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的本质就是二犹太教,不可能保佑中国人——中国人应该有自己的宗教

作者:曾节明

原教旨基督教是犹太人耶稣在巴勒斯坦创立的宗教,它以《新约》的方式,摈弃了犹太教的好杀、暴虐、淡化了其强烈的犹太种族主义色彩,引进了佛教的博爱、舍己、济贫的精神,因此一跃而成为一个跨种族的宗教,比犹太教更具有草根基础,并且获得比犹太教广阔得多的市场,成功地传入了欧洲。

但是,由于原教旨基督教的《圣经》仍然把犹太人当作上等人(上帝的选民),把犹太人以外的民族当作“旁枝”,把以色列当作上帝的国,把以色列之外的国家当作“外邦”。。。因此,原教旨基督教的本质就是二犹太教,因为任何种、族的人,只要信奉了原教旨基督教,就等于把以色列奉为宗主国,把犹太人奉为宗主民族。

欧洲人显然认识到原教旨基督教的犹太(以色列)至上问题,所以传入欧洲的基督教在变身天主教(罗马帝国国教)之后,竭力淡化了原教旨基督教的犹太(以色列)至上的色彩,而突出了“犹太教徒害死耶稣”的情节,使得天主教一开始就一定程度地带有反犹色彩。这一点,东正教和天主教相似。

天主教不允许普通的信徒阅读圣经,一个重要原因,也是顾忌圣经内容(尤其是《旧约》)会给信徒大众带来犹太(以色列)至上的逆向种族主义者的观念,从而危害欧洲国家的国本。所以我们看到:欧洲的天主教传统国家,反犹主义特别强烈,希特勒诞生于中欧的天主教核心国家奥地利、纳粹党诞生于德意志南部慕尼黑邦,这些都不是偶然的。

也正因此,犹太人对天主教怀有根深蒂固的仇恨。

天主教在欧洲本来一教独大,无可撼动,但到了16世纪时,天主教教权的腐败引发的民愤,与中欧、西欧一些国家的统治者、封建主对天主教财产的觊觎结合起来,点燃了欧洲反天主教的“宗教改革运动”,其领袖人物是德国的马丁·路德和瑞士的加尔文,这股大规模的反天主教浪潮催生出了志在复古(复辟原教旨基督教)的“誓反教”,即基督新教。

基督新教对天主教的激烈反对,以及主张人人有权直接阅读圣经的主张,等于是复活了原教旨基督教的犹太(以色列)至上主义;而加尔文之流不仅复辟原教旨基督教的犹太种族主义,还在此基础上加入“白人至上”和“金钱至上”的私货,鼓吹欧洲白人中的富人也是上帝的选民,而贫困者则是上帝的“弃民”,加尔文教派公然鼓吹“发财致富”就是“上帝的旨意”,由加尔文神学理论发展出来的清教、英国国教和荷兰、德国的新教,成为英国等国家对外疯狂侵略掠夺的主流意识形态。

由于基督新教复辟犹太至上主义,也由于基督新教人人可阅读圣经的主张,容易导致众多的解读分歧,从而刺激教派无休无止地分裂,素来仇恨天主教、东正教的犹太教财团很快就发觉:

资助基督新教,是打击和分裂天主教、东正教的不二法门,故从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开始,犹太财团就不遗余力地资助英、美、荷、瑞典、普鲁士等新教国家,打击法国、西班牙、奥地利等天主教国家和东正教国家俄罗斯。

如今,美国已成为基督新教各教派的大本营,这是与犹太财团的长期资助分不开的。

二次世界大战,使得盎格鲁撒克逊阴谋集团与犹太财团完美结合、狼狈为奸,他们以共济会的组织形式,把持着西方国家的深层政府,他们老奸巨猾地利用基督新教,作为不费一枪一弹彻底摧毁中国传统文化的工具:

由于基督新教的犹太(以色列)至上主义,以及中国民众(尤其是知识分子)因国家落后而滋生的“洋迷信”心理,许多中国人以及海外华人,在信了基督新教之后,树立了全盘否定汉族、全盘否定中国传统文化甚至中国历史的逆向种族主义价值观,《河殇》的作者之一——远志明牧师就是典型、皈依基督教的柴玲、张伯笠、基督新教神棍郭庆海都是典型。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基督新教,裹上了“人道主义”的外衣,不象中世纪的天主教和伊斯兰教那样赤裸裸屠杀异教徒了,但其对“异端”的文化灭绝主义,比穆斯林和天主教徒不仅不遑多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在中国的回族,对汉族强烈排斥的也只是吃猪肉和拜偶像这两项,还远没到整体否定汉文明的程度,而基督新教徒却根本否定汉文明乃至中国的历史。

许多中国人,信了基督新教之后,对“清明”、“七夕”、“端午”等中国传统节日统统抵制,对家人基督教以外的书籍(如佛教、印度教、伊斯兰教),则统统欲焚毁、丢弃而后快,甚至连家中有龙图纹的器具、家具、床上用品都要丢弃,因为据说龙是“魔鬼”。。。此种文化灭绝主义的心态,恍若红卫兵再世,令人瞠目结舌。

更有甚者,不管国内还是海外,华人新教徒们逆向种族主义反华的信念十分强烈,他们在皈依基督新教后,普遍认宗以色列,而把不信基督新教的华人同胞当作“外邦人”,并一根筋地膜拜犹太人。曾先后宣称自己是“毛岸龙”、弥勒佛、紫薇圣人的民运人士陈泱潮,在信了基督教之后,竟没有任何根据地硬说自己祖先是宋朝时移民中国的犹太人——崇犹崇以到了不惜侮辱自己祖宗的程度。

虽然以色列的发达,和犹太民族的富裕,是现今物质主义深重(势利眼)的华人特别崇犹崇以的因素,但华人基督新教信徒的这种强烈的逆向种族主义者决绝反华特点,根在其犹太(以色列)至上的性质,基督新教披着“爱人如己”的道袍,实际上其种族主义色彩比天主教、伊斯兰教都更强烈,更不要比佛教了:

佛教的教义并没有以印度为宗主国,甚至伊斯兰教的教义也没有以沙特为宗主国,也没有说阿拉伯人是真主的“选民”,而基督教的教义却明确地说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以色列是上帝的国。。。由于中国的汉文明与犹太文明、欧洲文明是完全不同的东方异质文明,且由于中国历经满清的摧残和国共两党的大中华汉族虚无主义的熏陶,民族精神空前涣散,因此这种宗教影响出来的中国新教徒们,不彻底地否定汉民族、汉文明,反倒是咄咄怪事了!

因此,以资助基督新教的方式,搞垮中国、肢解中国,早成为美国遏制中国的手段之一,除了阴险地资助邓共大搞“一胎化”计划生育外,尼克松在《1999,不战而胜》中讲漏了嘴,他说:“当中国人不再相信他们的祖先和传统文化时,我们美国人就不战而胜了。”

那么,美国用什么方法让中国人“不再相信他们的祖先和传统文化”,当然不是飞机导弹,而是意识形态手段:

一是扶持中国的基督新教,这是共和党的主要手段;美国资助傅希秋一伙是其代表;

二是向中国输入唯物主义“拜科学教”和白左多元文化,诱骗中国政府洞开国门吸收移民;狂反中医、狂反气功、狂挺转基因的方肘子就是典型这类文化买办和利益集团掮客。

美国素来指控中共是中国人权的最大侵犯者,基督新教则指控中共是“魔鬼撒旦”;中共则指控美国是霸权主义反华势力,中共并指控基督教是帝国主义侵华的文化工具。客观地说,中共和美国、基督新教彼此之间的相互指控,都是真实的。

而由于美国的反华不反共,在这场较量中,中共的优势明显:

中共利用基督新教的弱点,派出基督教文化特务,把《新约》中“没有权柄不是出自神”、“顺服权柄”的概念曲解成:基督徒要顺服中共政府;国内“三自教会”就强调这一点,而现在披着基督徒外衣、挥舞神棍到处打人的郭庆海,也凭此理直气壮地鼓吹:基督徒不应该反共!与中共的“三自教会”异口同声。

综上可见,基督新教的上帝耶和华,不能保佑中国反对派,反而令中共妖运亨通。因为中共自身本来就是来摧毁中国传统、搞垮中国的力量,与基督新教相同——基督新教的上帝也要中国这个异端毁灭,而中国反对派是拯救中国的力量,当然会受到基督新教上帝耶和华的惩罚。

众多优秀的民运反对派人士,信了基督新教之后下场悲惨,就证明了这一点:

如:王炳章、彭明、高智晟、张健、李进进、姜野飞、李柏光、丁建强、王澄、李悔之、温起锋、柳学红、于艳华、逸风。。。等等。不胜枚举。

以笔者自己的亲身经历,向基督新教的上帝,只会落得坎坷和失败;唯有在静夜当中虔诚地求告保佑中国人的真正救主(真主),才会得到神的保佑。以我的经验,只要你的所求正当、正义,真主就一定会成全你。

中国人应该有自己宗教——华教。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