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的本质及巨大的危害

作者:曾节明

作为一种思潮,女权主义的初衷是保护女性免受家暴和习俗性的、制度性的歧视,但在今天的大多数国家,对女性家暴已为法律所不容,对女性的制度性歧视也不存在,在今天的所有西方国家,不仅对女性的制度性歧视早已不存在,对女性家暴为法律严格禁止,对女性的习俗性歧视也完全消亡了,但是女权主义思潮在西方却空前高涨,并由西方向世界其他地区强势地传播。

很明显,今天的女权主义早已超越了其保护女性免受习俗性、制度性侵害的初衷,它在要求女性的特权,这反映在诉求上,就是:

今天的女权主义无视“男女有别”的天然生理差别,把天然生理差别带来的社会分工,视作对女性的歧视和压迫。

典型之一是,否认由自然生理决定的、女性孕育和养育后代的社会责任,今天的女权主义者质问:凭什么怀孕和生产都是女人的事?凭什么要女人带娃?男人凭什么不用怀孕和生产?男人凭什么就不用带娃?

进而从自由主义(原子化个人主义)出发,否认母亲的家庭责任和社会责任,认为女人有拒绝做母亲的天赋人权,任何强调母亲的家庭责任和社会责任的说法,都是鼓吹压迫女性,因此“旧社会”催促女性结婚做母亲的习俗氛围,就是压迫女性的习俗氛围。

只追求个体的快活,不考虑整体的生存,这显然是非常片面的极端主义:因为一旦女人拒绝做母亲的“天赋人权”得到充分的弘扬,社会就无以为继,必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拒绝生育而走向彻底毁灭。

而且女权主义反自然生理分工的做法,不仅伤害男人,对下一代人的抚养也是十分有害的,例如:

女权主义主张男人应更多照看婴儿,而女人应更多地“享受自我”,并把要求女人尽母亲责任的观念,打成“对女性的歧视和压迫”,这种主张显然对下一代的抚育是不利的,因为新生婴儿最需要的是母亲的温柔的乳房(母乳),而不是父亲粗壮的胳膊,女权主义导致孩子出生后得不到母乳的喂养和母亲的照顾,对生理和心理都是不利的。

可见,中国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是有道理的,而女权主义的主张完全是逆天悖理。

另一种更加广泛的典型,就是不顾男女的天然生理差别,追求女性与男性在一切社会领域的绝对平等,一切男性从事的行业,女性都要涉足,一切男人做的职位,女人都要享有比例,不管是否适合,能否达标。。。这就必然导致以降低标准来照顾女性——即让女性享有越来越多高于男性的特权;就象中共让许多少数民族在入学、结婚、提干、生育、分房等等方面享有许多优于汉族的特权一样。

以上可见,女权主义者虽然高唱“男女平等”,但女权主义导致的结果,却是与平等格格不入的——实际上是在谋求女性高于男性的性别特权。

虽然当代女权主义的理论非常荒谬,但因为打着“普世价值”的高大尚旗号,非常具有迷惑性和煽动力,批评女权主义的人,很容易被扣上“反人权”的帽子,从而“政治不正确”。

其实真正反人权的,是女权主义自己。首先,“女权主义”这一名称,就是反人权的:

因为普世人权是一个不可割裂的概念:因为男女都是人,在人格上是平等的;而且男女是一个整体,谁也离不开谁,共同构成社会。

因此,人权就是人权,不存在什么“男人权”、“女人权”;所谓“女权主义”,就是对人权概念完整性的割裂,试问:既然你弄出来一个“女权主义”,那么按照男女平等的原则,是不是应该再弄出一个“男权主义”?

中共为自我标榜“进步”,弄出一个共产党领导的伪民间团体(实为官方团体)——妇联”,而且不伦不类地把儿童权益的保护也划给妇联,若真按照男女平等的原则,是不是应该再成立一个“夫联”?女权主义实践的滑稽和荒谬,及其与“男女平等”的格格不入,由此可见一斑。

其实男性和女性的主要关系是互补性,而不是对立性这是由男女自然生理差别这一属性决定的,因此男女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男女共同构成了人类和人类社会。中国传统道家有云:“孤阴不生,孤阳不长”,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一个人类社会,没有女人或没有男人,都将无法存在,因此任何鼓吹性别主义的思潮,都是歪理邪说。

当代女权主义就是一种性别主义的歪理邪说,它无视男性和女性的主要关系——互补性,拼命强调并非男女关系常态的——男女对立,就象马克思把非常态的阶级斗争,当作阶级关系常态一样,女权主义的制造者,煽动性别仇恨之心昭然若揭。

那么,女权主义的制造者为何要煽动对男人的性别仇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为有效地解构一个传统民族国家的生育文化(婚姻、家庭、生育率),从而达到解构这个国家的主体民族、和国家社会的目的——女权主义本来就是以“共济会”为班底的西方全球主义精英集团,解构传统民族国家的文化病毒。

由于有美国和西方“政治正确”的强势撑腰,又打着“普世”、“人权”的高大尚旗号,女权主义的思潮几乎所向披靡,只对伊斯兰世界和印度莫可奈何。

伊斯兰世界和印度不染“女权主义”文化病毒,是因为有宗教保护壳,没有宗教保护壳的东亚国家则惨不忍睹:今天的中、日、韩、台湾、新加坡。。。都是这种病毒的危重病人。其中中国的女权主义疫情尤其危重,因为中国身负极左进步主义政党共产党+西方全球主义双重“阳性”,生育率全球最低,几乎被“清零”。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