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不再静好:习近平的封城文革正在摧毁政权的基础

作者:曾节明

如今上海虽然不完全地解封了,但全国范围内的封城丝毫没有废除的迹象,这表明所谓习近平已经被李克强取代的传言,纯属无稽之谈。

至于近一段时间以来,习近平变得低调,而李克强频频露面,很可能是习近平的权奸策略,即要让李克强来承担责任。

由于“封城防疫”是习近平的招牌菜,习近平为了维护其“一尊”的权威,坚持封城,不计代价,死臭到底,其影响是巨大的——在给国家带来类“文革”的浩劫之外,最大的影响就是给中共政权的基础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破坏。

“六四”屠杀之后,中共政权的基础是官僚公务员集团与精英阶层的联盟(包括资产阶级和专家、教师等知识分子),新冠爆发之前,中国资产阶级的日子虽然一年不如一年,但是官僚公务员和知识精英仍然是“岁月静好”的,所以中共政权基本上稳固。

但习正恩同志的“封城文革”,却让被封城市的几乎所有阶层,享受“现行反革命”的待遇:

精英知识分子、普通公务员、中低级官僚统统被“关牛棚”,只有极少数高官及其家属才能豁免;

这种“封城文革”的打击面,就比文革大得多,因为文革中每次运动中打击的都是“一小撮”,也不存在谁所住的楼只要出了一个或几个“反革命分子”,整栋楼的人都必须“连坐”——隔离审查的事。

而习近平的“封城文革”,整人的手段比毛泽东的文革不遑多让——遭强制隔离的人,身体不好的因看不了病、买不到药而病死的比比皆是,甚至出现被关在家中活活饿死的情况,这与“毛文革”把人活活整死,有多大区别呢?

此次上海封城中,对中共小骂大帮忙的名嘴郎咸平之母都因看不了病而病亡,而中共御用文豪,高级五毛余秋雨,据说也被封得奄奄一息,体制内的精英都如此,何况普通人呢?

在共产党意识形态已经破产的情况下,习近平的“封城文革”,由于打碎了官僚公务员集团和社会精英阶层的“岁月静好”,因此是非常危险的,这等把中共政权的合法性连根拔除,因为“六四屠杀”后,官民维护中共政权,完全出自“好处(实惠)”,一旦痛苦降临到公务员+精英们的头上,政权的荒谬性就赤裸裸暴露无遗;

“毛文革”的,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还有很强的生命力,绝大部分人看不穿“打倒党内走资派”的荒谬,即便在林彪身亡,越来越多普通人对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感到厌倦的时候,也会认为是毛泽东及其亲信的个人错误,而鲜有人会意识到这是共产党的荒谬性的必然产物;

因此,“毛文革”并不会导致共产党的垮台,但在共产党意识形态早已死亡的今天,习近平的“封城文革”正有力地把共产党政权推向灭亡,因为之前包括共产党的官僚公务员在内,都知道共产党没有明天,因为封城,人们对共产党的统治已经忍无可忍了——封城已经突破了中国人的忍耐底线;更何况,随着新冠死亡率变得比普通流感还低,人们很容易看穿“封城防疫”的荒谬性。

所以,此次全国大面积封城,引发的反抗前所未有,从上海多个小区暴动,到天津大学生破天荒地喊出“打倒习近平”的口号,反抗正在突破毫无意义的维权境界。

虽然在中共严密的大维稳系统面前,这种缺乏组织的无序反抗,暂时难以撼动中共政权,但“事情正在起变化”,习近平正在耗尽中共最后的元气,习近平身后中共垮台已经不可避免。虽然习正恩一伙企图以加强对幼儿的洗脑来培养新一代超级拳民,但培养新一代超级拳民需要18年以上,中共国还有18年的寿命吗?

现在连有眼光的美国富豪马斯克都看出了中国人口将很快崩溃,并预言这是中国的一场巨大的灾难。即便习正恩一伙收起了“封城文革”,接下来爆发的恶性老龄化人口崩塌危机中,大批中国人将领不到养老金,中共将不得不实行“计划养老”。。。社会危机总爆发是不可避免的事,中国共产党的时代将不可避免地画上句号。

对于习正恩一伙“封城文革”带来的自毁新趋向,人口学者易富贤浑然无察,迄今仍象祥林嫂一样喋喋不休,天天向中烂海上表上书,语重心长地跪劝习正恩“实行儒家”、奖励生育、否定计生、放弃管控,尽管习二世早已不拿正眼瞧他,此实在有恍如隔世之感,易某人活脱一个在美国“奉衣带诏”向后清政权尽“孤忠”的康有为再世;

但另一方面,对中共春梦不醒的易富贤,对民运反对派却鼻孔朝天、不屑一顾,大骂民运反对派追求推翻中共的社会变革,是在“做春梦”,甚至闭着眼睛胡说中共对反对派“温柔”。。。

公正地说,旅美人口学者易富贤先生,对揭露中共计划生育政策的荒谬性,作出了不可替代的巨大贡献;但在人口问题之外,易富贤为何如此荒谬,以致于丧失了学者应有的道德良知?

根本原因在于他的天赋和社会学、政治学素养,撑不起他的政治智慧。易富贤对民运反对派不屑一顾,而对中共痴情脉脉、春梦不已,无非是他认定民运反对派没有前途,中共将永远统治中国。

易富贤为什么认定中共统治不可能撼动?因为他认为随着中国的老龄化加深,中国民众将更加依赖政府——他最新又胡说:随着经济的不景气,老百姓将更加依赖政府,因此中国未来只有死寂,没有变革。

何以见得?易富贤给出的证据,是东北人反抗程度的低下(曾节明评:东北人的反抗程度低于上海人,但是否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准,易富贤并没有证据,凭的只是臆想),对此,易富贤解释说,正因为东北老龄化最严重,所以老百姓最依赖政府云云。

但是易富贤根本不察的是,中国是大国,在广东和其他地方财政的支援下,东北人养老金和社保暂时可以维持,而一旦广东和其他地方财政无力支援东北,东北人领不到退休金的时候,东北人还会那么“听话”吗?凭什么?谁说老人就不会反抗?俄国叶利钦时期大批老人走上街头游行示威,要求退休金的一幕,易富贤为什么看不见呢?

易富贤的另一荒谬在于,只从人口的角度看问题,全然不考虑政治经济体制对社会的巨大影响,因此居然得出“朝鲜的社会活力超过韩国”的奇葩愚蠢结论来。

的确,朝鲜的生育率比韩国高很多,但在朝鲜根本没有市场经济的极权体制下,生育率高和人口年轻能够带来社会活力吗?当然不能,因为人口的优势和红利都被制度死死地压住了,就象中国毛泽东计划经济时代一样,众多的年轻人口非但没有换得经济的快速发展,反倒造成了严重的失业问题,以致于不得不“上山下乡”。

综上所述,易富贤所鼓吹中共国历史终结论,实乃愚不可及的奇葩谬论,只反映出部分理工科出身的人士,在研究社会问题时的先天不足、自大、以及机械唯物主义的思维短板,只要不是政治聋子,现在都可以听到中国变天的巨轮,正隐隐的隆隆而来。

2022.6.8 雨后清凉凌晨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