同时传檄各地大顺军“勤王”的话,则多尔衮就非常头痛,八旗兵攻坚能力有限,又因为满鞑在关内没有立足点,粮草有限,又担心汉人军队增援,很可能撑不了几星期,只能再次烧杀掳掠而走。

但是李自成却选择一溜烟逃回陕西,不战而将北京城拱手让给满清,而让满清第一次在关内有了进可攻退可守的据点。

本来,要战略撤退,也应该首选毗邻北京,但多山的高原崎岖之地山西,如果李闯撤出北京之后,不是长驱逃窜,而是就近撤往山西,以太原为重心屯兵固守,则多尔衮也非常头痛,因为山西地形崎岖,以骑兵见长的八旗兵优势施展不开,由于李自成坚守能够直接威胁北京的山西,满清根本就不敢南下,而不得不调集重兵攻打山西,如此必然付出重大伤亡,如此一来即便满清拿下了山西,其征服中国的野心很可能就会大大收敛,很可能再次形成宋金或南北朝对峙的局面,而历史就此改写了!

但李闯却选择长途逃回陕西,这就导致山西的守将士气动摇,纷纷向满清投降,而河南、关中一马平川,对于擅长骑兵作战的八旗兵极为有利,李自成不战而放弃山西,等于是放弃了陕西的屏障。

丢失关中后,李自成完全回归流动作战的战略,愚蠢地命令大顺有关将领放弃经营了五年之久的荆襄根据地七城,与他合兵流亡,企图再次“以走制敌”;问题是流动作战对付明军还可以,对付以骑兵见长的满清八旗兵,不啻是找死:

多尔衮对付李闯的战略很简单,也很有效,一是迅速占下李闯拱手相让的地盘,多多益善,二是令阿济格率精锐骑兵穷追猛打,不给李闯丝毫的喘息之机;另外,失去了所有的地盘之后,李自成也没有能力供养他的大军,于是,几十万大顺军在满军骑兵的紧追下,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读史的明白人,很多人很奇怪:为什么大顺军能够战胜明军,打起清军来却输得那么快,比明军还远不如呢?须知明军好歹在关外与满清(后金)缠斗了二十多年,李闯的大顺军仅一年多就灰飞烟灭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其实这是一物降一物的道理:李自成大顺军的长项是骑兵,但骑兵恰是满清八旗兵的强项,“强中更有强中手”;另一方面,李闯军队又不没有明军克制满鞑的特长——火器,而且明军有着丰富的守城“堡垒战”经验,李闯本人及其军队却不擅守,如果有善守的罗汝才在,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情形了。

总之,在清军面前,明军尚有火器长项,李闯军队却没有任何长项,李闯军队取代明军抗清,等于天助满清。

但军队的长项弱项,本来有很大的可塑性,关键取决于领导人取舍。可叹李自成空有刘邦、朱元璋的机遇,却没有刘邦、朱元璋的头脑,于是暴殄天物、功亏一篑就是必然的了!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蒋崇祯的岛业继承人,台湾中华民国的蔡英文政府:

蔡英文一伙正在重蹈当年蒋崇祯迷信美国、押宝美国的覆辙,自以为有美军在,共军绝对不敢来犯,于是乎高枕无忧、歌舞升平,而任何提请中共武统危险和美国靠不住的忧患言论,都是政治不正确的“卖台”言论,于是对大陆实行一边倒的僵硬政策,恰如蒋崇祯四十年代末僵硬的反苏政策;蔡英文完全忘记了“求人不如求己”的古训,与其依赖美国,不如象芬兰那样苦练内功,提高武备,同时守低调、不结盟。

而且,蔡英文一伙完全忘记了小国的生存之道是灵活,而切忌意识形态一边倒,应当学习冷战时期的芬兰,而切忌学乌克兰的贼连斯基。

但蔡英文却偏偏苦学贼连斯基,她似乎是嫌台湾现在还没有变成乌克兰第二。

2022.5.25 回暖凌晨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