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戈尔巴乔夫!戈氏是一个被低估的划时代伟人

作者:曾节明

当我写此文的时候,戈尔巴乔夫先生已经在天国了,他是当地时间8月30日离去的,那是一个凉爽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戈尔巴乔夫享年91岁,是前苏和俄罗斯政治人物罕见的高寿者,前苏和俄罗斯政治人物的平均寿命,和中共共产党寡头们的“老不死”现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象戈氏的“新思维”政治改革与邓小平的“六四”屠杀的对比一样鲜明。

终点似乎又回到了原点,戈尔巴乔夫晚年的相貌就象一个天庭饱满的胖乎乎婴孩,这或许不是偶然,因为耶稣说:只有孩童一样的人才能够进入天国。

戈尔巴乔夫其实比华盛顿更伟大,因为华盛顿放弃总统职位,仍有自己的庄园和奴隶,及丰厚的私产;而在共产党国家,“失去了权力就失去了一切”(林彪语);戈氏明知道民主化会失去权力,依然亲手锯断自己所坐的树枝。

戈尔巴乔夫比台湾的戈尔巴乔夫——蒋经国先生更伟大,1988年,蒋经国先生在病入膏肓的弥留之际开放党禁报禁,因为他专制权力他已经享受过了,他需要的是身后的名誉;

戈尔巴乔夫却选择在政客的黄金年龄、在自己上台不久,精力旺盛意气风发的五十多岁,大刀阔斧地推动民主化,尽管他知道这样的改天换地,会瓦解自己手上的专制权力。

没有戈尔巴乔夫就没有叶利钦,没有戈尔巴乔夫就没有整个东欧、苏联和蒙古的变天,历史的大转折关头,戈尔巴乔夫为自己选择了耻辱,而为俄罗斯、东欧和蒙古人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自由。这是鲜有人能够做到的选择,也正是戈尔巴乔夫的伟大之处。

戈尔巴乔夫是一位生前价值被低估的划时代伟人,只有在失去他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才会惊觉他那弥赛亚般的光辉。

戈尔巴乔夫是苏联共产党的光荣,拥有戈氏是俄罗斯的幸运,生为俄罗斯人也是戈氏的幸运,幸运在没有政治老人掣肘;邓小平则是中国共产党的耻辱,拥有邓小平则是中国人的悲哀,正是邓小平重启的老人政治,扼杀了中国的戈氏——赵紫阳。戈氏如落日温辉般人性化的“新思维”改革,与邓小平的履带沾满血肉的“六四”大屠杀,以鲜明的对比永载史册。

戈氏走了,走在莫斯科郊外凉爽的夜晚,当我们唱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送别戈氏的时候,我们的心在滴血:莫斯科天亮的三十多年后,北京的夜色却越来越浓,时间彷佛凝固了一般,自由的曙光依旧遥不可及,似乎比三十多年前更遥远。。。

就如同戈氏的座右铭“全人类的命运高于一切”,戈尔巴乔夫属于全人类,笔者坚信:否极泰来,没有迈不过的坎,上天一定已经赐予中国人戈氏这样的救主,他在时机成熟时必然显山露水。

戈尔巴乔夫先生千古!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