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作弊窃选,美国的民主制度为何完全失灵?

作者:曾节明

此次美国中期选举,几乎完全重复了2020年美国大选的进程,民主党作弊的痕迹相当明显:

一,“拜登曲线”再次出现;

在参议院,从周三开始,本来在“选举日”大幅领先的共和党,选情莫名地停滞于48个议席,等着民主党的“得票”步步逼近,最终民主党以“险胜”拿下了参议院;

在众议院,共和党在“选举日”取得压倒性的优势,到周三领先民主党22席,只要再得7个议席就可获胜,以致外界普遍认为共和党拿下众议院已成定局,哪里知道,也是从周三开始,共和党的选情就象死了一样地一动不动,莫名其妙地始终停留在211个议席,而民主党的选情狂四天追近20个议席,呈现出典型的“拜登曲线”!

(由于民主党尚未获胜),众院选举的“计票”仍未结束,照此发展,民主党拿下众议院是早晚的事。

二,选前各种“民调”离谱地大幅失准。由于民主党美共刘少奇团伙治理下,美国经济一塌糊涂,反俄挺乌大撒币导致能源价格高涨,美国社会对拜登及民主党的强烈不满,甚至在作为民主党老牌“票仓”的纽约州,都能够明显地感受到;选前,民主党的民调支持率不到三成,而共和党的支持率高达六成以上,但“计票”的结果却是参院民主党“险胜”,众院的选情两党“胶着”——民主党继续呈现着险胜的势态。

本来,选举结果与民调发生稍许偏差,是正常现象,但如此离谱的偏差,岂非咄咄怪事!?这是任何社会“科学”都解释不了的奇葩现象。

对此,胡平之流老生常谈、故作清高地说:美国的民主制度下不可能存在大范围的作弊,因为现行的选举制度经历两百多年,被证明是有效的,且美国的选举选区多、节点多,因此不可能系统性的作弊云云。。。

胡平之论,大谬不然。因为美国的现行选举制度历史上有效,不等于现在仍然有效,且从2020年大选开始,大规模邮寄选票的现象,是以前从未有过的,面对大规模邮寄选票,美国的现行选举制度监管功能完全失灵,暴露出前所未有的巨大漏洞。

而胡平所谓的美国选举选区多、节点多,因此不可能系统性的作弊,实属似是而非之论,荒谬透顶;试问:

如果每一个选区,每一个“节点”,对作弊都没有抗体,那么选区多、节点多到底是防止了作弊,还是方便了作弊呢?毫无疑问是方便了作弊,因为节点多,作弊者的渗透就更方便,作弊的“节点”多了,选举也就更难监管。

遗憾的是,在美国现行的选举制度下,对于邮寄选票的作弊,每一个选区,每一个“节点”,恰恰没有任何抗体!

因此,与胡平说的相反,美国选举选区多、节点多,恰恰方便了以邮寄选票,进行系统性的作弊。

那么,面对自2020年大选大规模开始的邮寄选票作弊,美国现行的民主制度为何完全失灵?美国选举制度的漏洞到底在哪里?

客观地说,美国选举制度的大小漏洞已经有很多,但是最大的漏洞只有一个,就是选举日之后计票没有时间限制,这就为邮寄选票作弊,以及其他的各种作弊大开了方便之名,创造了充足的窃选空间:

选举舞弊者最缺的是什么?是时间。选票造假、贿选、组织非法投票(非公民投票、跨州投票)、死人“投票”、重复投票、虚假计票。。。等一切作弊手法,都最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来窥察选情(如共和党领先多少),根据差距来组织作弊的力度和规模:需要在哪些州、哪些选区做票、需要做多少票。。。如果选举结果比较快地出来了,那么作弊者一切都完了。

如果投票后的“计票”有合理的时限(短时限),如必须在选后一到三天之内完成“计票”,则包括邮寄选票作弊在内的几乎一切作弊的手法就难以实施,或者根本无法奏效,选举作弊的难度就会大大增加。

实事求是地说,美国现行选举制度中的“计票”无时限做法,是一种非常愚蠢、且非常致命的民主制度的重大缺陷,它使得美式民主不仅不如包括台湾、日、韩在内的成熟民主制度,甚至不如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民主制度(如印度);

美国现行选举制度中的“计票”无时限的巨大漏洞,使得一切的系统性作弊都成为可能,它尤其适合邮寄选票作弊,就象专门为邮寄选票量体裁衣精心打造的一样,试看本次中期选举:

11月8日投票日之后,凭借“计票”无时限的充足空间,民主党舞弊系统是不是可以从从容容地根据各州、各选区本党落后于共和党的差距,舒舒服服地从这里、那里找来一堆堆支持本民主党的“邮寄选票”,一步步地缩小差距,直至“翻盘险胜”?民主党“翻盘险胜”之后,“计票”自然就完成了!

因此,美式选举这种“计票”无时限的做法,简直是在侮辱正常人的智商。就象一场足球比赛,在90分钟的比赛后,不设“伤停补时”的时限,这不明摆着一定要“比赛”到比分落后的一方“翻盘”,才会鸣哨结束比赛;试问,这算哪门子比赛呀?你不如干脆赛前取消一方的比赛资格,直接裁判你自己属意的一方获胜更爽快些!

这种不设“伤停补时”比赛的时限的“体育比赛”,无非是一种保障作弊成功的最稳妥的手段。因为90分钟内是不保险的,万一“敌方”实力优势太大、发挥太好,一上来就灌进5、6个球,“黑哨”的难度就很大。。。所以最保险的做法就是不设“伤停补时”比赛的时限,让作弊者属意的球队,在“黑哨”的帮助下,有充足时间来从容“翻盘”。

同理,美式选举的“计票”无时限,客观上为以邮寄选票大规模作弊的作弊者(美国民主党),之作弊成功,提供了制度的保障。

那么,既然美式选举的“计票”的无时限,是如此愚蠢和致命的选举大漏洞,美国的民主制度为何迄今无法堵上这个漏洞?这是美国民主制度的缺陷造成,不对美国的现行制度作重大调整,这个漏洞就无法堵上:

首先,美国是名副其实的联邦制国家,州权很大,各州对于联邦政府有相当大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包括:美国总统大选和中期选举,在各州的投票和计票,都由州政府组织和操作,迄今普遍没有计票时限,更没有一个统一的计票时限,甚至连监票的方法都不统一。。。这就为民主党通过其掌控的“蓝州”政府利用“计票”大做手脚,大开了方便之门。

第二,对于州权在全国性的选举中的各行其是,美国没有制约机制:

而美国的“联邦选举委员会”只有监察竞选资金去向的权力,根本没有组织投票、计票、及监票的权力;

美国联邦政府司法部派出的“监票巡视组”(通常由FBI人员组成),只有维护投票点秩序、防止选民遭威胁、骚扰的职责,并没有监督选举和计票的职责。

可见,美国根本没有一个全国性的、中立的选举组织系统,也没有一个全国性的、中立的监督系统,这无疑又是大规模系统性选举作弊者的得天独厚条件。

所以,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掌控的宾州,会上演地方选举当局,将共和党监票员赶出计票室的下三滥奇葩丑剧;

而同年,在民主党掌控的密歇根州底特律市,当点票站的选票计完之后,在11月4日凌晨零点多,地方选举当局突然用面包车运来一大堆“邮寄选票”,声称“新进来1万6千张选票”,然后所有监票员被清场回家,说是上午再计票,但监票员回家之后,地方选举当局组织人马加班加点,连夜“计票完毕”,宣布点出了13万张选票——全部支持拜登!

这就是经典的假选票+虚假计票双结合的作弊手法;它之所以畅行无阻,与美国现行的愚蠢制度脱得开干系吗?

由于美国的全国性选举,被州权分割得支离破碎,这就为民主党利用州的自主权,为作弊保驾护航,大开方便之门:民主党掌控的州,几乎无一不是大力鼓吹“邮寄选票”、优容非法投票(非法移民投票、跨州投票)的州,非但如此,北卡、爱荷华、新罕布什尔、威斯康辛和宾州,甚至有着“不验选票签名”的奇葩制度!这就为以邮寄选票为载体的假票、死人投票、非法移民投票、跨州投票等舞弊手法,大开方便之门。

2020年大选,上述这五个州都是在“选举日”川普大幅领先的情况下,通过巨量的邮寄选票卑鄙地“一夜翻蓝”的。

由于美国的全国性选举,被州权分割得支离破碎,也为党派当权者介入选举提供了方便,比如,选前拜大总统就放话:中期选举的结果,要在“选举日”几天之后才能出来;而民主党的众院议长佩罗西更是嚣张地扬言:

每一张选票都必须统计,选举可能要一个月才能出结果!

现任的政府高官,居然对选举如此指手画脚,这是赤裸裸地违背中立的原则。

这样的美国选举,还有公正性可言吗?

明白人都知道,联邦制是美国政治的精华,是保障国民自由的底线防火墙——正因为联邦制,民主党政府所推动的强制新冠疫苗,才无法象在加拿大、澳大利亚那样一竿子插到底(州长有权不听联邦政府的);但是再好的东西,也有副作用,要根本地解决美国选举中邮寄选票的猖狂作弊问题,就必须削夺全国性选举中的州权,必须制定统一的标准,不能让州政府在选举、计票、监票上各行其是;

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对美国的政治体制作重大的调整:必须设立一个独立于联邦政府、及各州政府的全国选举委员会系统;全国选举委员会系统必须拥有选举、计票、监票的完整的权力;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对全国性的选举设立统一的计票时限!这是防止作弊的不二法门!

美国当权者有决心和意志作这样的重大政治体制改革吗?答案是否定的,除开民主党猖狂的阻挠不说,现在以建制派为主流的共和党有这样的良知和胆魄吗?没有!看看此次民主党再次作弊,共和党建制派的“躺平”态度吧——甚至指责揭露选举舞弊的人是“阴谋论”者,是在伤害美国的民主!

因此,笔者对美国的前景持悲观态度:这个二战之后傲慢自大的国家,衰亡不会很远;因为自肯尼迪谋杀案以来,这个国家的政治精英们就已经丧失了修错能力,不断地用一个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不断地用一个罪行掩盖另一个罪行。。。直到积重难返的今天。美国将于中共国接踵走向衰亡。

2022.11.14 微雪寒潮凌晨

感谢作者授权人类党网站发表!

注: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阅读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