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俄能共荣,中日却无法共荣?

作者:曾节明

亲西方的中国公知、反对派人士之所以跟在美国的屁股后头仇俄、反俄一根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俄罗斯历史上侵占清帝国大片领土,以及苏联扶持的中共(在美国的大力成全下)窃夺了中国大陆。他们由此认定中俄永远不共戴天,俄罗斯永远是中国的头号敌人,因为俄罗斯过去是中国(清国)的头号敌人。

这是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全球主义势力带节奏的典型症状。

过去是敌人,就永远是敌人?试问法、德历史上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今天的法国还是敌人吗?今天的法、德是铁盟,法、德同盟就是欧盟的基础。

而今天的中俄关系,也是事实上的同盟关系,而这种关系与意识形态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并非乌黄美粉所咋呼的:

中国是共产党国家,所以中共认俄罗斯为“俄爹”,因为中共脱胎于赤俄(苏俄)。

但事实上俄罗斯早非共产党国家,普京并非因为向往共产党专制而与中共国抱团,普京也并非一个亲共分子——在普京眼中,共产党国家的太祖列宁就是祸国殃民的疯子。

要说“俄爹”,苏联才是名正言顺的“俄爹”吧?但苏联与中共国的关系反而敌对的时间居多,自毛泽东时代1960年开始,中苏就处于剑拔弩张的交恶状态,甚至在黑龙江爆发了大规模的武装冲突,直到“六四”前夕的戈尔巴乔夫“破冰”之旅。可见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并不取决于意识形态。

当然,中国习正恩一伙选择与俄罗斯抱团,更非因为中共要走普京式的民族主义道路。

总之,今日中俄抱团,与意识形态完全无关,而是地缘政治和共同国家利益的需要:中俄是互补性很强的大国,而且共同面临着美国的对抗和围堵。

中俄的共同敌人美国,其敌对的态度,并不会因为中、俄两国没有共产党统治的消失,恰恰相反,即便中俄两国的共产党政权瓦解,美国也会继续围堵中俄,甚至会围堵更甚,因为一但摆脱了共产党枷锁,中俄会更快崛起。

苏共垮台后,叶利钦时期的俄罗斯高度自由民主,但美国继续围堵俄罗斯;普京上台后俄罗斯走上民族主义道路,美国围堵更甚。

今后必然发生的,一旦中共垮台,美国对中国的围堵,反而会大升级。因为与苏共不同,中共一直就是西方全球主义势力祸害中国的得力工具,在中共的把持下,中国一直是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全球主义势力的绝佳试验田。因此,美国对中共国的围堵几乎从未动真格,今天中美关系紧张,不过是对美国来说非核心的台湾问题引发的,并非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与美俄之间可能引发核战的生死矛盾不可相提并论。

可以预见的是:中共垮台之后,中国会有一个短暂的、由中国的叶利钦开启的、一厢情愿的亲美疏俄时期,但是很快撞在美国和日韩西方围堵的冰凉铁墙上,鼻青脸肿,从而清醒过来,随着中国普京的上台,中俄伊三国会再次恢复事实同盟关系。

总之,不管中国有没有共产党统治,今天的中俄都应该结盟,这是地缘政治决定的。

中俄为什么能够化敌为友?因为中俄互补性很强的大陆型大国,地理位置背靠背,相互有着漫长的边境线,一旦两国的扩张达到临界点,边界基本稳定下来,而双方又面临共同的敌人,这种类型的两国就必然抱团,而与意识形态(如是不是共产党统治)完全无关。其实本来普京是不想与中共国抱团的,正是美共刘少奇全球主义团伙的“反俄优先”,把俄罗斯逼成了中共国的盟友。

欧洲的世仇法、德为什么二战后化敌为友?因为法德也是互补性很强的欧陆大国,地理位置肩并肩,相互有着漫长的边境线,经过两次世界大战,双方的边界稳定下来了,而战后法、德又先后面临共同敌人苏联,以及压在自己头上的美国,以及美国所豢养的欧奸恶狗英国的欺凌,因此法德结盟构建欧盟,企图抗衡美国霸权,争取欧洲自主(这也是美英要算计削弱欧盟的根本原因)。

那么,中日之间能否共荣呢?很遗憾,不能。因为日本是岛国,岛国与大陆大国是不可能共荣的,就象英国无法与欧陆大国法国,或者德国共荣一样。因为岛国没有与大陆大国平等友好的地缘政治基础:

岛国因为四面环海,陆地狭小,因此物资对外依赖性重,国民经济高度维系于对外贸易,如果大陆国家,尤其是毗邻的大陆国家越弱小,岛国就越容易在外贸中占便宜,因此岛国利益的最大化,就在于邻近的大陆小国林立,对岸最好没有大国;如果有大国,则最好挑动大国分裂,以碎片化大国。

所以海权国家(岛国)对陆权大国的基本战略就是碎片化。

为什么一直以来英国都扮演欧奸的角色,一直对欧洲大陆拉一派打一派,挑动欧陆国家相互战争,并且频繁带领欧陆各国围攻新兴的强国(如西班牙、拿破仑法国和德国),其根本原因即在于此:英国务要防止欧陆产生能够挑战英国霸主地位的大国,以维护自己利益最大化。

日本对中国的心态,与英国对欧陆完全一样。日本对中国,一直就是肢解的态度,二战之前就是如此:

二战前,日本扶持溥仪等“满独”势力,并策动华北五省自治,虽然日本文官内阁主张提携中国,共同反共反苏,建设“大东亚共荣”,但军部却认为彼时中国在蒋崇祯统治下蒸蒸日上,再不肢解就没有机会了,因此主张扩大对华战争,最终军部压倒了文官内阁,导致中日相残,为苏美所乘。

今日战败的日本,已成为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全球主义势力的阉狗仆从,且与德国不同的是,日本傀儡政府一心要做亚洲的英国,其对中国的心态就比二战时期及二战前恶毒得多了:

彼时日本还能容忍中国与之共荣,只不过共荣的领导权要由日本掌握,今天的日本不仅不希望中国与之平等共荣,还希望中国越惨越好,中国人灭绝了最好,正好腾出东亚大地来接纳日后的大和民族(一旦日本列岛因超大地震、海啸而沉没)——所以八十年代日本政府自己开始鼓励生育,却以资助日本“民间团体”的形式,大力资助中国的“一胎化”计汉生育。支持中共对中国人种族灭绝,而一般公知只看到日本给予中国的“无息贷款”,因而感激涕零。

在日本政客心里,中国人如果没有灭绝,中国也应该分裂成七块,这就是所谓的“七块论”。2006年中国海外民运柏林大会上,列席的日本代表在会上公开提出“七块论”,令与会的民运人士面面相觑,好不尴尬。

日本对中国的此种英国式心态,当然不可能随着中共的垮台而消失,而会恰恰相反。

由于岛国物资上对外依赖属性,使它们不可能与物资上能自给自足的大陆大国平等友好相处:一旦强,岛国就成为大陆大国的凌霸者和肢解者;一旦弱,岛国就沦为大陆大国的依附者(如今天的英国依附于美国)。

大陆国家之间之所以能共荣,其原因之一也是因为它们物资上能自给自足(如中俄),或者物产相当(如法德),但大陆大国与岛国之间,就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