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国和英帝国掠夺手段的异同

作者:曾节明

只要是帝国,就不可能不掠夺他国,尤其是象美、英这样据有或曾经拥有世界霸权的帝国,而所谓“普世价值”,一般只是诱捕猎物的画皮和师出有名的幌子而已。

掠夺他国,战争自然是少不了的;战争也是英帝国和美帝国掠夺手段的共同点:

被中国公知和洋奴异议人士捧为“二号灯塔国”的英国,历史上几乎对全世界所有其他民族发动过战争,是名副其实的头号战犯国家。

头号“灯塔国”美国,直接发动战争掠夺他国,比英国少很多,但并非没有,历史上美国发动的、最典型的对外掠夺战争,就是1846-1848年的美墨战争,美国通过战争吞并了墨西哥2/3的领土。其次就是1898年美国发动的美西战争,通过战争美国夺取了西班牙的前殖民地菲律宾。

现今美国以战争掠夺的例子就在叙利亚:美国通过“反恐战争”占领了叙利亚部分领土,并在叙利亚领土上掠夺石油。

尽管如此,今天美国直接以战争手段掠夺他国,已经很少了:非同于英帝国直接以战争抢占殖民地的方式,美国则采取对他国政治、经济、文化控制的方式,间接地掠夺他国,美国对德、日、韩、新加坡、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的控制和掠夺,就是典型例子。

虽则美国的掠夺,已经远离了英国抢占和掠夺殖民地的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式的掠夺,要比英式掠夺更厚道、更文明,恰恰相反,美式的掠夺比英式掠夺更恶毒、更不负责任:

要维持殖民地,英国必须在殖民地维持一个政府系统和一支相当规模的军队,成本不菲、风险不小、而且受益并不稳定,这种明打明的掠夺,英国政府的责任赖不掉、遮不住,因此不好做得太过份:因为如果在英国统治下,殖民地一塌糊涂,人民水深火热,则英国政府和英国王室就会灰头土脸,而脸面,几乎就是英国王室的命根子。

历史上英国曾深恨印度人和爱尔兰人的反抗,狡猾地利用饥荒对爱尔兰人和印度人实施过种族灭绝——不赈灾而武装押运爱尔兰和印度的粮食到英国,结果导致爱尔兰人饿死300万人、印度人饿死6000万人,这两个饿死人事件,成了英国的王冠上抹不去的污垢,令英国王室迄今灰头土脸。

但美国对他国的间接掠夺方式,就全无英式掠夺的这种后顾之忧。美国的掠夺方式,就是控制他国的政府、经济、文化和社会,让他国依赖于自己,从而自觉和不自觉地向美国输送利益。

美国对他国的掠夺手段主要有三种:一是解构;二是经济霸凌;三是抽取。

所谓“解构”,就是凭借自身世界霸主+世界灯塔(“普世价值”化身)的魅力,向他国输入原子化个人主义、女权主义、物质主义、LGBT文化、种族杂交多元文化、环保主义反人类思想、反宗教反传统左翼思想等进步主义思潮,解构他国的家庭、社会和民族,降低他国人民的生育率,使他国少子化、老龄化,丧失活力和超越美国的后劲并且持续地在他国培养洋奴文化买办亲美精英,以保证他国长期沦为美国的附庸。

解构,是让他国依赖于美国的主要手段。

亲美阵营的众多西方国家,都是此种被“解构”的例子,其中,以德国和日、韩、台湾最为典型。

而为公知津津乐道的——美国不要中国人的“庚子赔款”,用这笔钱在中国办教、办学、建医院这样的慷慨帮助,实际上是美国用中国人的钱,在中国培养洋奴文化买办亲美精英的大手笔高招:

美国用中国人的血汗钱,培养一大批中国人精英去反对中医、去反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去认美国政府做爹、向美爹输送利益,不仅避免了象日本、俄国、英国那样激起中国人的民族义愤,反而收获了广大中国公知异议人士直到今天的感激涕零!美爹对华真是恩重如山呀!

这就是坑人的最高境界。坑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象美国那样,用别人的钱去坑别人,坑了别人还让别人对自己感激涕零。

解构他国,也包括在他国挑起战争,或者煽动他国的少数民族地区分裂,以所谓“民族自决”、“人权高于主权”等幌子,以碎片化大国,以从中渔利。

最新的典型例子就是美共刘少奇拜登团伙大力扶持以贼愣司机为首的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反俄势力,引爆俄乌战争,再以政治正确捆绑+国家恐怖主义黑手炸毁“北溪”2号,令欧盟与俄罗斯廉价能源彻底脱钩,被迫高价购买美国能源,因而制造业成本高涨,而不得不向美国转移,欧洲经济遭重创,而美国赚得钵满盆盈。

同理,美国大力声援疆独、藏独,并非因为关心藏族和维族人权,而意在肢解中国。

其二,经济霸凌。就是美国凭借其金融霸权,或者对能源贫乏国家的瓶颈“卡脖”优势,打压他国对美国形成挑战或者具有潜在挑战的经济领域。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凭借其政治霸权(是有权在德、日等多国驻军的占领国)和金融霸权,纠合同样受日本经济冲击的英、法、德三国,在纽约迫使日本财政部长和中央央行行长签订了《广场协定》,日元陡然升值20%而美元大跌,日本产品很快就失去价格竞争力,其对美国和西方经济咄咄逼人的攻势嘎然而止;“屋漏偏逢连夜雨”,九十年代,日本在田中角荣时期的“少子化”政策恶果全面浮现,日本年轻人口崩塌,需求萎缩,人才和劳力短缺,恶性老龄化社会活力一落千丈,瞬间被美国强势反超,芯片、超导等新兴领域不仅与美国差距拉大,也被韩国赶超。。。直到今天也走不出“失去的三十年”。

更近的例子,是美国以“环保”为名打压德国大众柴油,以“反倾销”为名,打压中国新能源产业。

其三,人口抽取。由于受邓计生文化荒谬人口观念的长期洗脑,许多中国人把人口当作纯粹的负担,把人当作纯消耗物(所谓“吃饭的嘴”),而完全无视人的生产创造价值,这些人总以为“人少富裕”,因此人口减少是大好事,而对美国的人口抽取浑然不觉,麻木不仁。

其实人是包括经济在内,文明的载体、主体和目的,人口就是国本,人的需求,就是经济的原始驱动力。人口的减少,尤其是年轻人口的减少,必导致需求萎缩,失业高涨,而社会负担沉重。象中国今天这样极端恶性的老龄化(年轻人口断崖式雪崩),必导致经济和社会的全面崩溃。

因此,美国对他国的人口抽取,非但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是影响国本的大事。美国的世界霸主的地位、自由民主的光环和世界头号发达国家的魅力,对全世界的移民无疑具有无出其右的巨大吸引力,美国凭借这个大优势,长期以来随心所欲地大量汲取全世界的人口——尤其是年轻的人才和劳力。

正因此,美国是全世界非穆斯林国家中,最不容易老龄化的国家,迄今美国仍是西方发达国家中人口最年轻的国家。随心所欲地大量汲取全世界的人口——尤其是年轻的人才和劳力,令美国人才充足、社会活力旺盛,而遭到美国解构+人口抽取的国家,无一不深陷严重老龄化的泥淖,早早丧失了赶超美国的潜力和社会活力(中国更是一个“未富先老”的极端典型)。

在美国的抽取下,他国的年轻人口和产业流向美国,这对遭到美国进步主义文化解构,而严重少子化老龄化的他国来说,等于雪上加霜,例如:

由于超低生育率,德国的主体民族日耳曼人人口负增长已经三十多年,老龄化不堪重负,但是德国的年轻人口仍然持续外流美国,这是不折不扣的亡国式的恶性循环。

日、韩、台湾和新加坡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美国的解构+抽取,导致周边国家产生漏斗地陷效应:在美国的解构和抽取下,墨西哥沦为贫穷与混乱的洼地,迄今不能自拔;而美国的北邻加拿大,因为人口和年轻人口长期被美国抽取,且经济对美国的依赖加深,从而经济发展停滞,劳动力严重短缺,老龄化负担沉重,生活水平下降,医疗资源极端匮乏。。。现在居然象法国那样,沦为中国富豪看不上眼的“伪发达国家”。

这就于本地户籍人口负增长长达三十多年,全靠抽取外地人口维持繁荣的上海,带来的效应非常相似:上海对周边地区的长期人口抽取,令周边地区江苏、浙江、安徽、江西的老龄化、贫困化、荒芜化效应全面显现,形成了一个新兴的“环上海贫困带”——而且这种贫困是绝望的恶性贫困,是“未富先老”的人口灭绝式贫困。

北京周边地区也相似,甚至比上海更极端。

解构和抽取,其实是维护霸权的两手。美国对其他国家,尤其是亲美国家的人口抽取和经济抽取,使这些国家后美国而强,却先美国而衰,美国却凭借对其他国家的人口和经济抽取,有效地缓解了自身的老龄化问题,并维持了美国社会的活力。

但是,其他国家,尤其是德日和美国周边国家,及人口流向美国最为方便的英国,就千疮百孔、积重难返了。因此,美国的这种解构+抽取的帝国自我维护战略,是对他国极端不负责任的战略。

当然,美国对其他国家(尤其是亲美国家)的解构+抽取,会导致这些国家衰亡,最终会也导致自己衰亡,但美国也会最后一个衰亡。相对于早死者,晚死也是一种胜利。

由于美国对他国的掠夺,基本上不采取英国式占有殖民地的方式,因此美国掠夺他国的成本低微,且不用负责:美国即便把别的国家搞惨了,也可以很容易地甩锅给他国的领导人或政府——如指责他国的领导人或政府独裁、腐败等等,甚至可以归咎于他国的民族、文化“劣等”,这又是一种极端恶毒的文化解构他国的手法。

最典型的例子是:二战后,美国明明以“调停”救活了中国共产党,再联手英国对大陆民国实施全面禁运(制裁),将国民党蒋崇祯大陆政权活活坑死,美国政府却迄今把大陆民国的灭亡,归咎于蒋崇祯和国民党政府的独裁、腐败,甚至恶毒地归咎于中国传统文化,胡说中国更适合共产主义(费正清语)云云,这就形成了对中国文化的进一步解构。

相比于美国更加恶毒和不负责任的隐性掠夺,英国的占有和掠夺殖民地手法虽然赤裸裸,但是较有底线、较守规矩、也相对更负责任。英国基本上没有对其所统治的殖民地搞过解构和文化下毒,英国也没有对殖民地进行人口抽取(当然岛国英国生存空间太小,也没有条件搞人口抽取),所以英国的殖民统治能够孵育出亚洲金融中心——香港明珠;而美国曾经的殖民地菲律宾,迄今一塌糊涂。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